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听爱情划过的声音 > 正文 第 十八 章 走读生

正文 第 十八 章 走读生

    窗帘被拉得紧实,一丝光亮都没透进来。魏青迷迷糊糊的醒来,剧烈的头疼,让她又躺了下去。

    门开了,陈寅径直走了进来。

    “虽然这是你家,但屋里住着人呢,你进来之前至少先敲一下门的吧。”魏青揉着太阳穴,勉强坐起身。

    “你又不是裸睡,担心啥,更何况,你都是我女朋友了,我即使看到也在正常不过来。”陈寅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嘱咐道,“牛奶是温的,先吃个包子,再喝,要不然容易拉肚子。”

    “卑鄙无耻,我可从来都没有答应你,做什么女朋友!”魏青伸手将牛奶喝个精光,完全忘记了陈寅的忠告。

    陈寅走到门口,停下脚步,侧头说道,“快起床吧,上学又要迟到了,今天外面下雨,我骑车送你过去。”门被砰地一声关上了。

    魏青拿起枕头,使出吃奶力气向门口扔去,“你别走,你昨天给我喝的啥,我为啥头会这么痛!”

    门忽的被打开了,陈寅探进头来,痞笑道,“我不走,难不成你想在我面前换衣服?你身上的衣服可是一股的酒味哦。对了,你不能随意污蔑我,那杯酒是你自己拿的。”门再次被关上。

    魏青抓起自己的棉毛衫闻了闻,是有那么一点酒味,但不是很重。她下床走到衣柜边,又闻了闻毛衣和外套,晾了一夜,味道都散去了。怎么办,仍旧穿着有酒味的棉毛衫被同学闻出来就不好了。只能,脱掉,直接穿毛衣。

    不对啊,我怎么会就穿着棉毛衫,我的毛衣是谁帮我脱的?他?!

    “陈寅!你个色狼!”楼上一声吼,陈寅吓得一阵哆嗦。

    “看你如何收场,自作孽不可活啊。”陈鑫坐在餐桌前,边啃着手里的面包,边幸灾乐祸道。

    急匆匆换好衣服,顶着凌乱的头发,和一脸倦容,魏青出了房门。一眼她就看到了楼下的陈鑫,吓得她立马又钻回了房间。再次出现时,已是容光焕发,头发有型的披在肩头。而楼下已无陈鑫的踪影,她以为自己看错了,趴在栏杆上向下张望。

    “已经走了,被你给吓走的。披头散发的,这要是在晚上,还以为撞见鬼了。”陈寅从大门外走进来,手里拿着一把伞。

    “梳洗好就赶快下来吧,这都几点了,你是不是要天天迟到啊。”

    陈寅骑着自行车将魏青送到校门口,就回头了。他没说不进去的理由,她更不想知道原因。

    踏着点进的教室,有了第一次的经验,魏青这次到很自然的落座。本想着夏姣他们也会如之前一样,对她爱心有加。

    却不想,上课没多久,得来的是狂轰乱炸。

    “你改走读了?”首先是夏姣埋头压低嗓音问道,

    “宿舍床铺保留,随时可回来。”接着是曲音,

    “这是早自习,老班在班级公布的,”钟紫接着说道。

    “我,我咋不知道。”魏青一脸懵逼。

    “你还装糊涂,你还有多少事瞒着我们。”夏姣穷追不舍。

    “我真不知道,我就昨天喝醉了而已。”魏青在她们面前诚实的如一张白纸。

    “你,你竟然还喝酒,中午回宿舍,好好交代清楚。”夏姣恨恨的说。

    中午很快就到来了,魏青午饭都没去吃,就被夏姣拉着走进了“曲径通幽”,

    “不是到宿舍说的嘛,干嘛到这边来。”魏青疑惑的看着夏姣。

    “说你傻,你就一根筋。宿舍那么多人,虽然大家彼此知根知底的,都是好朋友,自不会出卖谁,但是万一你爆出啥不光彩的事,谁的嘴巴一漏,那你以后还怎么过。”夏姣拉着她继续向前走。

    这个点,大家都争先恐后的去食堂打饭了,“曲径通幽”除了她们俩便没了别人。

    “说说吧,怎么回事,昨天罚站完,你人影都没了。各个学科的老师都在问,好在班长一一解释。”

    “班长怎么会知道我去哪里?”

    “我哪里知道,说正事。”

    “昨天,我被陈寅拉着去了康复中心,从这开车,大概半个小时吧,我之前都不知道竟有那个地方。在那里,我见到他妈妈,他妈妈给我一张照片,是他和陈鑫。我为了知道陈鑫是不是我小时候遇到的那个重要的人,便答应在他家煮饭给他吃。为了防止他出尔反尔,我便在酸辣土豆丝里放了超级多的超辣辣椒油,那可是我现熬制出来的。谁知,他吃饭前便把故事讲给我听,我一听到陈鑫就是那个人,一高兴就吃了那道变态辣土豆丝,为了降火,拿了他的水杯,结果那杯子里的是酒。事情就是这样。我真不知道,我怎么就成了走读生。”

    夏姣长叹了一口,“看来你是被人牵着鼻子走了。对了,他没对你做什么吧,比如,你有没有感觉身体的哪里有异样?”

    魏青闭上眼睛,感受了一下,对着夏姣摇摇头,“头痛算不算。”

    “傻妞,那是醉酒后遗症。像你这种滴酒就醉的人,以后不允许在喝酒了。喝醉酒的女孩子,多危险啊。”

    “走吧,吃饭去,回去,你还要收拾收拾衣服呢,”

    “就没有扭转的余地了?”

    “向我们这样的学生,一穷二白的,拿什么去扭转,你这主人都不知情,老班却早早的公布了,你说谁有这么大的能力。再说了,你这次扭转了,保不齐还有第二次第三次的未知事情发生。他想要的结果,就一定会得到。”

    魏青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自己的命运,怎么会玩弄在别人的股掌之间。

    “你走读了?你爸妈知道吗?你怎么都没先问问我的意见?你昨天白天去哪了?晚上去哪里了?我在这等了你一夜,都没见到你人”一进宿舍门,姚小沁就像机关枪一样射来n个问号。那声音最后带着哭腔,变得沙哑起来,像是一块宝贝失而复得一般。

    “对不起,对不起,我很好,你看,我现在好好的站在你面前。”魏青抱住姚小沁,不停的安慰她。

    “你到底怎么了?”姚小沁和魏青并肩坐在床上。她情绪不似刚才那般激动了。

    魏青把刚才在路上跟夏姣说的话,重复了一遍。至于看到陈鑫,她觉得现在不是说起的时候,故并未提及。

    “现在是法治社会,难不成就由着为虎作伥,作威作福。走,我们去找老班说理去。”姚小沁拉着魏青的手臂就要向外走。

    夏姣率先挡在门口,“还是别去了,别把事情闹大了,弄得人尽皆知,不是好事。再说了,只是走读,床位还保留着,随时可以回来。至于他,给他几个胆,他也不敢对我们家魏青做什么坏事。就让她先走读一段时间,看看情况。”

    “就是,就是,走读一段时间看看。”曲音附和道。

    “陈鑫好像也走读,我回头让他做你的保镖,有他在,就不会有事。”姚小沁又将魏青搂在怀里,“你不在的日子,我怎么办。”

    “她在与不在,也不见得你多待一会。现在到省事了,我们这宿舍门,你以后估计也不会踏进来半步喽,为约会节省了几分钟的时间。”夏姣打趣道。

    本来大家约好,以帮魏青搬家为由,去她住的地方看看的。谁知道,除了她,其他人都不得离校。不管大家好说歹说,保安就是不放行。无奈,魏青只得独自一人,依依不舍的与大家在校门口分别了,这颇具有一种生离死别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