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听爱情划过的声音 > 正文 第十三章 篮球比赛

正文 第十三章 篮球比赛

    清晨,当阳光从粉色的窗帘空隙中照射进来,洒在魏青的脸上,她睁开眼,伸伸懒腰,又做了做简单的早起操,扭扭脖子,扭扭腰。一不留神,瞄到床头柜上的闹钟指着八点三十分。

    她立刻掀开被子,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她头发凌乱,衣服都未穿整齐,就打开了房门。

    一楼,陈寅正在餐桌前悠然的吃着早餐。

    看到魏青惨不忍睹的站在门口,“你醒了,洗漱台在你的右手边,牙刷牙膏毛巾都给你准备好了,”

    像逃命似的,魏青冲进洗漱台。简单的洗漱后,便匆匆走下楼,准备换鞋离开。

    “这么急干嘛,我已经帮你跟老班请假了,过来吃早饭。”

    “我不饿,我想现在就回去,要不然课程跟不上了。”

    “女孩子,无才便是德,学那么多知识干嘛,我养你啊。”

    开什么玩笑,做你的金丝雀啊,毫无自由,尊严的活着。哦,不对,像你这样一个恐怖分子,被你养着魏青越想越离谱,离谱的她都觉得那不是自己。

    “我想我还是先走吧。”

    “你现在过去,也进不了校门。”

    “不是认识就可以进去吗?”

    “你以为混个脸熟,就是出入证啦,想的太简单了,小妹妹把牛奶喝了,我就带你进去。”

    魏青咕噜噜将牛奶灌下,“我吃饱了,”

    “那走吧。”陈寅这时候倒言而有信。

    原来这是西街的别墅区啊,魏青走出那高耸的围墙,这才认出这个地方来。

    刚刚他们还并肩走着,这会变成了一前一后,离得不远也不近。

    魏青看不到身后陈寅的表情,但是她能感觉到,他一定是盯着自己,因为她发觉自己越走越不会走路了。

    “啊,”钻心的痛瞬间席卷全身,陈寅一把抓住差点摔倒的魏青,

    “别动,别动,脚好痛”魏青像个正在对妈妈撒娇的孩童。

    “你是小孩子嘛,这么宽敞的大路不走,你非得往小石堆上钻,不把你的脚歪个二级伤残,都可惜了。”陈寅边说着让人厌恶的话,边温柔的给魏青揉着脚踝。这样的举动总归是要引起的路人异样的眼光。

    魏青推开陈寅,“让你管,”然后一瘸一拐,一蹦一跳的向前走。

    快走到校门口时,魏青慢下了脚步。她等着身后的陈寅走到她前面去,带她进去,可再慢也都走到校门口了,还未见陈寅的身影,她着急的回头,身后哪还有人呢。

    又被他给耍了!魏青站在那不知如何是好。

    “赶快进去吧,马上下课铃都要响了。”门卫大叔面无表情的说,这不是昨天那个认识的门卫,看来他们已经换班了。

    真巧,刚走进学校,下课的铃声紧接着就响了。魏青一瘸一拐的走进教室,她几乎是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自己的位子,然后坐上自己的凳子,她怕看到她不想看到的目光。

    夏姣就在座位上注视着魏青的一举一动,给她挪凳子,为她准备下一堂课本。

    魏青奇怪耳边竟然这么安静,难道是要放了学回到宿舍才开始逼讯吗。她惴惴不安的想着对策。

    两节课过后,同学们都蜂拥着走出教室奔向食堂,魏青奇怪曲音他们几个人竟然都坐在位子上纹丝不动。

    “我们也走吧,魏青你脚不好,走的慢,你慢慢走,直接回宿舍,我们帮你把饭送到宿舍去。”夏姣第一个站起身来。

    “我陪魏青一起吧,反正我也不饿。”钟紫仍旧坐在位子上。

    在回宿舍的路上,魏青忍不住侧头看着扶着自己的钟紫,“我昨天晚上不在”

    “我们知道,你昨天晚上突然头痛,去医院了,现在好点了没。”

    张着大嘴巴的魏青,真想问问这到底是谁说的。

    “没,没事了。”

    刚走到宿舍门口,就听到曲音声音,“今天的鱼,味道还不错,赶快来尝尝。”

    “魏青,你的饭在这里,”夏姣看到宿舍门口的魏青,立马招呼起来,“曲音,倒杯水,以防魏青一会想喝。”

    “今天打了份鱼,打了两份饭,我们俩一起吃吧。”夏姣拿来两双筷子。

    “下午的篮球比赛,你们去看吗?”钟紫咽下嘴巴里的米饭。

    比赛,我怎么都忘记了,魏青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脚,我这个样子还咋去,要是球再飞来,我只能当肉靶子了。

    “去啊,听说我们班的陈寅到时候也会参加哦。”曲音一脸的花痴模样。

    “魏青你就别去凑热闹了,下午操场上肯定人多,杂乱,”夏姣总是为别人考虑。

    “嗯,”她嘴上这么说着,心里却比谁都想去看比赛。能见到他的机会真的不多,她一点都不想错过。

    下午第三节课结束之后,是自习课,班级里的人所剩无几,大家都去操场看比赛了。

    “看那,穿四号的是陈鑫,阳光与忧郁并存的王子。”

    “不是说,(三)班的转学生陈寅也会参加的吗?我特地来看的呢,怎么不见他身影呢。”

    “就是哇,比赛马上都要开始了。”

    “来啦,来啦,哇,太帅了吧,长得好像大明星谢青峰哦,”

    “更帅一点啦。”

    比赛异常的激烈,以陈鑫和陈寅2人更为突出,他们互不想让,针锋相对,两队的比分一直不分高下。拉锯式比赛,队员们的身体肯定吃不消。

    陈寅孤注一掷将球向篮筐射去,半路却被截杀,球向人群飞去。

    “快跑,”

    大家纷纷向周边跑去,

    魏青!

    “啊!”她呆呆的站在原地,任由球对着她飞来,她下意识的闭上眼,双手抱住了头。

    “她怎么来了,都让她别来了,哎,”夏姣抱怨着,

    “怎么办,怎么办,她又要受伤了,”曲音担心的直跺脚。

    球撞过来,又折回去,蹦跶了几下,停在了篮筐的不远处。

    没有疼痛感,反而有一股暖流袭过,原来是有人将自己的手臂叠在她的手臂上,从而确保她的头不会被撞击到。

    刚刚他的胸膛挡在了那个球。

    是陈鑫!

    抬起头,睁开眼,魏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是他,真的是他,和那时候一样的动作。

    他们是如此的近,以至于她都能看到他那刚冒出来的胡子。

    “伤的重不重?痛不痛?”陈鑫松开手臂,转身要走,魏青急切的问道,

    “只要你没事就好。”陈鑫侧头笑着对她说,

    这句话,魏青等了4年。

    陈鑫阳光般的笑容,消除了魏青这么多年等待的煎熬。

    她忍不住大哭起来。

    而此刻人群中爆发出雷鸣般的掌声,对陈鑫舍身救美的赞誉连绵不断。大家都以为魏青是因为感动而哭。

    陈寅怔怔的站在原地,眼神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