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骨祖 > 第42章 瘫痪

第42章 瘫痪

    这几日大荒峰上热闹非凡,因为黄雄在遗迹之地的卓越表现,上至宗主长老,下至同门师兄弟姐妹,无不前来探望,丹药晶石等礼品几乎塞满了山十三所处的小窝。

    山十三看得出众人之所以如此的慷慨,一方面是自己确实的表现不错,另外一方面五人中自己的伤势最重,估计再好的丹药也难以恢复骨骼的创伤。

    齐行之代山十三迎来送往,脸上有着无比的笑意,因为山十三给他长脸了,可是难掩眼中深深的担忧和遗憾。

    送走了最后一位客人,大荒峰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齐行之端详了一阵面色正常的山十三语气沉重的说道:“黄雄,当日我曾说,只要你活着从遗迹之地回来,我就收你为真传弟子,你可记得?”

    山十三不由的一阵高兴,遗迹之行,收获远超自己的想象,不但初窥幻骨术神通,就是功法都自创了半招,现在又顺其自然的成为齐长老的真传弟子,一切都苦尽甘来,不由的做起美梦来!

    看着山十三傻傻的样子,齐行之以为黄雄是因为自己的伤势,而陷入了一种悲伤的情绪,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黄雄,大道三千,每一条道路都可以窥得天机,为师在阵法一道上略有心得,自当竭尽所能的传授于你。”

    当下给山十三讲起了一些成名阵法大师的奇闻异事,无非是一些励志的故事,哪里会知道山十三骨体只是重创罢了。

    对于眼前的老人,其实看上去是个中年人的师傅,不管夹杂着什么样的初衷,至少山十三感到齐行之是真心的关心和爱护着自己。

    “徒儿拜见师尊——”

    看着山十三挣扎着给自己行礼,齐行之急忙的阻止道:“好徒儿,你有这份心足够了,先好好养伤。”

    自此山十三暗自恢复实力,但是骨体表面的伤痕却是不敢立马修复,不然骨修的秘密就曝光了。

    每日装聋作哑的瘫痪在床,潜心的修炼自创的半招和琢磨幻骨术神通的进一步运用。可是几日后发现,整个大荒峰或者说是天龙门进入了一种戒备的状态。

    山十三曾经夜晚外出查看,宗门对外召回了外出的弟子,对内加大了弟子修炼资源的供给,尤其是精英弟子都进入了闭关状态。

    大有一副山雨欲来风满楼之感,山十三揣摩是后山的神秘势力,还是遗迹之地的“刺刀”组织,抑或同时发难?

    齐长老偶尔的出现一次,整个人都变得憔悴起来,塞给山十三一套《阵解图源》就不见了踪影。

    这一套《阵解图源》无疑给山十三打开了另外一道大门,博大精深的阵法之道,源远流长,更是易懂难精,没有足够的毅力和时间,是难以掌握和运用的。

    山十三每日都在阅读,随手进行一些小实验,好在乾坤手镯中的资源足够的丰富,支撑着山十三的挥霍。

    阵法之道,犹如滔滔江水,只需取得一瓢足以在修真界扬名立足。

    山十三主要的目的是将阵法运用到骨器的炼制上,所以专攻镌刻阵法之道。

    取出一块普通的骨头,山十三先是按照镌刻之法,进行勾画,进行灵力的布置和流转,这是关键之处,因此失败的次数足以使得正常人崩溃。

    好在山十三身上有足够的资源可以挥霍,更是偷取了齐长老的一些炼器心得,一个月之后,一块奇形怪状的骨头出现在手中。

    这块骨头只有一道骨纹,按照骨器的炼制,威力仅仅是先天初期而已。山十三在这个上面布置了一道阵法——聚源阵。

    聚源阵,顾名思义是汇聚灵气的阵法。虽然很简单,属于炼器学徒该有的手段和资格,如果掌握了,就可以炼制最低级的法器。

    将炼制法器的阵法,布置到普通的骨头上面,难度远超山十三的预料,一次次的失败之后,终于完成了手中的杰作。

    山十三小心翼翼的捧着“骨符”,注入一道真气:“骨符”滴溜溜的泛起乳白色的光芒,和正常的灰白色不尽相同,这乳白色的光芒一闪而逝,但没有逃过山十三的眼睛,的确是聚源阵在起作用。

    山十三安耐住兴奋的心情,收回真气,换成了骨气,不同于一般的吸收天地灵气,而是吸收山十三体内的骨气。

    在聚源阵的作用之下,山十三感到一丝骨气在“骨符”中流转,渐渐的充满了“骨符”。“骨符”上面那道骨纹,明显的颜色变得深了一些,有着向二道骨纹转变的迹象。

    嘭!

    山十三刚刚增加了一丝骨气,却没有想到两道骨纹没有看到,却是将“骨符”给撑爆了,无数的骨粉呛了一身。

    “不错,不错!”

    刚刚的骨符引爆,威力已经翻倍了,这是山十三清晰的感受。虽然没有成功,但这个思路是正确的,欠缺的只是技巧问题罢了!

    随即山十三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炼制当中——

    咣当——

    久违的钟声响起,这一次不是召集聚会的钟声,而是敌袭的九声长鸣,整个天龙八峰都陷入了一种压抑的氛围之中,不少低阶的弟子都被收容到各峰的大殿之中。

    山十三有些苦笑,师傅不在,那些辅助炼器的弟子似乎忘记了自己这个“瘫痪”在床的人,可惜自己不能“移动”,不然穿帮了就得不偿失了。

    呜呼——

    山十三一个人躺在大荒峰的山巅之上,百无聊赖的看着夜风中的风景,天龙八峰此刻都开启了防御阵法,单单这一次的启用,就动用了天龙门多年的积蓄,不知道来袭之人是谁?

    虽然看不到,但隐隐约约的有一些嘈杂的声音传来,一直持续到天降大亮的时候,才恢复了宁静和安详。

    齐长老回来的时候,满脸的疲惫,身上的衣服略显凌乱,看到山十三直挺挺的躺在床上,才意识到自己的疏忽。

    不由的抱歉道:“事发突然,所以就——”

    “师尊,小心——”

    山十三理解齐行之的举动,刚想安慰一下说自己没有事情,陡见一道凌厉的剑气朝着齐行之的后心直射而来。

    这是刺杀!

    一个处心积虑的绝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