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都市小说 > 穿越之萌犬当道 > 第一百三十二章 美梦总是短暂的

第一百三十二章 美梦总是短暂的

    夜深人静。

    憋了一个下午的小白狗精神抖擞的看着把自己睡成了一只虾米的静静妹子。

    鬼屋之灵在他的一闪念间,已经瞬移回了鬼屋,接下来就是带傻妞儿在梦里装‘哔’带她飞的时刻了。

    “入梦,发动!”

    一阵熟悉的天旋地转的感觉后,一身白衣胜雪的古装帅哥林岳出现在一片混沌的漆黑空间里。

    没有流沙陷阱,没有丧尸,也没有怪兽!

    果然,只要把鬼屋之灵扔回鬼屋,入梦的副作用就没了。

    哇咔咔,老子真是一个天才!

    林岳大袖一甩,梦境空间里浓墨重雾汹涌翻滚,顷刻之间,黑雾散尽,化作一片白茫茫的滔滔云海。

    他忽然停顿了一下,一拍脑门,自语道:“每次都是这个背景,再好看也看烦了……那就换一个!”说着又一甩袖,云海消散,变幻出一座幽深山谷。

    群峰环汇,将这座宁静幽谷,笼罩其中,一道山涧,顺壁而下,汇聚成溪,溪水于林木中蜿蜒穿流,流入谷地正中那座镜面般晶莹剔透的小潭。

    谷内巨树参天,密集成林,郁郁葱葱,遮天蔽日,山崖峻峭,石秀泉清,满山碧叶,层林如叠,阵阵秋风吹来,百鸟和鸣,清新之气沁人心脾,好一座神仙隐居的好所在。

    潭中大石从水底冒起,或如磨盆,或似方桌,清泉石上过,小鱼结伴游,充满自由写意,不染尘俗的意味。

    这里就是林岳穿到仙侠世界的宗门中住了三十多年的地方,也是宗门筑基境的弟子们修行之所在,名叫筑基谷。

    林岳的双脚踩在一块潭中大石之上,环首四顾,眼神中隐约有一丝怀念之色,转瞬却又痞里痞气的哂笑一下,很没有形象的往小潭里吐了一口痰。

    在那边的时候,天天做梦都想跑回来,现在好不容易又穿回来了,虽然和第一世不是同一个世界,可至少大差不差的变化不大,还遇到了傻妞儿,高兴都来不及,有什么可怀念的?

    还是带傻妞儿装“哔”带她飞要紧!

    林岳动念之间,穿着睡衣的陈静那娇小的身影便出现在他的面前。

    “林岳?”

    见到白衣帅哥的瞬间,陈静的表情先是现出一片惊喜之色,紧跟着却又娇羞起来,小脸微红的低声道:“你怎么都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偷偷的进到我的梦里。”

    林岳一副前世的古装仙侠神剧里装“哔”男主的范儿,微笑道:“我知道你想我了,我就来了。”

    “谁……谁想你了?”陈静绞着手指不肯承认,低头的时候才发现自己身上穿的是今晚睡觉时的那件清凉睡衣,下意识的双手环“凶”,又羞又气的道:“不许看。”

    傻妞儿,现在才知道挡,晚咯,知不知道老子天天晚上看着你的美丽艺术流口水?

    林岳好笑的眨眨眼睛,陈静愕然的发现自己的清凉睡衣转瞬之间就变成了一袭浅绿色的古装女裙,吓得惊叫一声,脚下忽然一滑,身体失去平衡,哇呀呀的惨叫着往水潭里跌去,随即有一只坚强有力的手臂环住了她的腰,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拉了回来,撞入一个坚实的胸膛里。

    “在梦里也这么笨,真是个傻妞儿……”林岳看着怀里的女孩,眼神里带着一丝宠溺。

    陈静羞恼之间忘记了两人之间的生疏,下意识的在他胸口上捶了一记小拳拳,娇嗔道:“都怪你,突然把我的衣服换了,才吓得脚滑的。”

    看着近在眼前的这张又羞又嗔的漂亮脸蛋,林岳的心中忽然涌起一股强烈的冲动,几乎没有经过大脑,就将这股冲动变成了行动……

    他低下头,轻轻的在她唇上亲了一下。

    陈静仿佛惊住了,怔怔的看着他,忽然醒过神来,猛地把头低下,像极了一只受到惊吓的小鹿。

    因为低下了头,所以静静妹子没有发现,刚刚还一副狂拽酷炫的言情剧霸道男主范儿的林岳,此时已经笑成了一个白痴。

    以人的身份亲傻妞儿的感觉,果然跟当狗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两个人保持着这个姿势,不知过了多久,林岳好笑的道:“难道你打算就这么罚站到睡醒?”

    陈静终于抬起头,却不敢去看林岳的眼睛,顾左右而言他的看向四周,才发现现在所处的环境已经不是之前的那片云海,忍不住惊呼道:“这……这是哪,真美啊!”

    林岳伸手在空中一捞,手里凭空多了一捧包装精美的玫瑰花束,道:“送给你。”

    陈静小脸一红,下意识的接在手上,羞涩的讷讷道:“谢谢。”

    林岳道:“这是我住的地方,想不想参观一下。”

    陈静精神一振,道:“好啊!”

    林岳貌似不经意的牵起陈静的手,道:“走,带你转转去。”

    被他的手握住的一瞬,陈静的小手微微一僵,但却并没有挣脱又或抽离。

    某只表面道貌岸然,其实心里紧张的一“哔”的白衣帅哥心中一阵窃喜,得偿所望的牵着静静妹子的小手,直接踏步走下巨石。

    “啊!”陈静惊呼一声,却发现自己并没有掉进水中,而是神奇的就这么踩在了水面上。

    眼前的场景是如此的违反物理常识,让她清晰的意识到自己是在梦里。可与这种意识形成巨大反差的是,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双脚踩在水面与踩在地面迥然不同的感觉,柔软中带着一丝坚韧,有点像一大块透明的特制果冻。

    这些感受是如此的真实,让她分不清眼前的一切到底是幻是真。

    两个人在潭水中漫步,两双脚与水面的每一次接触,都会踩出一圈圈的涟漪,逐渐扩散开来,一群群的小鱼丝毫也不怕人,反而追逐着他们的脚步,在涟漪中欢快的穿梭往来。

    陈静惊奇的睁大了眼睛,眼神里充满了不可思议。

    走到水潭边,登上岸边的草地,她的手掌轻轻的在岸边一棵柳树的树身上摩挲,感受着掌心里传来树皮的粗糙质感,扭头看向林岳,惊叹的:“这一切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林岳微笑,露出六颗整齐的白牙,道:“秘密。”

    然而就在这时,他的笑容却忽然一僵……

    卧槽,元力快特么耗光了!

    “静静……”林岳看着陈静道:“今晚的时间到了,我该走了。”

    陈静刚想嗔怪他一下,听到这话立刻转为不舍的道:“这么快?”

    老子也不想啊,奈何道行太渣了!

    林岳带着一点报复的恶趣味,摸摸她的头,就像她平时摸他的狗头一样,道:“傻妞儿,以后我会经常到你的梦里玩的。”

    “嗯……”陈静乖巧的应了一声,表情与动作都与平时被她摸头杀的某只小白狗神似。

    梦境的世界迅速的分崩离析,一切归于虚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