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麻烦请叫我上仙 >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就是传奇(26)

正文 第六百二十二章 我就是传奇(26)

    “这是哪里?”

    没一会,花蝴蝶就带我走进了承德宫里的一处僻静的院落,好像空旷很久了,里面不止杂草丛生,还有些破败。

    难道这里是那个什么传说里的冷宫之类的……

    就算是,这花蝴蝶带我来这里做什么呢?

    “姐姐,我们同为女子,我觉得我做妹妹的不能因为姐姐失忆了,而把有些事情都去掩盖掉,我觉得姐姐有权利知道事情的真相!”

    那花蝴蝶在那振振有词,我不明白她想说什么……

    这皇宫里还能有真相?

    有的应该只是为了掩盖真相所做的一切似是而非的事情吧……

    我是丛无双,可不会吃这花蝴蝶这一套。

    可做为失忆的沈珍珠肯定会好奇吧?

    难道这沈珍珠对这些也不会好奇?

    我思忖,这沈珍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不过看下来就是一个被人嫉妒的倒霉女子。

    我看着沈珍珠遇险肯定和这花蝴蝶脱不了干系,今日难道是花蝴蝶又来作妖了……

    “姐姐,我和你说哦,这个院子里原来有个女子,很是讨我们王爷喜欢。

    可是莫名有天死掉了,王爷伤心的就弃了这个院子,也不再派人来打扫一下,说是怕睹物思人……”

    那花蝴蝶说的头头是道,一个男人喜欢几个女子在这唐朝不是很正常的事情嘛。

    那像我们二十一世纪,那叫出轨,那叫花心,那叫渣男……

    如此看来李豫也是渣男!

    尼玛,我丛无双却开始喜欢上他了?

    等等,不行,我不能上当……

    这花蝴蝶今日肯定是来挑拨离间的。

    我作为二十一世纪的新女性肯定不能上当。

    一个现代人输给一个古代的女子,说出去不是贻笑大方的事情嘛……

    那花蝴蝶见我不说话,又继续口溅飞沫的说道:“姐姐,你知道嘛,有日我们家王爷和我说,姐姐是和这院子里死去的女人很是相似,才把你召进宫里来的,其实姐姐不是我们家王爷真心喜欢的那个人,充其量只是个替身罢了……”

    不得不说这花蝴蝶的言语很是高明。

    这些话对着一个失忆的还怀着孕的女子说来,绝对是有强大的杀伤力的。

    孕妇尤其喜欢胡思乱想,如此一来,小产都是有可能的……

    果真这世间最毒妇人心那!

    动刀动手的实在不算高明之举。

    不费吹灰之力,就动动那三寸不烂之舌,起到让对方自伤的目的……

    看不出这花蝴蝶想不费一兵一卒就解决掉失忆的沈珍珠,简直是孙子兵法的忠实读者嘛……

    现在沈珍珠失忆了,我肯定要表示得震惊一些,要么直接昏倒……

    不过我还没想好是要在花蝴蝶面前拼命的挤出几滴眼泪呢?

    还是直接昏倒下来呢……

    只是我听到了院子外面的脚步声……

    花蝴蝶,真的,你想害沈珍珠,虽然我不是沈珍珠,可我现在占着沈珍珠的名头,这任人欺负的事情我丛无双真的看不下去,我一头慢慢的朝地上倒了下去……

    不过好像我脑袋还没着地,就被人一把抱了起来。

    我应该是昏倒了,自然也是不能睁开眼睛,只听到李豫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崔芙蓉,以后不许你再踏进承德宫里的芳华苑,这次罚你回去禁闭三个月。”

    李豫这时候的言语很是严厉,那花蝴蝶在听到李豫言语后,好像拿着帕子哭哭啼啼地掩面而去,说实话,那真哭还是假哭真的有待商榷?

    我总觉得那花蝴蝶没我表面看见的那么肤浅?

    见过贵妃之后,我就觉得这古代的女子全都人不可貌相的很……

    李豫应该很是生气吧,反正在沈珍珠的事情上,他貌似很容易生气……

    可那花蝴蝶有杨贵妃做靠山,他也不能真的罚那个花蝴蝶,想来难怪沈珍珠之前一直受气了的……

    “以后不许芙蓉再进芳华苑,你们几个,听到没有!”

    李豫见那花蝴蝶走远,对着跟在他后面的如花似玉长命百岁厉声说道。

    “王爷,都是属下们不好,差点让沈姑娘又受伤,还请王爷责罚!”

    这如花似玉长命百岁异口同声地毫无偏差,都好像被军训过似的……

    我不睁开眼睛都知道如花似玉长命百岁此时跪了一地。

    果然古代的皇权很是吓人,这怪他们什么事情?

    他若不纳那芙蓉为侧妃,她还能作妖了……

    “也怪不得你们,一计不成再来一计,只是没想到芙蓉会亲自出面……”

    李豫貌似有些皱眉,感叹完就抱着我疾步走了起来。

    我想会不会又喊太医来给我看病什么的?

    不过反正我已经昏倒了,随便他了的……

    我又被李豫放到了床榻上,一会功夫,这太医又是急匆匆赶来,开始帮我把脉看诊。

    折腾了好一会后,终于房间里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我突然悲催的觉得,其实来到这唐朝真的一点都不好玩。

    想想还是我们的二十一世纪,手机电脑空调现代化的住宅马桶。

    瞧瞧电视里穿越还能带个手机啥的,最好有个充电器,无聊的时候可以看电视啊……

    可充电器没电了,手机该如何充电呢?

    这个问题困扰了我许久,当然到最后,肯定是以我睡着而告终……

    “王兄,何事唤我?”

    “瞧我这阵子忙的晕头转向的,都忘记来向王兄问安了的!”

    建宁王李倓接到王兄李豫的传唤,匆匆赶来承德宫和王兄见面。

    这阵子事情不是一般的多,不然他早就来拜访王兄了的。

    得知王嫂这次失踪回来还莫名失忆了,王兄心里一定很不好受,自己若能为王兄分担一些也是好的……

    “我们兄弟几日未见,为兄只是想念王弟了。”

    李豫见建宁王李倓来了,连忙招呼着一起喝茶聊天。

    “听说王嫂怀孕了,真是可喜可贺!”

    在入座前,建宁王李倓先施礼恭贺王兄一下。

    “多谢王弟了,所幸珍珠总算找回来了,我也算一段心事了了。”

    李豫的神情根本毫无愉悦之感,不知道是为何事忧愁……

    “上次王嫂无辜失踪之事,王弟也觉得甚是不安,原先总觉妥当的很,出这意外是王弟的不是!”

    说起这话,建宁王李倓对王兄又深感歉意……

    “王弟已经在你王嫂的事情上出力很多了,那也是谁也想不到的事情,你无须介意!”

    李豫见王弟李倓很是愧疚的样子,心里倒是过意不去了的,连忙出言安慰!

    “王兄,我们兄弟何分彼此,看你有忧愁之事,王弟是感同身受!”

    建宁王李倓说道。

    只是今日不知他这个王兄是为何事而忧虑?

    “过些日子,就是我和珍珠的大婚之日了,可珍珠却什么都不记得了……”

    李豫不知道自己和珍珠的大婚之日之前,还要经历多少事情?

    当自己看着珍珠懵懂的眼神,竟然觉得心好累好累,那个善解人意珍珠何时会回来呢……

    “王兄,何时如此多愁善感,王嫂对王兄感情,情比金坚,哪怕失忆了可熟悉的感觉是不会变的。”

    建宁王李倓不知今日的王兄为何看起来如此的闷闷不乐,应该不止是为了王嫂事情吧……

    “王兄,你我之间何须见外,有事尽管和王弟直言便是!”

    “可能是和珍珠临近婚期了,内心有些忐忑,王弟,今日就陪王兄喝上一杯吧!”

    李豫今日很想喝酒,俗话说一醉方休,今日难得醉上一醉……

    “王兄有此雅兴,王弟自当奉陪!”

    建宁王李倓笑着应道,自己貌似也好多日不曾饮酒了的。

    大唐朝是现在是一片歌舞升平,虽然他们的父王已经被皇爷爷封为太子了。

    只是皇家事从来是风云变幻,没坐上那至尊的位置,一切都还没有最终的定论!

    他们的父辈一代都风起云涌,波澜不断,何况他们还是皇孙一代?

    自己期盼皇爷爷在位久一点在久一点,至少表面的平静也是看着好的……

    一旁候着的宫女听到李豫要喝酒,连忙去吩咐了厨房后,一会功夫,酒菜都端了上来。

    候着的宫女更是帮李豫和建宁王李倓倒满了杯中酒。

    “今朝有酒今朝醉,看着长生殿里日夜灯火辉煌,民间都希望家里生个如贵妃般的女子,这样的恩宠的确是少见!”

    李豫好像刚开始喝就有些醉了,竟然谈起了贵妃……

    “王兄,隔墙有耳……”

    建宁王李倓在一旁提醒自己的王兄,有些话只能心里想,在皇家从来都是祸从口出……

    “其实我没觉得贵妃不好,她应该也有为难之处,我只是恨仗着贵妃在胡作非为的人罢了……”

    李豫还是自顾自地说着,自己喜欢珍珠,举世皆知!

    可杨家就是喜欢塞个崔芙蓉进来。

    自己上面还有父王,这个皇长孙在杨家人眼里也是不可错过的香饽饽么?

    “王兄,这个呢,我也不反对,你是皇长孙,自然也是好多人想关注的,比较皇爷爷会老,我们的父王也会老,而王兄还是青春年少的美少年呢。”

    “王弟此言差矣,我只想和珍珠过些平淡的日子,我这几日都在想我和珍珠成婚后,若能去民间度日也挺好的……”

    李豫其实很是厌倦皇家的生活,这锦衣玉食抵不过处处勾心斗角,对任何人都处处设防,自己觉得好累好累……

    “王兄,还是那句话,我或许可以,可王兄是皇长孙,这个愿望看来是很难实现了的,你呀好好做你的皇长孙,这天命如此,推卸不得!”

    建宁王李倓说道这里,端起酒杯向王兄敬酒。

    这事是自己一直想做的,怎能被王兄抢了去呢……

    “王弟都如此说了,那我这个王兄不做些动作好像太过窝囊了的……”

    李豫对着王弟建宁王李倓轻笑着说道。

    自己一直不敢有所异动,总是诸多顾忌。

    这一而再,再而三,皇爷爷能忍,自己这个皇长孙这次不能忍了,尽情胡闹次吧……

    “王兄想做什么,做王弟的肯定誓死跟随!”

    建宁王李倓觉得王兄早该如此了,父辈们可能需要顾忌,可孙子辈的从来都是可以胡作非为的,王兄实在是太中规中矩了……

    “也不能太过分,给点教训就可以了,反正是胡闹嘛……”

    李豫示意建宁王李倓附耳过来……

    此事还需要筹谋一下,至少不能把事情搁置在他们的身上。

    这钓鱼还需鱼饵相助,何况是对付几个如此精明的人呢!

    这鱼线不一定要长,可这鱼饵却必须是鲜嫩无比的,不然鱼儿怎么可能会那么轻易的上钩呢?

    “前些日子,王弟可是特地派人对她们几个着重调查了一翻,发现她们很喜欢这世上稀有的东西,而有些所求总是可遇而不可求……”

    “看来王兄要做的只要用稀世之珍引之,很是容易解决,这西域诸国使臣无数,随便喊个过来帮忙就可以了的。”

    建宁王李倓想到。

    “看来王弟早有心思……”

    李豫听了王弟说的,也觉得建宁王李倓的主意甚好,看来不日就可以完结此事,自己也算要出口恶气。

    “朝野上下有心思的不止你我兄弟二人,碍于皇爷爷毫无节制的维护,也是莫可奈何……”

    建宁王李倓说道,也许这次也是契机,要不啦几个贪官进去也是好事,至少一石两鸟,不就是锦上添花了么!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王弟,你想的贼精的!”

    什么叫做兄弟呢?

    就是什么事情都能想到一块,还能意见一致。

    身在皇家,李豫觉得最幸运的就是有这个王弟。

    人家说皇家中人喜欢手足相残,可李豫知道自己和这王弟不会。

    哪怕到最后,即使他们中的一位登上了那个权力的巅峰,也不会做那样的事情的。

    最多其中一个隐退民间,可还是能各自安好的……

    “王兄,此事交给王弟来做,王兄的目标太过明显,王弟还担心有人会日夜在此监视呢。”

    建宁王李倓觉得,虽然王兄府里有暗卫守护,应该一般外人是进不来的。

    可出门可就要说不准了的,还是自己派人出面解决为好。

    “王弟,本来喊你来叙叙话,却不曾想又让你去做为难之事……”

    李豫见王弟如此,心里倒是有些愧疚了的。

    今日自己喊王弟来的初衷也是为此。

    虽说他们兄弟俩不分彼此,可自己想做的还是很执着的要去做到。

    即使是兄弟,也要迂回曲折一翻……

    “王兄,那会为难,这些不过举手之劳,这几个是该受些教训,不然以为我们皇室中人如此好欺负,这天下毕竟还是李家的天下,不是她们杨家的……”

    建宁王李倓说道最后,神情竟然有些激动。

    如今朝野上下传遍杨贵妃恃宠而骄,杨家人更是仗着杨贵妃,做事无法无天,比他们李家的皇家子孙还要猖狂,不给些她们教训应该他们忘记了这天下是姓李的天下……

    米虫是什么样的呢?

    在我丛无双的感觉里,我觉得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已经算得上是米虫了。

    话说在我二十五年的生涯里,除了小时候,肯定也是享受过的。

    因为那时候自己还小,肯定这些事情是需要父母帮忙的。

    但我长大了之后,我觉得我就没再享受过此等待遇……

    好吧,如今我命好,来到了唐朝,一旁候着宫女见我醒来,连忙伺候我穿衣起床。

    话说我其实还是喜欢自己穿衣服的。

    可这唐朝的衣裳襦裙,我真的不会,所以我勉为其难的享受下这个衣来伸手的待遇。

    真的,无须羡慕我,我丛无双的脑袋来到这里后,从来都是挂在半空中的,感觉是随时会落地的那种……

    睡了一觉,这精神头老好的,我准备出去溜达溜达。

    话说这沈珍珠虽然是个孕妇,可孕妇要运动啊。

    想起古代没有医院,没有剖腹产,突然我又觉得我的前途很是渺茫……

    这一不小心难产,我这小命又是休矣?

    我感觉我需要压压惊,所以一个人溜达出门是最好的。

    有啥好怕的,顶着沈珍珠的名头,应该没人光明正大的会为难我,最多是背地里阴我……

    一想到这些,我莫名的背后一阵拨拨凉。

    算了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横怕竖怕,都不要活了的……

    好吧,忘记了我是一个路痴,这皇宫内院的,七拐八弯的,我自己也搞不清楚眼前这是哪里?

    可不知为何,莫名的有那么一些熟悉……

    啧啧啧……

    我想起来了,这前面不就是杨玉环住的长乐宫嘛。

    好死不死我怎么跑到这里来了的?

    我觉得我还是回去比较好。

    想到那日见到的那杨玉环有些怪异,自己可不想随意招惹……

    可是往那边走呢,我实在迷糊了……

    我想我虽然不认路,可照原路折回去总不会错的……

    当我准备往回走的时候,我感觉我身后有人……

    我心下一惊,我前面说的被阴,不会真的那么灵验吧?

    可这里好歹是杨玉环住的地方,应该有些王法的吧?

    还是这里从来都没有王法的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