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独奏诸天 > 正文 第十五章:周一仙遁走,李顺恒追击

正文 第十五章:周一仙遁走,李顺恒追击

    对待天命之子,李顺恒想来并无什么多余的感想,任由对方发展,前提当然是不要挡路,阻止他在境界上的提升。

    张小凡此人在原著剧情中命运多舛,经历坎坷,但内心坚韧不拔坚守心中自己的正义,后渡过重重心结磨难,获得天地机缘,终成神州第一修士。

    对于李顺恒来说,他感兴趣的是道法惊天的张小凡,至于现在的张小凡只能让他稍微意外罢了,而这种意外也仅仅是张小凡拜入青云。

    李顺恒思索片刻后便化作黑光,继续朝着不远的渝都城前去,根据神州城镇地图大致就在前方不过百余里。

    李顺恒化作黑光瞬间落在前往渝都城的大道路上,朝着前往渝都城赶去。

    一刻钟后。

    李顺恒进入了人流密集的渝都城内,行走在人群之中,一双淡漠地双眼寻找着幽姬或者有着特点的‘仙人指路’的白布杆。

    走出七八里的街路后,在路径一家菜馆之时,突然感到幽姬的法力波动。

    正当李顺恒想要走入菜店之时,突然感受到里面一股庞大的法力波动,随后整个菜馆房屋颤动,里面冲出许多面色惊慌的顾客,这些顾客皆是慌张的远离饭馆。

    此时李顺恒抬起头瞧着天空,只见幽姬化作幽蓝色光芒冲在渝都城上方,一双眼眸冰冷地扫视着四方远处。

    “这种挪移符箓谁能拦得住!?”幽姬骂到。

    开始她以着顾客的身份将周一仙恭敬地请到了一家被他魔门弟子掌控地饭店之内,悄悄地布下了阵法,防止对方施展挪移符箓逃离。

    周一仙倒是大大咧咧没发现这些异常,只到了后面幽姬自报身份说想要请周一仙前往南疆一处,为他们推演一件重要物品时,周一仙立马便‘翻了脸’惊恐地对着幽姬说道:他其实就是一个江湖骗子,就是看着你样子好骗,才心生贪财之意,其实他并不会什么奇门遁甲推演一术!

    倒是幽姬却是不相信,因为他青龙大哥都说过此人在阵法上造诣非同小可。幽姬一开始极为有耐心,并且许诺诸多好处给周一仙,但却见对方就是不承认会推演一道。

    多番劝导下,幽姬对着老头感官也是差到一个程度,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一句话都是骗人的,要不是需要完成青龙和李顺恒的任务,幽姬对于这种地痞无赖般神棍真的会被气死。

    可惜劝来劝去,周一仙一直在说着不去魔教不去魔教!对于周一仙这种敬酒不吃吃罚酒的态度,幽姬也不禁怒火中烧。

    凭借自己一身道行,管你会不会!直接强行带走!倘若真的不会,便直接杀了!也算是为了被你欺骗的人给个交代。

    但等幽姬动手的瞬间,那周一仙瞬间面带嘲笑的笑容直接消失在桌面之前,留下一张变得褶皱的黄色符箓,然后便是幽姬一瞬间腾空飞离了渝都城,判断对方朝着哪个方向遁去了。

    而然幽姬此刻站在渝都城上空,一双阴沉地眼睛盯着四方,忽然在此时一道低沉的声音响起:“东北方向!”

    李顺恒早就知晓周一仙拥有转换空间的挪移符箓,而他在天帝年间对于这种将阵法刻在符纸上手段也懂,顿时间便洞悉了周一仙遁去的方向,至于多少里地?

    以着李顺恒目前残魂状态无法判别。

    便直接传音给幽姬!

    “先生?你怎么来了?”

    “别说废话,周一仙此人向来神秘,带上人跟我!展开百里范围搜索!”李顺恒冷声说道,随后在渝都城许许多多围观百姓的目光下,化作一道黑光瞬间朝着东北方向飞去,转眼间消失在天际之间。

    幽姬一愣神,她见到李顺恒的一瞬间,便立马想起了远在南疆的大哥青龙的安危,心中暗想到:好端端地,大哥你怎么没有守住他,让这柄魔刀出来!

    随即幽姬瞧了四周一样,希望看到自己兄长,但是并未发现。

    她一身紫色衣裳在天空飘荡着,朝着四周环顾。幽姬往这下方看到渝都城的百姓皆是见到自己,都有些惊慌四散的现象,心中想到:糟了,莽撞了,此处乃是青云地界,恐怕不能长时间滞留,罢了跟紧他吧!

    随后说道:“各位弟子,跟紧本圣使!”

    咻咻咻,数十道破空之声,朝着东北方向而去,全部化作流光。

    在无数百姓目瞪口呆的面容下离去。

    而然在渝都城另一处,响起了阵阵钟鸣。

    这乃是渝都城百姓见到魔教弟子出现后传送讯息给青云山脉的一法宝。子铜音钟拥有数十个,分别坐落在青云门四周城镇内,而青云门内有一母钟,一旦子钟响起,便会牵扯到放置在青云门山内的母钟响起。

    让青云门弟子能做好御敌准备。

    子母传讯道钟乃是青云风回峰首座曾叔常炼制的法宝。炼制此法宝的缘故就是在百年前青云被魔教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打了个措手不及,见此青云掌教道玄便吩咐门下弟子能否制造这般能够即使警戒的法宝。

    一来可以为青云门提前警戒敌人,二来也能为百姓除去妖魔祸患。

    一刻钟之前与李顺恒高空相撞的青云弟子们现状。

    呸呸!

    杜必书从烂泥堆中爬出,满脸沾上污泥,嘴中更是黑泥。杜必书爬出坑后呼出一口气,瞧着天上一卷卷的如波涛云朵,心中有些恼怒那个飞行极快的修士。

    破开大骂了几句:飞行不长眼睛的混账,敢去投胎吗?

    杜必书环顾四周树木,以及不远处哗啦直下的瀑布,扯着嗓子大喊。

    “老七!灵儿师妹!”

    半天没有人回声,杜必书倒是没有太过担心,毕竟三人皆有道行在身,就算在数百丈高空摔落也不会丢了性命,最多重伤,重伤了的话,也有青云门灵药在。

    “师兄,我头好晕啊!”田灵儿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杜必书抬起头一看,顿时间便惊呆了,只见田灵儿挂在一颗茂密的大树枝桠上,身上那身由龙首峰特有蚕丝编织而成的红衣裳,早已破烂的不成样子,想来是从高空掉落摔进着枝桠繁多的树内挂烂的。

    杜必书一脸尴尬,将满脸通红的田灵儿弄了下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