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技能不正经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投票

正文 第二百五十九章:投票

    泥甲猪王剧痛之下狂暴所产生的破坏力十分恐怖,所过之处大树纷纷断裂倒地,倒下的树干挡路也在它铁头钢牙的冲撞下再次分为多截,地面狼藉一片。

    陈防狼狈逃窜,试图撑到泥甲猪王被捅进体内的长枪绞烂内脏,但是白打的武器耐久度不够,只搅动三四次后就夹断消失,虽然也重创了猪王,但是没能扩大伤害,无法对猪王造成致命的损伤。

    即墨见猪王不理会她的攻击就改变策略,月刃改变方向,对猪王的腿部关节或是跟腱下手,企图瘫痪它的运动能力,但是猪王不只是身披有厚厚的泥甲,就连腿部也裹一层泥浆,月刃即便切割穿泥层,所造成的攻击效果也不是很明显。

    踩在一棵大树翻身躲过猪王的冲撞,陈防空中旋身落地,惯性下后滑,同时摆出拔刀姿势,趁着猪王撞断大树还未回身之际,陈防拔出第一刀。

    身影乍没,弧光闪过,陈防出现在了猪王眼前五米的位置,凄厉的猪叫身响起,猪王腹侧拉出一道大口子,鲜血喷涌而出。

    未等猪王叫声落下,强忍呕意的陈防回身又是一次拔刀闪,再次回到原来的位置,只见猪王脖颈处泥甲只是断开,底下的**却没有受到任何伤害,但是它身后突然出现了黑夜白昼两位新娘,大镰刀交织劈下,斩皮入肉带起了血花。

    泥甲猪王腹侧脖颈遭受到重创,狂性更是大发,转身掉头犹如火车般冲向陈防,即便因为剧烈的运动使伤口处流露出内脏,也没有停下。

    陈防呆立原地,喉咙里梗着一口内容物,他硬生生咽下,面对猪王的突击,他必须做出反应,要不然即便有即墨的护盾,被狂暴中的猪王撞到,那也是非死即伤。

    “小心。”即墨看猪王冲来却不动的陈防,十分焦急地喊道。

    陈防忍下呕意,伸手朝头一伸,抓着扯住头发当缰绳稳住身体不被抛下的小狐狸,在它满是疑惑的叫声中抛向了空中,然后在猪王獠牙快要顶到胸口之前,对在半空中手舞足蹈的小狐狸发动了冲锋技能,一下子躲过了猪王的撞击,并且陈防在快要撞小狐狸的时候取消冲锋技能,半空中调整姿态向下摆出拔刀姿势,瞄准正冲向前方猪王的脖颈处那道被劈开的缺口,发动了第三记拔刀闪,银光落地,瞬息之间陈防以半跪的姿态出现在了地面。

    与此同时,泥甲猪王从陈防身后左侧擦肩而过,直接冲出十几米后缓缓停下,接着一阵血雨喷出,泥甲猪王的脑袋从脖颈处滑落,庞大的身躯轰然倒地。

    “呕”

    陈防忍不住了,直接双手撑地吐了个稀烂,因为强大的消化能力,他胃里没用东西,所以吐出来的都是胃酸胆汁,胃酸落地后,地面的枯枝落叶冒出丝丝白烟,眼见的速度被腐蚀,陈防边吐边惊,自己这还能算是人吗?

    “没事吧。”

    即墨赶紧跑过来帮陈防拍背,担心的同时也对陈防刚刚惊艳的战斗很是赞叹,特别是将小狐狸抛空中的灵性冲锋,和之后的落地斩杀,实在是神仙一般的操作,这不但需要强大的战斗思维,还要对距离的计算十分到位,毕竟当时泥甲猪王可是在移动之中,稍有闪失,不是没斩到,就是斩到以后被猪王惯性撞击带走,十分惊险。

    实际陈防刚刚只是超常发挥而已,灵光一闪的产物,以后能不能做出来还不一定。

    “有……有事,我现在饿晕了,快……扶我去车,煮点东西给我吃。”陈防一脸惨白,他觉得自己快饿晕了,手脚无力不说还两眼冒金星,于是立马召唤出三蹦子,指着后车斗的火锅对即墨说。

    即墨一脸的无奈,现在煮东西给你吃?有没搞错。

    这边猪王的战斗虽然结束了,但闻人那边还等着过去呢,可陈防饿得四肢无力,如果不进食饿晕了还好,要是饿疯了就不妙了,即墨只好扶着陈防坐到三蹦子,然后给锅里加水,利用车的食材,涮东西喂给陈防吃。

    闻人他们阻挡了过来驰援的泥甲猪群,方大召一人挡在了前方,硬是吃下了不少攻击,好在他皮厚抗得住,闻人拿着长枪不断攻击试图绕过方大召的泥甲猪,将它们打了回去,依依芽芽发挥出爆炸的输出,将这群泥甲猪打得嗷嗷直叫。

    当受伤和死亡的泥甲猪数量不断增加时,余下还能动弹的泥甲猪开始撤退,本着斩草除根不留后患的念头,闻人他们压了去,只追到泥甲猪的老巢才将其全部消灭。

    因为担心陈防那边的情况,闻人他们在杀完泥甲猪后,立刻赶了回去,然后就看到了令人无语的一幕,只见狼藉的林中,一辆三蹦子后斗一个锅正冒着热气,一男一女正相互依偎着,其中女的正给男的涮食材还悉心喂入其口中。

    “有没搞错,我们那边大生打死的,你这边倒先吃了,还让我姐姐喂,过分了啊。”闻人一身泥泞带着其他人走了过来,看到陈防正靠在即墨身被喂着吃东西,立马瞪大的眼睛怒喝道。

    陈防苦笑,他也不想啊,谁知道战斗会导致饿得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这还是没召唤出大小乔出战的情况下。

    如果以后召唤出大小乔战斗,我会不会只能是坐在车涮锅看戏啊,要不然可能都坚持不了一分钟就饿晕了;又或者让大小乔出战的时候,自己来回跑,跟人打一半的时候,跑去吃东西垫肚子,然后又跑回去战斗,这……这也太不着调了吧,陈防心中模拟了一下以后的战斗场景,顿时感觉不太好了。

    “陈防刚刚跟泥甲猪战斗消耗太过,饿得没力气动手,你别怪他。”即墨解释了下,然后又说道:“战斗中他消耗加剧,又加双生树种的消耗,这种情况以后不会少,大家以后看着点。”

    “啊,那兄弟以后不是要边打边吃,这是不是太……太危险了。”方大召一脸艳羡地看着靠在即墨身的陈防,他原本要说奇葩的,但想来不好便改了口。

    “这种情况会慢慢变好,人体的耐受里会让他渐渐适应,而且随着体质增强,他对饥饿得承受力也会增强,以后就算再饿也不至于连动手的能力都没有。”即墨说道。

    “那还好,我还想着如果以后陈防天天战斗一半跑去涮火锅,这画面可就太美了。”

    “哈哈哈。”

    闻人说着说着经不住脑补大笑出声,其他人也在控制不住联想了一下,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陈防满头黑线,但又无可奈何,因为这几乎是他以后战斗中必不可少的情景。

    三蹦子的食物不多,陈防吃完也就恢复到能够举得起筷子的程度,不过现场有这么多泥甲猪提供肉食,倒也不用担心食物不够。

    陈防吃担心,其他人帮忙处理泥甲猪,先剥离,再剥皮削肉,然后由依依芽芽两人拿过去给陈防。

    剥离泥甲猪是大伙一起动的手,除了泥甲猪王外,还有近四十只泥甲猪,即墨做了安排,三个大人一人分了十头,两个小萝莉分了剩下的,然后得到的收获数量如下:

    即墨:一份泥素。

    闻人:两份泥素。

    方大召:十份泥素,三颗初阶五级核心,四颗中阶二级核心。

    依依:三份泥素。

    芽芽:两份泥素。

    有了如此明显的对比,队伍里谁是黑手谁是红手一目了然。

    “我觉得为了大家的收益,以后所有的剥离工作还是由我来吧。”

    方大召提出了建议,同时眼睛偷偷瞄了在场的所有女性,心中暗想,这老天果然公平,这人是漂亮的无话可说,但那手黑的也真是可以。

    按照网给出的几率,一般来说变异兽能剥离出核心的几率大概在20%左右,按十头泥甲猪算,怎么也有一两颗吧,可特么的这些女人一个都没有,这也太黑了吧。

    陈防倒是觉得这种结果很正常,即墨她们运气不好手又黑,这是以前就知道的事,所以对方大召的提议,他举双手双脚赞成。

    辛辛苦苦打一场战斗,如果不能保证收益,那还不如回家睡觉,又何必出来冒生命危险。

    “我作为队长,对任何意见都很重视,不过为了体现民主,大家一起对这个胖子的提议进行投票。”

    即墨从来都是云淡风轻的仙女样,但是只要关乎与剥离和手黑的事,她总是表现的十分不一样,这不平时十分有礼貌的她,居然咬牙重音说出“这个胖子”四个字,可想情绪是如何起伏。

    方大召觉得即墨看他的眼神有点不对劲,似乎有埋了他的意思。

    我做错了什么?方大召流下了冷汗。

    “我反对这个提议,剥离是每个人都有的权利,不能因为收益多少,就剥夺他人的权利。”即墨双臂抱胸冷眼扫视表明态度。

    “我反对队长的说法,明知道手黑就不应该再进行剥离,这是对大家辛苦战斗,期待收获的一种亵渎,也是一种浪费。”方大召平时瞧着怂怂的,但是在认为自己对的时候也是很能刚的一个人。

    即墨眼瞳一缩,她自然知道方大召说的没错,老是剥离不出东西,就应该收手,但她就是忍不住,这种执念管不了,都有点心魔了。

    “我反对。”闻人无条件站即墨这一边。

    陈防之前挺了方大召。

    现在二比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