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我的1979 > 107、至诚至信

107、至诚至信

    “有这么贵?”杨淮对房价的概念还停留在很久以前,他名下虽然有很多房产,但是没有一套是他经手的,哪怕是他在香港的住处,从买入到装修都是他老娘一手包办的。

    一想起自己住处的装修,他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大红大紫的家具、百搭的荷花、牡丹、龙纹雕饰,唯一的得分项就是书房,完全高仿他四姨的书房,直到现在,他还想把那个所谓香港的顶尖的设计师给找出来揍一顿,为了奉承他老娘的趣味,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

    “你以为呢,”伍泊雄挠挠头道,“香港住房很紧张的,你信不信啊,哪怕我养鸡场搞不下去破产了,我鸡笼随便收拾,出租出去,一个月也有好几万呢!”

    杨淮道,“这个好像还真是。”

    香港的生活成本可谓是居于世界首列,特别是在住房上,稍微靠谱点的地段,一个四平方的鸽子笼,每个月就需要好几千。

    “知道就行了呗。”伍泊雄突然笑呵呵的道,“要不再给我指点两只牛股”

    “想都别想,”杨淮忙不迭的拒绝,“早就说好了,这是最后一次了。”

    “别啊,淮哥,”伍泊雄揽着他的肩膀道,“我这个人不贪心的,我再捞最后一次,保证停手!”

    “你真当我是股神了”杨淮斩钉截铁的道,“以后再和我谈股票,我就跟你绝交。”

    有第一次运气,第二次运气,不可能有第三次运气。

    “喂淮哥”不管伍泊雄怎么深情的召唤,杨淮还是头也不回的走了。

    关老头等人大赚,晚上的时候,每人都送过来一万或者两万不等的现金,至于之前说好的七三分成,却是没有一个人提了。

    “喂,你们这么做可就不地道了啊,”关键时刻,伍泊君替杨淮抱不平,“打发要饭的呢?”

    “小君啊,你也知道大家这些年都不容易,一直啊拆东墙补西墙,才能维持维持的生活的样子,”关老头被这么一顶,有点下不来台,“以前留的饥荒太多,得填补回去。”

    “既然做不到,当初为什么信誓旦旦的承诺?”伍泊君毫不客气的质问。

    “这不是当初欠考虑了嘛”山鸡作为一个拳头上立得人,胳膊上走得马,人面上行的社会人,脸面自然没有关老头那么厚实,一咬牙,“淮哥,我再给你五万块!”

    一听这话,本来不打算说话,蒙混过去的珍姐变了脸色,眼轱辘一转,笑着对伍泊君道,“这还没进门呢,就帮着说话了啊?”

    “胡说什么呢!”伍泊君羞恼的跺脚而去。

    珍姐和阿眉得意的对视一眼。

    “行了,就这么着吧。”杨淮把桌子上的钱往怀里一搂,随意的塞进了被单底下,赶苍蝇似得,把他们都撵走了。

    然后穿过灌木丛生的小径,跑到了海滩边,看到那个窈窕的身影,他终于松了一口气。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她听见脚步声回过头。

    “因为你每次不高兴了都会来这里啊。”杨淮和她一样捡起一块扁平的碎石,打起了水漂。

    “你不生气吗?”伍泊君不明白杨淮为什么还能笑的出来,明明他才是受害者,如果按照三七分成,他起码能拿到近百万。

    “早就有预料而已,没有期望自然谈不上失望。”别说这百十万他看不上,实际上大家这次赚的是他的钱。

    “好吧,我没你豁达。”伍泊君耸耸肩。

    “与多疑人共事,事必不成。与好利人共事,己必受累。唯天下之至诚能胜天下之至伪;唯天下之至拙能胜天下之至巧。”杨淮笑着道,“这是我从小就明白的道理。”

    “故意为难我?”伍泊君白了他一眼,她的普通话都尚且为难,何况是听字正腔圆的文言文。

    “按照我的理解就是做人要诚恳,要诚信,虽然看起来傻,可确实是天下最聪明的人,起码我见识过的大多数富人都是这样的。”杨淮笑着道,“至少没有傻子,也没有人踩人的恶俗,和聪明人办事真的不累。”

    所以,关老头这帮人做出这种事情,他一点都不意外。

    他倒是庆幸,起码以后有理由拒绝他们了,不用再看所谓的情面了,通过这一次,所有的情面都没了。

    “又是你从你舅舅那里学来的理论?”她笑吟吟的看着他。

    “嗯?这你也知道?”他愣了愣。

    “因为你总会不自觉的把你舅舅的话挂嘴边啊。”

    “你不说,我都不觉得。”杨淮挠挠头。

    “你很佩服你舅舅?”

    “这个世界上我最佩服的就是我舅舅。”杨淮郑重的道,“从小的时候,他在我眼里就是无所不能的存在。”

    “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厉害?”她好奇的问。

    “当然。”他的舅舅是中国商业教父,他很清楚的记得通商金融集团主席黄炳新说过的一句话:在中国做生意,离开李先生可以做,但是想做大进入100强,绕不开他,不能不认识李先生。

    在很小很小时候,他就熟悉了舅舅的形象,大裤衩子、人字拖、吊儿郎当,却没人敢忽略舅舅说出的每一个字,对舅舅深深着迷,甚至模仿其浓重的荷兰口音和不着调的说话方式。

    结果

    自然很成功,他的粤语和英语都是一股浓浓的荷兰味

    “有机会的话,我一定要认识下你舅舅。”伍泊君从沙子里扒拉出一个贝壳,这一次扔出去后,打的很远很远。

    “大概有机会吧。”杨淮说的也不太肯定,要是以往,街面上摆摊的老头都能和他舅舅扯上几句闲话,但是现在,他舅舅出门的机会越发少,想见上一面非常的困难。

    “你会离开这里对吗?”她突然问。

    “嗯?”杨淮道,“怎么会这么说?”

    “没有啊,就是随便问问。”她不在意的笑笑。

    与关老头这帮人不欢而散后,杨淮彻底不搭理他们了,这天天已经黑了,准备像往常一样冲完凉水澡上床睡觉,却发现伍泊君启动了车子。

    “大晚上的你出去干吗?”他站在车头底下喊。

    “我有事。”她有点焦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