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麻烦请叫我上仙 > 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 我就是传奇(24)

正文 第六百二十章 我就是传奇(24)

    李豫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沈珍珠的睡颜,嘴角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意。

    他的心里这时候也终于感觉到了踏实。

    这三个月来,自己日日夜不能寐,就怕自己这辈子在也见不到珍珠了……

    所幸苍天垂怜,珍珠又回到自己身边。

    从今以后自己一定要保护好珍珠,这世间所有的一切都可以抛弃,唯有珍珠是自己始终割舍不掉的……

    “王爷,韩国夫人的家奴供出,自己是被韩国夫人,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授意,事成之后黄金万两才挺而走险的。

    皇上盛怒,已经下令把韩国夫人,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羁押,要严肃处理。

    说是掳走未来的广平王妃其罪当诛!”

    长命百岁在向李毅陈述今天早朝发生的事情。说的眉飞色舞,好久没这样的好事了。

    如花似玉在一旁也是开心的很。

    “韩国夫人,虢国夫人,秦国夫人,从前可是嚣张之极,走路都是斜眼看人的。

    这次皇上处理方式可是让人大快人心。

    朝里好多大臣可是扬眉吐气了,之前可没少受这几个夫人的罪。”

    “你们也许高兴的太早,韩国夫人,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一起被关,如论株连,贵妃也在内,皇上玩的大了,可是他舍不得贵妃,一切还是未知……”

    如果只是侧重主谋,那么关了秦国夫人就可以了。

    可三个一起被关,难免让许多好事之人以为可以扳倒贵妃。

    殊不知那是皇爷爷不能碰的禁忌!

    所以这次事件,到最后也许还是会不了了之……

    “皇上,有好多朝臣联名启奏的折子。”

    高力士惶恐的把手里的奏折呈给唐明皇。

    安静的在一旁垂首站立,眨眼间刚呈上去的奏折就被扔到了自己脚边。

    高力士手里的浮尘抖抖,心脏也抖抖,立马给跪了。

    “皇上息怒,注意身体……”

    哎,君心难测,当差不易。

    老命重要!

    “一群得寸进尺的家伙……”

    唐明皇来回的踱步,本来想处置了韩国夫人,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也可以就此清净些。

    哼哼,现在倒好,这些朝臣得寸进尺,联名要求处理玉环了。

    都是一群坏家伙,玉环是多不容易才拐到身边的,那那么容易可以被毁掉的。

    江山是朕的江山,横竖都是我说了算。

    唐明皇拂袖而去,可怜的高力士连忙起身跟上……

    杨玉环在长乐宫里临窗而立,思绪莫名。

    此时还是炙夏的天气,可她的心里却已经感觉到了天凉好个秋!

    姐姐,哥哥视名利比自己性命还重要!

    自己进宫给他们的荣耀貌似已经到极致……

    可惜人心不足蛇吞象。

    自己貌似也无能为力改变什么?

    这笼中鸟的日子不知要何时结束?

    旁人争相要的独宠,实在是个无形的枷锁,足于让她窒息!

    杨玉环忍不住的叹息……

    “玉环,在想什么?”

    唐明皇来到杨玉环身后,双手环上杨玉环的腰部,头亦埋进杨玉环的颈部,鸳鸯交颈不过如此吧!

    身为帝王好多时候身不由己,可无论如何身边之人不能舍弃……

    罢了,后人评价自己昏庸又如何呢?

    做个随心所欲的帝王也未尝不可!

    “今年貌似很热,皇上政务繁忙,记得避暑……”

    传说中碎碎念就是这样的吧,杨玉环苦笑。

    皇上的深情厚意导致今日自己处境的尴尬和无奈……

    假如……

    人生有多少假如呢?

    既成的事实怎么可能轻易会被改变?

    “玉环,你没话需要问我么?”

    好多事情貌似玉环从不曾过问过,亦不曾偏袒过。

    朝野上下的流言蜚语原来是自己纵容所形成的。

    呵呵,好个红颜祸水!

    原来是自己为了体现他对玉环的好,爱屋及乌无底线的产物啊……

    “皇上一切的决定都是对的,玉环只是一介女流,不懂朝野之事。”

    这话从一开始说到现在,可貌似皇帝就喜欢自己做红颜祸水,真是盛情难却的很……

    也许所谓的独宠也是需要付出些代价的!

    “你的家人也是如此,那该多好呢?”

    唐明皇也开始叹息。

    “皇上坐江山不易,其他的都是可以舍弃的!”

    如此甚好,自己也算解脱了,杨玉环嘴角露出些许笑意。

    可惜腰部的双手突然抱的更紧了……

    “玉环,我在你也在,我不在那就……再说了。”

    腰间的手一下松掉了,唐明皇转身急速离去。

    背后自然是一声无奈的叹息……

    “王爷,吏部传来消息,秦国夫人,號国夫人,韩国夫人在戌时被无罪释放……”

    长命听到消息后立马来告知李豫,这事件如此转折倒又是让人心惊胆战了的……

    “嗯,意料之中的事情!”

    李毅很是淡定,这样也好,以后可以井水不犯河水了。

    出来的代价应该就是不可以在动珍珠了,不然应该就没再没机会了吧。

    皇爷爷始终是那个掌控全局的君王!

    “王爷,这次人赃并获,还能让他们全身而退,实在是太可惜了……”

    如花有些纠结了,这是多好的机会啊!

    只是贵妃的势力总是动不得的……

    “我们承德宫安好就可以了,其他的不要多事。”

    李豫很认真的的对着如花似玉,长命百岁交代道。

    “在外人面前不要乱论是非!”

    李毅有些苦口婆心的交代着。

    他们几个对自己的忠心不容置疑,多论是非,被有心人利用就要多生事端了……

    而承德宫根本不要什么风吹草动,保持着以往的安静才好……

    我的身体休养了几日已无大碍,皇宫里的一切勾心斗角貌似都与我无关。

    唯一不能改变的是如花似玉,长命百岁现在是甩不掉的尾巴。

    李豫在的时候他们该忙啥去就去忙啥。

    李豫不在,他们就会时刻不离的跟随在我身边。

    对于被绑架过的我来说,实在是很安全的感觉。

    那花蝴蝶我经常能看见她在远处默默探究我的身影,可是却没在明目张胆的和我碰过面。

    我现在是失忆之人,连李豫都不记得,还怎么能记得这花蝴蝶呢?

    自然更不记得……

    没人管,没人烦,这几日我感觉还是让我心宽了些。

    好像对于落在江南床底下的那箱银子也没初时那么介意伤怀了的。

    也是,自己在这皇宫内院,啥也不缺,根本也不会缺银子的。

    所以这富婆一词突然以和皇宫内院相比较,有时候也就没那么重要的……

    我在后花园的亭子里百无聊赖的坐着,亭子的桌上摆了四季的点心和水果。

    原先我好喜欢吃,现在看着好烦躁,想吃而不得吃。

    大概不需要做什么的关系,最近感觉自己的胃口越来越不好,吃多了有时候还要吐掉。

    哎,真是米虫也不好做的很。

    “如花,来帮我荡秋千!”

    那就玩会秋千,这秋千放在皇宫内院纯属摆设,我都没瞧见谁在上面玩过,今日自己尝尝鲜也好。

    “姑娘,你身体还没大好,这属于剧烈运动。还是算了的。”

    长命在旁好心提醒道,好像不赞成我荡秋千……

    那边厢如花正兴冲冲的要赶来帮我荡,一听长命所言,硬是愣在哪里不动了……

    可不,就是有人喜欢多事,不愧是李豫的好狗腿!

    我郁闷了,这荡秋千还是剧烈运动了?

    我靠,这皇宫内院的女人都是被风一吹就能飘走的人么?

    荡个秋千还不行了的,那装秋千干嘛的呢?

    “稍微玩会,应该无碍吧?”

    我笑眯眯的对着长命说道,我是主子,那我说的话为什么要被质疑?

    “王爷吩咐了,姑娘的有些行为,我们做奴才的可以拒绝的。”

    说的恭敬,可那长命的语气很是强势。

    尼玛,意思就是我是个摆设,纯属摆设……

    突然间感觉我到这里实在是没有任何的意义,这沈珍珠绝对是个悲催的主。

    瞧瞧,在一群下人面前,荡个秋千都会被阻扰的,一头撞死算了的……

    以前看穿越小说嘛,穿越过去还能记得原主的所有记忆,我却啥都不记得。

    电视里演的傻白甜,还有些目标,那穿的,我感觉还有点意思,

    可轮到是我呢?

    整就一个傻帽,毫无目的费粮食浪费表情。

    现在在加一条,被下人欺负……

    “是这样的么?”

    不就是不帮我荡么,尼大爷的,我自己来总行了吧,求人不如求己!

    我不理那几个死脑筋,径直一屁股坐到了秋千上,我自己荡……

    其实仔细想想也怪不得他们,若不是那狗屁李豫交代的,他们应该也是不敢如此的吧。

    好歹我也是挂着沈珍珠的名头,又不是我丛无双的,自然是很不一样的。

    若换做是我丛无双本尊,应该早被眼前这几个不知道丢哪里去喂狗了的……

    就说呢,我真坐上秋千了,那如花还是过来帮忙了。

    有些东西看来是要争取的,这退让就玩不到了的。

    看来做沈珍珠至少可以想要做什么,只要坚持还是可以做到的……

    我坐在秋千上其实都有些迷迷糊糊了,这如花推秋千也真是温柔的紧,这都荡不开半米远。

    更搞笑的是如花似玉,长命百岁站的位置正好是绕着我在荡秋千的四周,看来我是重点保护对象!

    这不被他们轻轻的摇着我都想打盹了的……

    “娘子,怎么不在房里休息,这里风大,夫君我陪你回去吧!”

    刚清静了一会,就有只讨厌的苍蝇在我耳边说话。

    听着情意绵绵的,可谁知道真假?

    我不想搭理他,我发现失忆真的是件好事情。

    可以当什么都不知道,只做我想做的,只说我想说的……

    好吧,我不说话,某人也可以随意的把我从秋千上抱了下来,好像还一边质问了如花似玉,长命百岁几句。

    大体意思是说知道我身体不好,还随意的让我在花园里吹风荡秋千,这时候都要睡着了,也不知道给我拿件披风什么的……

    我听着感觉这个男人也想的太周到了些,有偶像剧男主的潜质,不过我还是感觉有些冷意。

    如此被关心,这不是说明以后我自己房门都出不了了的?

    这不就是要被软禁?

    还是用所谓的爱的名义!

    这还了得?

    我觉得我有必要和这李豫说明下,我没那么娇弱,这不行那不行,我以后要怎么活呢?

    可我还没开口……

    要死不死的,我还在这时候莫名地打了个喷嚏。

    我的妈呀,这么大声么?

    就连我自己都吓了一跳。

    自然那李豫比我还担心,连忙抱着我,还让似玉回去给我拿披风,给我披上了披风才急匆匆的把我送回了房间。

    然后整个承德宫就开始慌乱,如花早已经去御医署里给我请来了太医……

    我这时候感觉我只要有些不妥当,貌似这承德宫就可以乱成一锅粥……

    那太医伸手按在我左手的脉上凝神细诊了半刻功夫,看着很是认真。

    我想古代太医看病只看脉象就可诊病,那比现在的西医高明多了。

    话说的华佗在世,扁鹊什么的不都在古代嘛。

    不过仔细想来,那也毕竟是少数,医学肯定还是我们二十一世纪发达昌明的多……

    那太医不一会收回了他给我把脉的手,然后拱手对着一旁的李豫,神色喜悦的神来了一句,

    “恭喜王爷,贺喜王爷,沈姑娘这是有喜了……”

    什么鬼,有喜?

    那就是说沈珍珠怀孕了?

    沈珍珠还没生孩子么?

    瞧我这脑子,现在我不是沈珍珠嘛!

    沈珍珠不是和李豫还没大婚?

    那就是说还没生孩子?

    历史上的沈珍珠不是生了个儿子么,将来还是个皇帝呢!

    我的妈呀,哎呦,我的妈呀,瞧我这是发现了什么?

    我心里此时是激动的不知道用什么言语来形容……

    尼玛,大唐的唐德宗竟然是从我丛无双的肚子里蹦出来的!

    神那,那也太牛逼了的!

    我竟然开始胡思乱想,是不是以后自己还能混个什么太后当当,要不学学那个清朝的慈禧太后,在大唐朝也来个垂帘听政?

    想到唐朝有武则天,我是不是可以做第二个武则天?

    可是当第二个没意思,再说这才隔了多久,历史不要重复,需要不断的创新!

    我觉得我的未来,简直就是开了挂的人生啊!

    我靠,那简直比那慈禧的垂帘听政还早了千年之久,我丛无双简直是垂帘听政的祖宗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