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听爱情划过的声音 >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回来了

正文 第二十五章 回来了

    陈寅回来了,同时带回来3台高配的电脑。那个钱币以分为计数单位的时代,电脑的价格对于魏青这种小农家庭出身的人来说,简直就是连想都不敢去想的。

    她进门的时候,他正坐在沙发上,眼神里有杀气,让她有些不寒而栗。

    “以后,没有我的允许,不准去网吧,你需要什么,直接跟我说就好,只要不给我添乱。”他看向她的目光随着他的话变得更加冷冽。

    “还有你,你难道忘记了我们之间的,事了吗?”他的目光转向陈鑫,刚差一点说漏嘴,还好脑筋转的快。

    “添乱?你出现在这,不就是喜欢被添乱嘛,好了,算我错了,我们能不能不谈这个,谈,也至少”陈鑫欲言又止。

    他们之间为什么神神秘秘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难不成只有我一个人不能知道吗?

    姚小沁的消息真够灵通的,怪不得晚自习的走廊里,只有陈鑫,没了她的身影。她要是跟着来了,铁定又要被他不知道怎么训斥了。

    魏青正低着头发呆,头皮感受到了那道杀气袭来,“你,楼上洗洗睡吧。”

    她拎着书包就向楼上冲去。

    她开始怀念姚小沁在的这几天,虽然她话说了一箩筐,事一件没做。但至少不会有现在这压抑的气氛啊,简直让人窒息。

    陈鑫将书包放在沙发上,仰坐在陈寅身边。

    “你终于回来了,再不回来,我就要成家庭煮男了。”陈鑫开口抱怨道。

    “你好意思说,我走的时候怎么跟你讲的,抛开我们的赌注,至少你要保证她的安全。走读生可不比寄宿生,危险可不是一点点。外面社会乱,你又不是不知道。”陈寅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根,将烟盒仍在茶几行,自己抽起来。

    “我都已经道歉了,你还想我怎样,我也没想到会发生那样的事。”陈鑫从茶几上拿起烟盒,取出一根,也抽起来。

    “头没事吧。”

    “小伤,没事。”

    “我已经让人把他们收拾了,镇上的哥们我已经知会了,不会再有人对你们有动作。”陈寅低垂着眼睛,吸了一口烟,“还是我疏忽了。”

    “你的消息够灵通的。”陈鑫低低的笑。

    “社会上混久了,这点本事还有的。”

    “如果我们不是兄弟,该多好。”

    “怎么了,有什么事需要我帮忙的吗?”

    沉默

    “想喝酒了,”

    “明天吧,今天太晚了,明早还要上学。”陈寅将烟头扔进烟灰缸,起身向楼上走去,刚走几步,停了下来,“有什么难处,不要憋在心里,你是我大哥,让小弟做任何事都是应该的。”

    楼上,魏青刚洗漱完钻进被窝,被窝里真冷,她又忍不住想起姚小沁那火炉。每次先钻进被窝的总是她,等魏青钻进去的时候,被窝里已经被她捂得暖洋洋的。

    门外,陈寅的声音传来,“睡了吗?方便我进去吗?”

    沉默了一会,魏青向被窝深处钻了钻,回道,“不方便。”

    “哦,那我进来了。”

    门开了,又关上了。陈寅痞痞的笑着走过来,坐在她的床边。

    被子已经把她的头彻底遮住了,她在里面大口的吸气,呼气。

    “你要是不愿出来,我就把两边的被口用绳子扎起来了。”

    “不用,我出来,”魏青探出头来,“被子里太难呼吸了,真不知道姚小沁怎么那么喜欢蒙头睡。”

    “嘀咕啥呢,有话大声说,我耳朵不好,听不清。”陈寅掏了掏耳朵。

    他坐在床边,离她那么近,她感觉躺的不自在,坐起了身,还好今天穿的一件高领黑色棉毛衫。

    陈寅怔怔的看着她这一连串的动作,眼睛里的花一点点炸开来,一副忍俊不禁的样子。

    “干什么,想笑就笑呗,我有那么好笑吗?”魏青理了理一头乌黑的长发,刚从被窝钻出来,头发肯定像鸡窝一样炸开来了。

    “好可爱,几天不见,你又让我多了一分对你的喜爱。”陈寅单手撑着下巴。

    魏青继续理着头发,脸不红心不跳的,一脸屏蔽的模样。

    “的确可爱多了,”陈鑫推开门,手里端着一杯牛奶。

    魏青的脸瞬间红到脖子,理头发的手都停了下来。她低垂着头,侧过脸去。

    “大哥,你怎么老是不合时宜的出现,真扫兴。”陈寅站起身,双手在脑后交叉。

    “家里的牛奶要过期了,赶快喝吧,别浪费了。”陈鑫将牛奶放在床头柜上,叮嘱道。

    “你让我喝不就得了,这么点都不够我塞牙缝的。”陈寅伸手就去拿牛奶杯,被陈鑫拦住了。

    “楼下还有,两瓶,200ml的,”

    他缩回手,“哦,那还是慢慢喝吧,不急。过期了,可以浇花。”

    “你早点睡,我们先出去了。”陈鑫拍了拍陈寅的肩,

    “我们?不是你先出去吗?”陈寅跟在陈鑫屁股后,恨不得一角把他蹬飞了。

    魏青端起床头柜上的牛奶,心里美美的。

    冬天的夜出奇的静,陈寅站在窗台前,晃动着手中的红酒杯,红酒随着他的晃动,有规律的转动着。

    还是太慢,他快等不了了。那边的事情越来越多,这边却毫无进展。两边跑,最终很有可能两边都最重要的是,她还能再等吗?

    不行,速度要加快。一定要再最短的时间内,用最高效的解决方案,难不成,霸王硬上弓?哎,人心啊,怎么那么难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