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技能不正经 >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教学

正文 第二百六十一章:教学

    灵魂石这种本不该从高阶以下变异生物身剥离出来的东西,在陈防手出现,震惊了即墨闻人和方大召三人,他们对陈防惊为天人的同时,纷纷向他提出了学习那套308玄学秘术的要求,其中特别是即墨,所爆发出的热情,几乎让陈防扛不住。

    “这套秘术最首要的就是心诚,我家乡有句话说心诚则灵,如果只是抱着想要好东西的念头,那是很难得到你想要的。”都是自己人,她们要学陈防不会不答应,于是郑重其事地说道。

    “额,兄弟,你这话有矛盾啊,使用秘术不就是为了得到好东西吗?那肯定是抱着这个念头了,这也是心中诚实啊,为什么反而不会得到东西?”方大召一脸的疑惑。

    “哼哼,所以小同志你的觉悟不高啊。”陈防眼露不屑,你拜的是财神爷求财,但本心却是为自己的贪欲,满足自我,这能行?财神爷岂不成了你工具,换了哪个神仙会高兴,所以心诚的对象应该是财神爷而非自己。

    “陈防的意思是在祭祀的时候不要有任何杂念,要是心中抱有贪念,那秘术就不灵了。”即墨若有所思地说道。

    “看看,这位女同志觉悟就很高嘛。”陈防赞叹地看了即墨一眼。

    方大召还是十分迷茫不理解,陈防可不管那么多,法不轻传,悟没悟那只能看你自己的造化。

    “陈防,我想试试。”即墨殷切地看着陈防,她想尝试一下。

    陈防想了想也并无不可,但是预防针也要先打下便说道:“可以是可以,但是我不保证对你有效,毕竟我家乡的神仙不一定认可你。”

    “我明白。”即墨点头,即使这样她也想试试。

    于是闻人带着方大召和两个小萝莉去狩猎变异兽,即墨留下来跟陈防学习秘术流程和祭祀过程中注意的事项。

    大概过了一小时,闻人他们回来,手拖着两只变异兽,一头水种月白熊,一头火种尖角兽,都是中阶一级的水准。

    水种月白熊尸体放在供桌前方的地,即墨摆自己采摘的野果放到木盘里充当祭品,然后有些紧张地握着一把陈防刚刚削制出来的木剑站在供桌前。

    “别紧张,按照我刚刚教你的做就是。”陈防满怀鼓励地对即墨点点头。

    即墨点头回应,然后深吸一口气按照陈防教授的流程开始祭祀。

    一套在陈防身看着乱七八糟的无名剑法,即墨用起来像是剑舞,轻巧飘逸仿佛是在表演。

    “悠悠天地,焕焕冥灵,友有杨花娇暮春,我独g盘dj热,见怜求相应。”

    “现献祭我友方大召的气运,望获得旺气加持。”

    如果是种花家的人来听,一定知道即墨说的是什么,这是把方大召给献祭了,而且还是对方在场的时候,太不厚道了。

    这段祷词是陈防用汉语教的,即墨是照着念,所以她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意思,以为是秘术咒文,学得非常认真,连陈防语调也模仿了过去,并且还抑扬顿挫吐字清晰,这让陈防十分佩服即墨一个从没接触过汉语的人,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一段话学得这么溜,佩服其强大的语言天赋。

    祷词念完,即墨翻身一跃落到月白熊身旁,左右来回环绕三次,然后一脸郑重地伸出手,朝着伸出兽娇喝一声,手中发出光芒。

    众人立马凑过去,只见即墨手多了两颗核心。

    为什么会有两颗核心,这不科学啊,大伙倒吸一口凉气。

    “有效,哈哈,有了秘术看以后谁还敢说我是黑手。”即墨开心地挥舞着手的两颗核心跳来跳去,她现在的形象一点也没有平时清冷的模样,倒想是个得到了糖果的小女孩一般。

    “不可能啊为什么会有两颗核心,难道兄弟你得秘术如此强大,能够复制?”方大召瞪大了眼睛一脸的震惊。

    “这个我也不知道啊。”陈防挠挠头小狐狸的背也是疑惑不解,说实话,玄学是什么样子的存在,种花家的人都知道,你若较真那就输了,但是你不当真的时候,又经常被玄学现场搞懵,所以信还是不信,全靠自己。

    是不是因为世界不一样,所以玄学在这个世界也表现的不一样?就像星空角斗场那辣眼的祭祀仪式也产生了变化,陈防摸不着头脑。

    即墨高兴了一会儿便停了下来,她恢复冷静后也对能够剥离出两颗核心感到好奇,不过思索了一番,想到了一种可能,于是便让人破开月白熊腹部,当看到胃囊里一只正被消化的小兽后,答案就明了了,这说明陈防的秘术并没有复制的功能,但是依然强大,起码活到现在从来没有剥离出核心的即墨,一次剥离两颗核心,就很能说明问题了。

    “兄弟,请一定要教我呀。”方大召抱着陈防的大腿大叫道。

    “法不轻传啊。”陈防一副得道高僧的样子。

    “兄弟,只要你肯教我,以后啥都听你的,叫我撵鸡绝不打狗。”方大召一副这狗腿我当定的模样。

    “好吧,但是我只教一次,能不能学会,只能看你自己了。”陈防说。

    方大召听了很高兴,于是很认真地学了起来,而闻人和依依芽芽也过来凑趣,她们只是觉得好玩。

    接下来在他们四个学会以后,又去打了几只变异兽回来,然后按照陈防教得,各自祭祀了一次,连带方大召本人,一共献祭了他自己四次,但是这四次中只有在接着即墨后面祭祀的依依成功了,得到了一颗冰种洌猫灵魂珠,其他人全部失败,而且毛都没得到一根。

    又是一颗灵魂珠,这无疑证明这套308玄学秘术确实能够改变常识,从中阶变异兽身剥离出从来没有人剥离出来的东西,也让陈防意识到并不是因为自己是特殊存在而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只要掌握了这套秘术,是个会剥离术的觉醒者都能够做到的事。

    由此陈防做出了以下总结,第一,308玄学秘术在这个世界是有效的,能够使剥离术产生变化,得到好东西;第二,秘术一天可能只能使用三次,这是猜测,但是概率很大;第三,作为祭品的方大召运气会变差,因为就在刚刚他自己献祭完自己以后,一共被天落下来的鸟屎砸了三次,走路被绊倒两次,至于其它还需要观察。

    陈防将述三点告知其他【】人后,他被方大召不断的抱怨,为什么要拿他当祭品,太伤人了,陈防连连道歉,没办法,以前在宿舍抽奖,都是相互献祭舍友玩儿,已经习惯了。

    “我会不会一直倒霉下去啊?”方大召从地爬起来一脸悲催地说,这是他第四次无缘无故跌倒了。

    他的问题陈防也不知道啊,只能表示运气这东西都是否极泰来,倒霉透了运气就来了。

    倒霉透了才会改变,这不要命嘛,方大召郁闷。

    搞了半天祭祀天都快黑了,众人收拾一番打道回府,准备回到树屋那边去过夜。

    虽然今天找到的是泥甲猪而不是钢鬣猪有些失望,但是也不是没有收获,起码陈防的秘术让大家十分振奋,这可是发财之术,单单两颗灵魂珠就已经不下五百金币了。

    “我有个问题,明明地有钢毛,为什么我们顺着脚印找过去的会是泥甲猪,要知道泥甲猪的毛可是不一样的。”闻人问道。

    “有一种可能,那就是钢毛可能是住在泥甲猪老巢附近的猎食者掉落的。”即墨猜测,她的说法可能性很大,一般来说顶级猎食者都喜欢住在猎物丰富的地方。

    “那你们说我们会不会遇到这只变异兽啊。”

    方大召郁闷地擦去刚刚掉落在肩膀的第n涂鸟屎,好倒霉啊,兄弟也是,怎么拿我的运气做祭品,现在好了,自己都快被鸟屎淹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恢复过来。

    “别说话,你现在运气差,这种时候好的不灵坏的灵。”因为308玄学秘术在异界奏效的缘故,陈防比较敏感,他刚刚查看了下方大召的状态,显示着一个“霉运连连”的boff,所以立马堵住了方大召的嘴。

    “有这么夸张吗?我就不信了,说一句话就有变异兽过来找我们麻烦。”方大召扒拉下陈防的手,见他神经兮兮的样子不以为然,自己现在运气是差了点,但也不至于乌鸦嘴的程度。

    “吼。”

    一声暴戾的兽吼声响起,一只钢种剑齿虎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方大召脸色一僵,他从没想过打脸回来的如此之快。

    除了这头拦路虎外,附近的树林悉悉索索又走出了一大一小两只剑齿虎,显然陈防他们这是被一家子老虎给堵了。

    方大召一抽自己嘴巴,刚刚自己就不应该多嘴。

    现在不是懊恼的时候,作为队伍里的盾位,方大召反应还是很迅速的,立马下车召唤出武装,挡在三只老虎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