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和三国 > 第一百一十六章 血战雁门

第一百一十六章 血战雁门

    原本晴空渐渐阴霾,鏖战三日之后,有乌云遮在雁门关众人的头顶,随后不久便如倾盆一般的暴雨砸落在战场上。

    鲜卑人在雨中停止的攻击,巨大的雨幕将攻守双方隔开,十步之外的视线已然模糊不清。雨水冲刷着城墙上的血迹,无论是刚刚流下的,还是前两日未清理的,都在雨中随着水流消散而去。

    暴雨持续了半个多时辰,然后就是淅沥沥的小雨,直到入暮十分才渐渐停止。

    五原郡长城外,鲜卑大单于和连走出营帐,踩了踩泥泞的土地,抬头望向东边的天空。

    “你说现在雁门关那边是不是也下了这么大的雨?现在是不是也停了?”

    在和连身边的是西部鲜卑第一大族索头部的拓跋推寅,此次在和连的召唤下带领大半族内勇士随军南下。原本他们拓跋一族曾生活在大漠东部,后来被檀石槐强制迁徙到了西部靠近大汉的北地和朔方一带。他们的部族能生存下来便是因为投靠了和连,成为和连倚重的部族之后,拓跋一族渐渐兴盛起来。

    拓跋推寅看了看东边昏暗的乌云,回应道:“那些乌云都零散开了,应该是雨停了。”

    和连的神情似笑非笑,玩味的说道:“你说魁头能打下雁门关吗?”

    拓跋推寅摇了摇头,这么多年来,鲜卑人南下都是出其不意的找些低矮的关隘突然杀出,然后数千骑在边境之地劫掠一番。除了当年大王檀石槐在大漠围杀汉军之后,才趁势反攻大汉,打到了幽州腹地。从此之后,咱们鲜卑人再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攻入过关内。

    和连看着东边渐散的乌云,笑着说道:“我们拭目以待吧,魁头比他阿爸要有勇气。当年我那个大兄的格局和心胸不大,缺乏我们鲜卑人果敢无畏之心,要不然我这个大王之位还未必能坐的稳。”

    拓跋推寅心头一惊,看着志得意满的和连提醒道:“如果那魁头真的攻破了雁门关,进入了太原,那掳掠所得必然丰厚,到时候中部鲜卑……”

    和连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神色渐渐有些阴冷的说道:“即便他真的攻破了雁门关,那他身边那些部落还剩下多少人?他能劫掠的财富会有我们多吗?等我们快一步从大汉国返回,到时候直接吞掉整个中部,我倒要看看东部那几个部落还有谁敢反叛。”

    拓跋推寅看了看和连,又看了看远处消散的乌云,异样的神色被渐暗的天色所遮掩。

    第二日天色刚亮,鲜卑军营中的号角声便再次响起。

    步度根来到魁头面前劝解道:“昨日刚刚下过雨,今天应该休息一日。”

    魁头根本不听,依旧催促着属下去传达命令。

    步度根有些恼怒的说道:“大兄,那些勇士们体力不足,这样攻城损失会很大的。”

    魁头一把推开步度根,冲着他吼道:“我们人死的不够多,那和连会放心南下么?少在这里跟我废话,拿上你的刀,去前面指挥你的族众给我杀上去。”

    鲜卑人踩着还有些泥泞的土地再次冲向巍峨的雁门关。

    攻城之战再次开启,张燕居于城楼指挥全局,杨凤依旧站在城墙上指挥着弓箭手拼命的射击。当有鲜卑人爬上城墙之后,杨凤再领着亲兵各处围杀。

    宽阔的城墙上几乎各处都有激烈的厮杀,为了保证城墙上人数的优势,张燕几乎没有留预备兵,而是分为三个批次轮流守城,保证了城墙上除了弓箭手外,至少有三千余兵卒。而鲜卑人最多一次攻上城墙的也不过五百余人。

    只是鲜卑人的强悍有些超出张燕的预料,即便有雁门关的地利,但鲜卑人宁可以两人换一人的殊死搏杀,也开始让张燕手下的兵力渐渐有些支撑不住。

    十日之后,每批轮换值守的兵卒便只剩下两千余人。

    鲜卑人虽然死的更多,但他们有将近五万大军,这个时候人数的优势便开始显现。张燕当即决定把三批此的轮换直接改为两批次,这样依旧保证了城墙上守卫的兵力人数。

    鲜卑人的攻势依旧,虽然之前堆的土山被张燕领人一把火烧掉,但是并不阻碍鲜卑人疯狂的进攻士气。而且大雨过后再次堆起的土山,已经基本能够将箭矢抛射到城墙上,这样严重影响了杨凤麾下弓箭手对于鲜卑人登城时的射杀。

    这一次鲜卑人同时登上城墙的人数超过了之前,有将近百人,杨凤领着亲兵侍卫四处迎战,每看到有一处鲜卑人渐多了起来,便率先冲过去以求快速的击杀敌卒。

    登上城墙的鲜卑人也看到了杨凤,知道其是一名统帅,于是纷纷向杨凤这里攻杀过来。杨凤挥舞着大刀,在亲兵侍卫的军阵中奋力搏杀。

    一名鲜卑兵卒突然从侧面杀出,略带锈迹的长刀眼看着逼近了杨凤的脸颊,身旁的亲兵猛然飞身而起,一把抱住了刀刃。

    长刀狠狠的劈在了那亲兵的脸上,整张脸被砍成两半,杨凤后退一步,惊险过后回身便是一刀,那鲜卑兵卒被一刀枭首。

    抱起那替自己挡刀而死的侍卫,杨凤仰天长啸,指着城墙上的那些鲜卑人怒吼道:“杀!给老子把这些胡虏都杀了,一个不留——”

    城墙上的兵卒在杨凤的怒吼声中也疯狂了,看到领兵指挥的上官差点被砍死,众人心里的怒火更甚,不再对鲜卑人的强悍所心有忌惮,反而开始搏命而战。

    眼看着城墙上的鲜卑人在快速的减少,后面又继续攻杀的鲜卑人也被城墙上守军的气势所震慑,直到邻近夜幕时,城墙上最多也没有同时再超过五百名鲜卑人。

    一日战罢,张燕领着辅兵清理着城墙,搬运着死伤的兵卒。看见体力不支倒在一旁的杨凤,急迈了几步到跟前。拍了拍杨凤的脸颊,只见杨凤缓缓的睁开眼后,张燕轻舒了口气。

    “怎么样,今天杀了不少鲜卑人啊!”

    杨凤眯着眼瞅了瞅张燕后,直着身子揉了揉脸。“那刘中郎已经走了十多日了,援军什么时候能来?”

    张燕看了看城墙上的一片狼藉,向杨凤说道:“怎么?担心我们守不住死在这里么?”

    杨凤挣扎着站起来,吐了口血水。“屁话!老子当然不想死在雁门关。”

    张燕帮忙搀扶了一把,然后笑了笑说道:“死在这里也不错,最起码这里的风景不错。到时候我陪你一起死,将来见到大贤良师后,也能交代的过去。”

    杨凤白了张燕一眼,没好气的说道:“怎么交代?跟大贤良师说我们替那朝廷卖命,结果死在了胡人手里?”

    张燕弯腰捡起了杨凤丢弃的那把卷了刃的刀,轻轻的抚摸了一下刀身,刀上血沾了张燕满手,不过张燕似乎并不在意,只是盯着这柄刀沉声的说着:“最起码兄弟们还在一起,死也还死在一起。还有那些数十万信奉太平道的百姓们,咱们最起码在死之前没让他们被胡人的铁骑踩死,没让他们回到过去给人当奴仆任人宰杀的日子。”

    听了张燕的话,杨凤低头无语,片刻后不知为什么,眼泪突然流了出来。

    看着杨凤的泪水,张燕眼眶瞬间红了。这是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情谊,自幼相伴,随着大贤良师十二年传道,为了太平道的盛世毅然决战。轰轰烈烈之后再苟延残喘,无数的兄弟死在眼前,年少的信仰几乎崩塌。迷茫痛苦之后又再找寻希望,种下希望之后,又面临着被摧毁的狂风暴雨。

    现在此刻,他们不知道自己走投无路时的选择是对是错,他们在乎的不是自己的生死,而是信仰破碎后的希望。

    两人就这样在城墙上彼此依靠着,看着夜空的繁星,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说着话。有的时候谈到了过去还算欢快的些小事,又谈起了被朝廷官军打的逐步退守,然后悄然领人上太行山的时候。还提及了刘和跟戏志才,说起刘和时两人不自觉的都沉默了许久。

    亲兵看两人都没有返回休息的意思,便端来了两份汤饼。张燕咬了一口干饼,然后将碗里的清汤一饮而尽。

    杨凤则显得斯文的多,小嘬了口汤之后,撕下一角饼放到嘴里。“打退鲜卑人之后,我们能过上刘中郎说的那种日子么?他真的会用太平道的教义治理北疆?”

    张燕三五口便把菜饼吃完,拍了拍手。“就像他跟我们说的,相信他,我们现在只有相信他,也必须相信他。只有如此,将来才有可能。”

    杨凤不再多言,依靠在城墙上,不一会儿便响起了鼾声。

    夜似乎很短,没过多久天边就冒出一道白光,延伸出一大片的光亮。

    呜——

    鲜卑人如约而至的号角声惊醒了杨凤,他拍了拍身上的露水,看到张燕站立在身侧,远望着鲜卑人的军营。

    “醒了?”

    伸展了一下腰腹和手臂之后,又蹬了蹬有些发麻的腿。听到张燕的询问后,只是鼻子嗯了一声,便低头寻找自己的刀。

    张燕笑着说了一声。“我让人重新找了柄刀给你,怎么?你还想用那柄卷刃的么?”

    杨凤吐了口浊气,恶狠狠的说道:“杀了我几千兄弟,给我把最锋利的刀,今日必将痛饮胡人血,以祭奠兄弟们的亡魂。”

    不一会儿张燕的亲兵便拎着两柄刀来到跟前,递给杨凤一柄之后,张燕拿起另一柄刀,狠狠的剁在了城墙上。

    “你拎着刀站在这里干嘛?今天你也要参战?”

    张燕笑了笑,反问道:“怎么,觉得我武技不够?杀不了鲜卑人?”

    杨凤呲了口气,略显不耐烦的说道:“少来了,你要是死在战场上,那这场仗谁指挥?”

    张燕摆摆手,毫不在意的说道:“只要你我有一个人活着就行,我死了你可以指挥啊!”

    “要是我也死了呢?”

    “那也不怕,至少得所有的兄弟们都死了,鲜卑人才能踏破雁门关。”

    两人相视片刻,哄然而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