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技能不正经 >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308玄学秘术

正文 第二百六十章:308玄学秘术

    关于针对让方大召独自剥离的建议,最后还是被采纳了,因为依依芽芽无条件站陈防这边,再加小狐狸也是,即墨不得不服从与多数人的决定,任命方大召为剥离大总管。

    方大召也是个妙人,得到这项权利以后,没有独断专行,而是宣布了一个政策,那就是九抽一,意思就是每杀十头变异兽,将拿出一头来给其他人试手气,这项政策的出台,得到了队伍老大即墨的高度认可,陈防等人倒也没有意见。

    “兄弟,还剩一头泥甲猪王,你杀得你来剥离。”方大召看着地的猪王说道。

    “我看你运气不错的样子,要不你来吧。”陈防想摸尸,但不想将人品浪费在这种小怪身,于是便拒绝了。

    “我也不行啊,别看我平时手红,但是遇到这种大怪,从来有没剥离出什么。”方大召如实说,这是真的,摸尸小怪,他手气不错,但是大怪,十有仈jiu是咣,也不知道为什么。

    “咳咳。”即墨站在一旁干咳,眼睛瞄着陈防透着期盼。

    陈防听到了,看着即墨殷切的目光,口中一叹:“即墨,你这样子是永远逃脱不了黑手的诅咒的。”

    “我说了我不是黑手,不信,你把这头泥甲猪王让给我剥离,一定能出好东西的。”即墨固执地说道。

    陈防见即墨如此固执不肯承认的样子,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看向远方。

    “我运气不好,你们也是知道的。”陈防站在三蹦子目视前方很是深沉地说道。

    即墨他们看着陈防不知道他在装什么逼。

    “但是我有一门不传之密却能够改变这种状态,让一个人的运气达到顶峰,想什么来什么。”陈防缓缓说道,当然这话夸张成分极多。

    “依依,你叔叔说的是真得吗?”即墨不敢相信世间有这等秘术,便询问跟依依。

    “好像有得,以前叔叔让我和芽芽跟他跳舞,然后就得到了好东西,我的能量炮和芽芽的炸弹都是叔叔弄得。”依依低声地回答道,她说的是陈防以前有献祭法阵的事,显然她会错意了。

    即墨眼睛一缩,这等逆天的秘术,好想学啊。

    “你想学吗?”陈防仿佛知道了即墨的心里话一般,问了出来。

    即墨有些矛盾,说想吧,这不就等于承认自己手黑了,说不想吧,其实自己貌似确实手黑,好纠结啊。

    “兄弟,真有这等秘术?别唬人啊,我怎么不相信啊。”方大召一脸的不信。

    “哼,愚昧,我种花家玄学岂是唬人的,看来我不露一手,你是不知道我的厉害。”陈防冷哼一声跳下三蹦子大叫道:“来呀,沐浴更衣。”

    陈防说完双手大张闭眼仰头,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但是在场的所有人没有任何反应,都惊疑不定地看着他,以为陈防在发神经。

    “咳咳。”陈防等了一会才回过神来,有点尴尬地干咳了下。

    哎呀,差点忘记了,308宿舍秘传玄学之术只有我会,现在没人配合。

    说起308宿舍秘传之术,是陈防和舍友在经过无数次抽奖,总结所有玄学之术后汇合整理出的一整套流程;分攒人品,定方位,祭祀三个阶段,其中攒人品时间最长,最短为期七天;祭祀又分斋戒三天,祭前沐浴,摆祭品行仪式三个步骤,其中斋戒三天也包括在攒人品的七天之内,因为洗澡要换衣服,换的衣服还要自己洗,泰国麻烦就被省略了;定方位就简单了,网查查看当天的财神位在那方就好。

    “唉,忘记了这秘法现在只有我一个人会,罢了,给我搭把手手,让你们见识一下。”陈防说完走到被泥甲猪王撞断的树前,切割下几块木头。

    陈防招呼着其他人帮忙。

    即墨等人见陈防煞有介事的样子,虽不解但也动手帮忙,不一会一张简易的供桌完成。

    接着陈防白打出一把小刀,拿起一段木头雕刻了一个财神爷的木像。

    “这个木像的是谁?你爷爷?”闻人疑惑地看着陈防雕刻出来的头戴一顶奇怪的帽子,笑脸长须,身穿古怪长袍的木像问道。

    “他要是我爷爷,我睡觉都能笑醒。”陈防说。

    财神爷当爷爷,不敢想啊。

    “这是我家乡的神仙,负责管理世间财富的。”陈防解释道。

    “你也信神?可是你不是旧日荣光的人啊。”闻人不解,这个世界从第一纪元结束后,信仰神的就只有旧日荣光的人,但陈防显然不是,所以有些费解。

    “切,别拿那些人信仰的歪瓜裂枣跟我家乡的比,没得比,还不是一个系统一个层次的。”陈防语气中带着不屑。

    雕刻好了财神爷,按照这个世界的日期,计算了下今天的财神方位摆好了供桌,又再做了几个木盘子和木香炉,陈防去附近摘了几种椰果当贡品,然后削了三根木棍烧插好,摆弄完一切后,他一本正经地站在了供桌前。

    “原本这样马虎应付是不行的,很多步骤都省略掉了,效果会差很多,但是为了让你们见识一下我所说的秘术,只能先将就下。”陈防十分严肃地说了句,然后白打出一把长剑拿在手中,眼睛肃穆地盯着前方。

    即墨等人看陈防庄重的模样,下意识咽了口口水。

    “额,忘了问了,这泥甲猪王最好的掉落……能剥离出的最好的东西是什么?”陈防摆了一会姿势后突然问道。

    “泥素,元素核心,还能是什么?这又不是异种和遗迹生物。”闻人奇怪地看着陈防,这是常识了。

    “就不会有什么稀有的东西?”

    “你想多了,又不是高阶变异生物,除了亲和物质和核心,没有其它。”

    “好吧,我这有点大材小用了,不过既然已经摆了,那就开始吧。”陈防一脸地失望。

    接着陈防挥舞着长剑耍了一套乱七八糟的剑法,口中还念念有词,看得其他人头晕脑绕的,不知道他在发什么神经,就这样持续了七七四分十九秒?陈防停了下来,拿起供桌的木碗含下一口水,并喷在了剑,然后跃起一个翻身落到泥甲猪王尸体前,左绕右绕了一番后停了下来。

    “剥【】离术。”

    陈防瞪大眼睛伸出左手往泥甲猪王身一贴,暴喝出口,只见他手光芒闪现,然后啥也没有,这显然是没剥离出任何东西。

    陈防呆立当场,目光迷离,似乎有些不敢相信自己没剥离出东西的样子。

    “咿,我以为你真有秘术,结果就是样子货,搞得紧张兮兮的,结果什么都没有。”闻人走到陈防身边仔细查看,还翻了翻手,在确定没有任何东西以后,一脸的嫌弃,刚刚她还等着见证奇迹呢,结果陈防现场翻车了。

    即墨一脸的失望,她刚刚瞧陈防的态度,心里是真信了,还满怀期待呢。

    “你叔叔以前也是这样做的吗?”即墨不死心问依依。

    “不是啊,叔叔以前是用法阵的,还要大家一起跳舞。”依依摇摇头,她也不知道叔叔现在为什么弄得跟以前不一样。

    应该是准备不够吧,他刚刚好像说过,即墨心想。

    “兄弟,算了,没有就没有吧,别伤心,起码这猪王身的肉够你吃一顿的。”方大召拍着陈防的肩膀安慰道。

    陈防被拍了一下回过神,听到方大召的话后说道:“谁说什么没有,我刚刚只是在等着东西成形呢。”

    众人懵了,他们明明没看到任何东西,为什么陈防说得到了东西,这不是瞎掰嘛。

    “看这是什么。”陈防左手一翻,一颗土黄色圆珠子躺在了他手心。

    闻人看到陈防手突然多了东西,顿时瞪大了眼睛,她刚刚明明确认过陈防手是没有东西的,这圆珠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这什么东西啊?”

    方大召拿起圆珠子对着日光一照,然后看到里面有一只泥甲猪状的虚影,不禁大声喊道:“我去,灵魂珠。”

    “什么?不可能,灵魂珠只在高阶变异生物身听说出现过,从来没听过高阶以下的变异生物能剥离出来。”闻人不信,一把拿过方大召手的珠子,也拿在太阳底下看。

    “还真是,不可能啊。”闻人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但是珠子里面的泥甲猪魂确确实实摆在眼前,由不得她不信。

    即墨也接过来看了下,看到里面的虚影之后,给了十分肯定的答案,这就是灵魂珠。

    灵魂珠的主要作用就是熔铸到武装当中,可以让武装附带这灵魂珠中变异生物所拥有的技能,同时还可以化形成十分威武的兽铠造型,功能强大但十分稀有,一般只能够在高阶变异生物身剥离出来,中阶以下从来没出现过。

    “你是怎么办到的?”闻人一脸惊讶地看着陈防。

    “呵呵,这下信了吧,我这套秘术,可是能将不可能化为可能。”陈防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

    实际陈防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剥离出灵魂珠,刚刚他在剥离的时候,只是正常操作,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剥离术使用完后,他感觉从泥甲猪王身飘出一股能量,并且汇聚到手似乎在凝结成什么东西,有些奇怪的他当然不敢动了,为了确保不是什么麻烦事,他特意打开面板查看了下状态和信息,但都很正常没有异样,直到手能量汇聚完成后,才亮给了其他人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