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麻烦请叫我上仙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我就是传奇(25)

正文 第六百二十一章 我就是传奇(25)

    不知道是不是我想的太入神,连李豫坐在床沿一直盯着我看,我都没发现……

    我回神,难道李豫不喜欢沈珍珠怀孕?

    这模样有点面无表情的,可转眼又开始对着我笑颜如花。

    这变脸的速度也太快了,也就眨眼的功夫,难道李豫前一秒的面无表情是我的错觉么?

    看来我是想太多了,有些晃神了的!

    还是我错过了什么……

    “娘子,你知道么,我们有孩子了,三个多月了呢!”

    不知道这叫不叫神转折,刚还面无表情,一会又夸张的抱住了我。

    果然,男人也是善变的,我始终看不明白……

    “……”

    不知道一个失忆的人要怎么表现这喜悦?

    还是惊吓?

    我想挣脱李豫的怀抱可始终挣脱不了,只能由着他抱着。

    若我没装失忆,这时候是不是该装高兴呢,还是忧愁呢?

    “你看,你怀孕了是不是说明夫君说的都是真的,对不对,对不对?”

    李豫想得到我的回应,说话的语气很是急切。

    可我只是看着他,一个失忆的人那会这么相信刚见到几天的人呢?

    那失忆的桥段我在电视里不知道看了多少个版本,自然自己照做起来,也是有模有样的……

    “我只知道,我若未嫁人,无故怀孕就是不贞洁的女子……”

    见李豫不是那么紧紧的抱着我,我一下推开了他,故作掩面……

    我的意思是告诉他,我暂时不想再看他,用被子蒙住了自己的脸,但被李豫拦住了。

    “娘子,你有夫君,就是我,那会不贞呢!”

    李豫失笑,见我哀怨的模样,连忙安慰我。

    “你肚子里的孩子,是和我这个夫君有的,再没比这个更光明正大了的,所以娘子无须瞎想。”

    “真的吗?”

    我睁大了眼睛问,古代女子的贞洁比天大!

    既然有人认领,那是最好不过了的事情。

    哪怕失忆了,一个女子的贞洁也是会看的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的。

    我现在是沈珍珠,不是新世纪女性丛无双,自然对于李豫的言语是要有反应的……

    “你是我的娘子,做夫君的怎么会欺骗自己的娘子呢!”

    李豫见我对于他的话有些相信了,貌似很是高兴。

    “我好累,想休息……”

    李豫见我对他放松了警惕,一下又对我……不对,是沈珍珠又开始展开了他以往的热情……

    我见了一时很难消化。

    真的,虽然我和他之间滚过一次床单,可还是很陌生。

    我觉得我这阵子既然失忆了,应该就可以让他和我之间保持些距离。

    我想用些时间来证明,这李豫是不是真的对沈珍珠爱入骨髓呢?

    若真爱到那种地步,怎么可能会在安史之乱的时候带走了他们的儿子,却独独留下了沈珍珠呢?

    我既然来了,我一定揭开这个千古之谜……

    “好,娘子怀孕了一定很累,那你休息会,我去帮你准备些你平日里喜欢吃的。”

    李豫见我累了,也就不再纠缠于我,看来我怀孕了也是有好处的,至少李豫知道对沈珍珠适可而止……

    “什么,沈珍珠竟然怀孕了……”

    韩国夫人,虢国夫人和秦国夫人正在她们的府邸里喝茶聊天,七嘴八舌的正说到兴奋处。

    突然听到有暗线派人来报,说那沈珍珠怀孕了,皆惊的一下站了起来。

    这沈珍珠不仅死不了,还竟然给怀上了……

    “叫芙蓉抓紧些,抓紧些,这机会总是被别人抢了先……”

    虢国夫人心生不满,自己为了这个外甥女,自己可是出了不少力。

    可这芙蓉就是不争气,人不争气算了,连肚子也是不争气的很……

    “就是,上次我们几个可差点连命都丢了,这次这沈珍珠还怀孕了,这口气如何能下?”

    秦国夫人更是气的牙痒痒。

    “急什么,我手里还有个棋子在呢……”

    韩国夫人倒是坐在那里不动声色,若没有完全的准备,这次就被动的无以复加了。

    自己的女儿也真是不争气,老是把自己的教导当耳边风。

    虽说杨家如今出了个贵妃,可贵妃终究只是自己的妹妹,哪有自己的女儿爬上高位稳妥呢!

    “还棋子呢,那次成功过,我说大姐,你也就少折腾了。”

    虢国夫人觉得如此这样了,也只能认栽了,只怪芙蓉没那个正室的命。

    “这孩子还没生,三妹,你倒打退堂鼓了的,就算那沈珍珠把孩子生了,也有的是办法!”

    秦国夫人自小疼芙蓉,自然一定是要帮芙蓉好好筹谋的,上次四妹如此对她们姐妹几个,看来这四妹以后是靠不住了,那就好好帮芙蓉,以后才能为所欲为……

    “现在做什么只要有银子,没什么办不成的,我就不信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这一次不成来二次,二次不成来三次,三次不行还有下次,就不信那沈珍珠的命就这么大了的……

    “这事情简单的很,听说沈珍珠上次被掳走,搞到失忆,这次也是好机会……”

    韩国夫人不紧不慢的说道,棋子养了许久,那就出来溜溜,再说真出事了也不会到她们头上,失败了不过就是再想办法……

    传言怀孕的人嗜睡,我自然也不例外,我现在很容易睡着,李豫这几日是变着法子逗我开心。

    其实若有个帅哥天天温柔地对着你说情话,那个女孩子会不喜欢呢?

    貌似怀孕里的女子更甚!

    因为我发现自己越来越喜欢能看到李豫在自己的身边……

    看来这世间最难拒绝的就是糖衣炮弹,我丛无双就差于不知会在那个时刻会被李豫彻底攻克……

    想来自己好像也太好追了,不对,最重要的莫名自己肚子里还带着个球,貌似不认命都不行……

    我百无聊赖的趴在窗前,这夏天真的好热,哪怕快要入秋了,还是热的不行,也可能是怀孕的人更不耐热的关系……

    最重要的是这里没有空调,不然空调里呆着要多爽就多爽,这不我热的受不了了。

    如花似玉帮我去地窖搬冰块去了,长命百岁好像今日随李豫出门了,所以倘大的房间里暂时只有我一个人……

    好不容易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寝宫里开始发呆,茫茫然的竟然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个米虫能想些什么呢?

    不过还真的有,我想起我离开了这些时日,我妈不知是以为我活着呢?

    还是翘辫子了呢?

    若以为我翘辫子了,那有没有从失去我的悲痛中恢复过来呢?

    对于我妈,我感觉实在愧疚太多。

    本来还想着以后赚了钱好好孝顺她,可惜天不从人愿,我的魂魄竟来到了处于八世纪中叶的唐朝,还莫名当起了沈珍珠的替身,这命运那……

    若是我妈看到我在这儿即将为人妻,又即将为人母,她会很高兴也说不定?

    我用手轻轻的抚摸我暂时还算平坦的腹部,我肚子里,更正确的说是沈珍珠的小孩现在在我的肚子里……

    不知道能不能算是我丛无双的呢?

    这几天那李豫一直沉浸在既将为父的喜悦当中,而我……

    心中其实异常明白李豫是为有沈珍珠的小孩而高兴吧。

    沈珍珠的不也是我的吗?

    无人时我经常会想这个问题,但一直没有答案……

    想着那些没有答案的问题,人却更加昏昏欲睡……

    “沈姑娘,请用水果……”

    一名宫女推门进房,朝我恭敬的递来水果。

    我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有没有见过这个宫女,反正感觉面生的很。

    不过我这时候在承德宫里面,虽然没有如花似玉,长命百岁,可这里太监侍女婆子数不清的,应该也没人会害沈珍珠的吧……

    “谢谢。”

    我抬手接过,我以为接下来她应该告退了。

    可我等了好久,她都没有走的意思。

    我不得不慢慢坐正了身子,抬眼望她,

    “你还有事嘛?”

    我问,看着这宫女的面容,不禁让我想起我记得初时晓月的时候,我还惊为天人。

    今日这侍女好像和晓月的样貌有的一比哦,真是唐朝处处是美女。

    若自己如今不是顶了沈珍珠的面貌,我坐在这里还真有些自惭形秽……

    只是今日再见这样的相貌,倒也没那么惊奇了。

    看来是我这阵子是不是美女见太多了,那个眼光也跟着上去了……

    我还等着那宫女的回答,可那宫女好像并不想回答于我,我思忖眼前这侍女不说话,也不动到底是要干嘛呢?

    “有事,是有事……”

    眼前的宫女终于说话了,可那眼里冒出来眼神里有着愤怒还是憎恨?

    我和她应该没仇吧?

    还是她和沈珍珠有仇?

    这个有些麻烦了,我来此地到可受过惊吓了的,有了些防备之心,看来老天爷是看不惯我丛无双在这里太悠闲啦,找点事让我反省反省?

    “你沈珍珠有什么了不起的,还不就是一奶娘的种。今日你也算到头了……”

    温柔的表情一下隐去了,那凶起来的脸上竟然可以出现所谓的横肉……

    美女脸上出现横肉实在很碍观赏,在加上这些所谓的刻薄的言语……

    等等,我这是又发现了什么?

    沈珍珠在以前的电视里不是江南大官的女儿嘛……

    难道这电视与史料不符……

    “美女,等等,我是哪里得罪你了吗?”

    我想,为了活命,我要想办法拖延时间。

    看了那么多狗血的连续剧,这时候倒是有点相似了的,我必须要自救啊!

    至少也要等到如花似玉把冰块给抬回来……

    一定要和这侍女说些什么拖延到活命的时间。

    现在我是大肚子,安全第一,不要惹怒她为好。

    “你以前说过会让小王爷收我为侧妃,可为什么你一回来就让小王爷把我调的远远的?连有旺、有福都不放过?”

    那个侍女手里突然出现了一把匕首,拿着匕首又朝我进了一步,我坐的位置不好,此时更是退无可退,只好重新坐好。

    其实我怕的要死!

    可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我再害怕也只能装做不害怕,这是做人的原则。

    头可断,血可流!

    节操可不能碎了的!

    对,所以原则很是重要……

    “那个,那个你说的那几个人和你现在都在哪边当差?也许我还能帮上一帮……”

    再怕也要说话,若是只是为了工作的问题,那还不简单嘛,喊李豫重新安排下就解决了的,没必要赔上我丛无双的性命!

    在小命面前,一切真的显得很是微不足道。

    突然觉得李豫也不是那么的讨厌了的。

    若这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自己一定会马上喜欢他,爱上他也毫无问题!

    若这是天意,我丛无双接受就是了,何必如此折腾呢……

    “都在洗衣房,你满意了吧。”

    那侍女越来越靠近的来到了我的身边……

    我惊见电视里的画面如今正发生在我身上——她手里拿着的那把很精致的匕首,我发现上面竟然镶嵌了宝石,那个洗衣服的侍女竟然能用到镶嵌的宝石的匕首,很是神奇……

    我回神的时候,那镶嵌着宝石的匕首正一寸一寸的靠近了沈珍珠的脖子,当然也是我丛无双赖于活命的脖子……

    “我不会让你如意的……”

    哎,我虽然嘴硬,可我知道今日我命休矣!

    面临生死关口,人总会害怕的。

    但我不是那种会求饶的人,我选择闭上眼睛——等死!

    只听“当啷”的一声,我睁开了我的眼睛,那侍女一下今日可以不见了,而李豫却带着满脸怒容来到了我的身边……

    瞧我这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我竟然不知道要说些什么才好了,这天意也来的太及时了的……

    “你是白痴吗,不会喊救命啊!”

    好厉害,连古人都会喊人白痴?

    我好惊讶哦!

    “她大概和我开玩笑吧……”

    我脑子一定在短路,不然怎么会出口就是那么没营养的话。

    “珍珠,你还是那么善良。”

    李豫紧紧的把我拥入怀里,让我都有些呼吸困难。

    我可能真是受了些惊吓,我没注意到他喊我珍珠。

    “请问,你为什么要把他们调走啊?刚才那侍女说的……”

    我推开他一些,扶了一下自己的胸口后问他,我的小心脏还跳的很是厉害……

    “你也看到了,他们居心不良……”

    李豫望着我的眼神突然有些闪烁,简短的回答了下,我也没再深究。

    “可你又为什么……什么侧妃什么的?我也没听明白……”

    突然想起刚才那宫女和我说了些什么?

    好像我都被吓到忘记了,所以说出来的话也很是语无伦次……

    “怎么会?在我的眼里永远只有你珍珠一个人而已!”

    李豫的手摸上了我的脸,那眼神的痴迷真让人动容啊!

    “现在开始我会把你保护的很好……”

    听着李豫对我的保证,我心中竟然充斥着难言的甜蜜。

    我窝进李豫的怀里,不知何时开始自己对于李豫是无条件的信任,甚至于期盼……

    原来喜欢一个人可以如此的不经意,也可以如此的没有缘由,哪怕我知道李豫喜欢的只是沈珍珠!

    而我只是顶用着沈珍珠的身份,才能享受着李豫对于沈珍珠的所有的怜爱!

    不知道这是我丛无双的悲哀还是荣幸呢?

    这个答案在深究之前只能安慰自己,何必事事那么较真呢?

    难得糊涂未尝不是一种洒脱的生活之道……

    若是我来到这里是天意,那我丛无双此刻开始选择顺从天意。

    此时的我竟然傻乎乎的开始准备忙着经营我心中的那份自以为是的幸福……

    “姐姐好兴致……”

    话说我现在沉浸在我以为的幸福里,今夕何夕还不知呢?

    这时候花蝴蝶跨进属于我的院落,是怎么干嘛呢?

    现在我身边如花似玉,长命百岁可是一直候着的,所以我也不怕这花蝴蝶耍什么手段,这不我还在失忆中呢……

    “你是那个?”

    做戏一定要全套啊,我失忆了,怎么可能认识她是谁?

    对于人家的热情我也只能装作无动于衷了。

    真的,我不怎么喜欢宫斗戏,几个女人为了个男人头破血流,真的好没意思的。

    虽说这爱情是要的,可小命更是珍贵些……

    “我叫你声姐姐,自然我是你妹妹啊……”

    为了花蝴蝶此时的反应,我觉得这思路超级厉害,我是姐姐自然她是妹妹,没任何毛病,我也只能认了……

    “妹妹啊,可我一点都不记得呢……”

    我不知道要不要陪个笑脸啥的,可我觉得沈珍珠没这样傻不拉几吧,人家说什么都信,不是傻帽么?

    “没事,妹妹记得就可以,我瞧着姐姐在房间里怪闷的,要不妹妹陪你出去走走……”

    那花蝴蝶很是热情的抓起了我的一只手,和我说道,这明媚的眼神很是蛊惑人心,瞧着真的我们和她不是一般的熟……

    “好啊……”

    我不禁说道,反正如花似玉,长命百岁都在,我不怕的。

    再说应该这花蝴蝶也不会傻到要害我,是不是不想活了,想找死呢?

    我觉得这世上肯定没这么傻的人……

    “来,姐姐,我带你去个好地方……”

    花蝴蝶拉起我就走,我想应该如花似玉长命百岁都会跟着我的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