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独奏诸天 > 正文 第四十三章:赵頵的蛊惑之声

正文 第四十三章:赵頵的蛊惑之声

    本王?

    所有人都在疑惑。

    所有人的目光齐刷刷地汇聚在徐长老身上,哦不,徐长老旁边的男子身上。

    来者终于瞧清楚了。

    钟灵哇的一声叫起来,拉着甘宝宝的手臂摇了摇,指着赵頵神情惊讶地道“居然是大哥哥啊!”

    然而没人理会她,刚刚那场出现狂风沙尘太过诡异了。

    “你…你是何人,为何出现在此?”白世镜都有些结巴,连连对着赵頵大喝道。

    “属下拜见阁主!”吴清源与杨旋舒了口气,他们知晓赵頵武功高超,皇城大战一事,作为朝廷人员他们有过耳闻,急忙半跪在地上。

    “拜见阁主!”童贯本就是吐血半跪着,所以他只需要张张嘴。

    此言一出,让所有人炸开了锅。

    居然是武阁阁主!

    竟然如此年轻?

    我估计还未而立吧!

    一个武阁阁主居然是一位毛头小子!

    ……

    “哇!”钟灵大呼小叫起来“娘亲,武阁到底是什么呀?”

    然后还是没人理会她。

    让江湖上认为是神秘的事情有许多,武阁的阁主是谁?这是一个很吸引人的问题,只是没人见过。

    虽然乔峰知道赵頵便是武阁阁主,武阁也是朝廷所有,但他却从未与丐帮众人提起过,原因便算是赵頵曾在大牢内‘救过’他乔峰一把吧。

    慕容复静止站在原地不动,眼睛红满了血丝盯着赵頵,手臂颤抖着。慕容复的颤抖不是恐惧,而是兴奋。他原以为赵頵贵为宋廷王爷,不会出现在这种场合……他真正的可以报仇了!如今他实力大涨,即使当年赵頵那惊天一掌,让慕容复逐渐提升的内功修为开始忘却。

    乔峰亦是如此站在原地。

    那些站在原地不知道是上去做证人还是,先在人群中继续看看情况的,赵钱孙等人有了些犹豫。

    “武阁阁主?!”全冠清白世镜几人不禁哑然,眼神带着不可置信盯着赵頵的侧脸。

    杨旋与吴清源准备走到赵頵身旁,然后两人不约而同回头走到依旧是半跪着的童贯身旁,将其拖到赵頵身边。

    赵頵站立着不动,抬着头再次看着四方江湖人“诸位,你们或许很好奇武阁到底来自哪里?”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神。

    江湖上追风捕影的消息太多,关于武阁的来源也是太多,有人说是朝廷,有人说是民间大商人,有人说来自神秘的西域,亦是有人说天下诸多门派组织而成的。

    “此时本王应该驻守在西夏边境。”

    此言让所有人都吃了一惊,驻守边境不就是代表了赵頵是朝廷的人?本王也差不多能知晓赵頵来自哪族了!此刻便有人破口大骂,朝廷多管江湖闲事。

    “如今,西夏国屯军三十万已经了大举入侵中原的迹象!而观以往数十年来,辽国、西夏与我们大宋作战方式,不外乎就是贪图大宋子民钱财物资等,他们自己不是擅长生产却以这杀戮掠夺来填补物资……”赵頵说着“匹夫而已。”

    萧远山闻言额上青筋暴跳着,心中杀意不断暴增,手中汇聚着浓厚的内力。

    “阿弥陀佛!”

    萧远山忽然心神一震,震惊地说道“怎么回事?”刚刚他忽然对赵頵狠生杀意,几乎都快克制不住了。

    忽然萧远山听到。

    “杀!”

    “杀了你这汉人!”

    忽然间在人群中有着数十位‘江湖人’摘了头上的假发,抽出弯刀跳过人群,皆是疯狂地朝着赵頵砍去。

    慕容复微微张嘴。

    这是?怎么回事?一品堂的高手怎么忽然间暴起杀人?

    赵頵嘴角微微勾起。

    吴清源与杨旋面色大变,连忙架起招式保护着赵頵,而依旧半跪着的童贯却是急忙架出姿势。

    “党项人!”一些在西夏边境的江湖人知道,党项人秃顶,两鬓留着。

    “居然混迹在人群中!”

    直接空中飞舞着数十位手持弯刀的党项人,神色带着仇恨飞向赵頵。

    乔峰二话不说直接使出降龙掌,而吴清源与杨旋以着赵頵为中心旋转方式守护着。

    所有汉人皆是拔出兵刃,杀向那些西夏党项人。

    顿时间血流成河,血腥味铺天盖地。

    慕容复弄不清楚,这些人疯了不成?

    说好看他眼色就放出悲酥清风,却没想到这些人居然如此莽撞直接杀出,居然为了贪图赵頵人头,全部不听指挥。

    移魂大法最高之处,便是在细微,在不为人知的方法下挑动人最初的想法。

    刚刚赵頵所言的国家之别,家国之恨一样。

    “嗯?”赵頵说道“居然有这么多西夏党项人啊!”

    ……

    “刚刚是蛊惑之音,老衲倒是没想到施主竟非汉人啊!”老和尚沉声说着。

    “蛊惑?”萧远山喃喃自语着,眼睛瞧着站在赵頵周围死去的党项人。

    萧远山此时简直是无法想象,仅仅几句话就能勾引自己杀意纵横,难以想象那场中的武阁阁主到底是何存在。

    “施主你是党项人?”老和尚问道。

    “不是!”萧远山摇了摇头。

    “那老衲也知了。”

    ……

    慕容复感觉到他头疼难忍。

    “刚刚发生了什么?”

    仿佛是所有的人都无法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一样!就好比持剑刺穿一位党项人心脏的一位剑客,也好比乔峰使出降龙掌击杀十多位党项人一般……

    所有人都不知晓发生了什么。

    丐帮长老双手皆是沾满了鲜血,怒骂到“该死的西夏,居然派人到在这里埋伏!”

    “乔峰!”

    乔峰一愣神看着赵頵。

    赵頵说到“你对马大元如何呢?”

    赵頵此言让身在丐帮人群中的康敏心中一跳。

    乔峰立马说道“大元帮主待我如兄弟,我亦是对其如此!”

    赵頵说道“那本王问你,若是你大元妻室被人玷污怎么办呢?”

    此言一出,让所有丐帮弟子们皆是面色一变,皆是不约而同地瞧着康敏。

    康敏面色发烫,这到是更让一些江湖人心神震荡。

    “乔某当然杀之!”乔峰说道,他回想起了马大元因为救他导致内功丧失,因为当时的丐帮长老们认为马大元占据重要职位,又重新设立一个副帮主。

    这让马大元最后郁郁而终。

    “你杀之是吧!”赵頵一双眼睛盯着乔峰反问道。

    “没错!”乔峰斩钉截铁说着。

    全冠清与白世镜闻言面色抽搐。

    “那好啊。”赵頵说到“不知道本王可以不可帮你代劳?”

    “这个……”乔峰低吟几分说道“可以……”

    乔峰话还未完。

    只见赵頵一巴掌扇向全冠清与白世镜的方向。

    顿时间众人再次见到狂风一阵,吹得所有人睁不开眼眸,却是在丝毫间见到。

    全冠清与白世镜二人似乎被某种力量扇飞,两人皆是吐着鲜血,滚落在地上。

    “这!”乔峰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地瞧着全冠清与白世镜两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