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汉和三国 >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中吕布

第一百一十七章 人中吕布

    晴朗的天空之下,一片血腥。

    张燕不愧为飞燕之名,身形轻盈灵动,一柄大刀在其手中挥舞的也比别人显得飘逸许多。领着亲兵侍卫在靠东侧的城墙上连续斩杀登上城墙的鲜卑猛士数十人,而且不显疲态依旧各处围堵,激励着城墙上的守军。

    给校尉报仇

    张燕突然听到另一侧兵卒的呼喊声,当前雁门只有杨凤一人为校尉之职,之前雁门关一千六百余兵卒的上官也不过是个军司马而已。

    张燕心中突然一慌,难道杨凤战死了么?推搡开身旁的人,向着声音之处一路狂奔。一名鲜卑人趁机从战阵之中悄然抽身,死死盯着无视旁人的张燕。

    杂乱而血腥的城墙之上,张燕看到了杨凤身旁的亲兵侍卫,他们围成一团,外面还有一层兵卒将十几名鲜卑人砍倒在地,而且似乎由不解恨,一人一刀几乎把那已经死掉的鲜卑人剁成肉泥。

    “栖之”

    张燕的声音还未落,突然窜出一名鲜卑兵卒,朝着张燕身侧劈头砍去。

    阳光在刀身上反射出一道刺眼的光芒,张燕已经感到了刀锋离自己不过三寸,身上的冷汗顿时冒了出来。

    就在那一瞬间,亲卫杜长伸出长刀向上一挡,那鲜卑人的刀尖离张燕的太阳穴不过半寸而止。鲜卑人见自己的偷袭被阻,刚回过神来,旁边的杜夫猛然跳出,一刀砍向那鲜卑人的脖子,随着喷溅而出的一股鲜血,鲜卑人应声倒地。

    张燕见到时自己的亲卫杜长和杜夫兄弟救了自己,向二人点了点头示意之后,便继续直奔杨凤所在的地方。

    “怎么回事?”

    推开人群之后,张燕看到强忍着疼痛爬起来的杨凤,右腿支撑,左手搭在侍卫的肩膀上,在亲兵围着的圈中大口的喘着粗气,心里的慌张当即散去。

    杨凤咧了咧嘴,低头看了看大腿上的伤,呲着牙说道:“被个胡虏偷袭了,一时大意被腿上砍了一刀。幸亏没把老子腿砍断,要不然就废了。”

    张燕低头看了看,只见那肉皮外翻的伤口深可见骨,而且巨大疮口内的骨头上似乎有了缺口和裂缝。

    “好了,让人扶着你先下去包扎一下,不然以后变成个瘸子,我看你怎么打仗。”

    杨凤点点头并未反驳,被一名侍卫背起,另外几名亲兵保护着走下城墙。

    随着杨凤的离开,城墙上只有张燕一人承担着指挥和调动围杀的任务。随着鲜卑人一次又一次的猛烈攻击,守卫的压力越来越大。

    即便在晌午最热的时候,鲜卑人依旧毫不停息,也没有半点减缓攻击的迹象。流散在城墙上的血没一会儿便被晒干,形成了无数道暗红的印记。

    一刀砍掉一名刚登城上来的鲜卑兵卒的头颅后,张燕后退两步,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亲兵侍卫的身后快速恢复着体力。

    侍卫杜长和杜夫兄弟二人紧贴着张燕身侧,外面还有一层亲兵协助守军围杀敌人。张燕拍了拍兄弟二人的肩膀,喘息着说道:“等会儿组个锥阵,冲到最西侧那边,那里登城的鲜卑人最多,把那边的鲜卑人都杀下去了,今天鲜卑人的攻势就压下去了。”

    杜长犹豫的劝解了一句。“现在晌午刚过,时辰尚早,要么让那边的兄弟们再支撑一阵,大帅中郎现在就过去有些危险,而且杨校尉刚刚负伤,还是局中指挥调度比较安全。”

    张燕扭头瞅了杜长一眼,又转过头看了看西边城墙上的战况,轻叹了一声。

    “现在就我们兄弟这些人,你愿意叫大帅就叫大帅。不过下了战场,平时就不合适了。跟我这两年你们兄弟也很有长进,此番抗敌成功后就出去领兵,当个军司马或者军候。”

    杜长听罢后无言的点了点头,旁边的兄弟杜夫看了大兄杜长一眼,神色有些复杂。

    张燕也未在意,再次扫视了一遍战场后,立即吩咐道:“下去先抽调一千人,等会儿打下这批鲜卑人之后,立刻让那一千人去支援策西侧。”

    城关内的杨凤强忍着疼痛包扎,军医把纱布都缠好之后,刚刚长舒了口气。便听门外传令兵卒狂奔而入,冲着杨凤大喊道:“援兵来了”

    杨凤腾的一下站了起来,伤口再次裂开,疼的倒吸一口凉气。

    “快!快到城墙上告诉飞燕,就说并州关内的援军已经抵达。”

    城墙上的兵卒听到消息后,顿时一片欢腾,更是士气大涨。

    鲜卑军中,魁头看着城墙上欢呼的汉家兵卒,皱着眉头询问道:“怎么回事?”

    步度根远望着思虑了片刻,有些犹豫的说道:“是不是汉军的援兵到了?”

    魁头咬了咬牙,一挥手吩咐道:“再加派一批次登城进攻的兵卒,我倒要看看汉军是否真的有援兵到了。”

    城墙上的守兵们还没高兴多一会儿,便有更猛烈的鲜卑勇士冲向城墙,这一批攻城的人数是前面的两倍有余,鲜卑的将帅似乎也不在乎更多的伤亡,不在意攻击的层次,只是一股脑的硬生生推动着一群悍不畏死的敢勇之卒,前来与城墙上的守军搏命。

    城墙上的压力骤增,张燕狂呼下令。

    “让所有预备轮换的兵卒都上来,给我把鲜卑人打下去。”

    不一会儿,刚刚被替换下去休息的兵卒再次登上城墙,只是片刻之间只有五百余人,剩下的不是去伤病营治伤,便是到辅兵营去吃饭补充体力去了,故而一时间并未快速凑齐。

    鲜卑人仿若疯魔了一般,也不管城墙上能不能站的开,就是拼了命的向上攀爬。张燕刚刚建立起来的优势,再次被鲜卑人凶猛的攻击所扭转。

    张燕抬手一刀刚刚砍死一名鲜卑兵卒,还未来得及换口气,旁边一柄长刀划过,稍一侧身还是略晚了些,刀尖在肩甲上急速划过,留下一片凹痕。只见那鲜卑兵卒还想再次举刀,旁边的杜长单手撑刀,腾空一脚将那鲜卑兵卒踹飞。张燕危情虽解,但杜长落地之时却踩到一滩血迹上,脚下一滑仰面摔倒,旁边的几个鲜卑兵卒见状举刀便砍。

    “大兄”

    杜夫看到兄长倒地,有三四名鲜卑兵卒朝着杜长砍去,情急之下将手中的环首刀飞掷而出,大刀犹如奔雷,狠狠的劈到一名鲜卑兵卒的手臂,当下只见那断臂随着刀势飞向空中,致使旁边另外一名鲜卑兵卒挥刀受阻。

    可是还有一名鲜卑兵卒已然挥刀劈向杜长,反应过来的张燕向前急奔,试图救下杜长,只是那鲜卑兵卒刀已挥下,而张燕还在五步之外。

    铛

    一柄大戟架在杜长身前,那鲜卑兵卒一愣,却见手中的刀被那柄大戟直接甩到半空,众人还未看清,只觉得眼前一晃,那鲜卑兵卒的头颅同时冲天而起。

    张燕扭头一看,只见一人身高近乎九尺,肩宽体阔,背厚如虎,臂膀如熊,蜂腰豹腿。略偏西的光线照耀在其身上恍若天神。光影中的侧脸棱角分明,颇有一股英豪桀骜之气,单手持着一柄双刃大戟。

    其人扭头看了眼顿住身形的张燕,出声询问道:“平难中郎将张燕何在?”

    “我就是张燕。”

    那人稍一愣,然后收起大戟说道:“在下刺史麾下军候吕布。”

    张燕心中一喜,急忙问道:“张使君已到?”

    吕布应道:“使君已在关下,五千援军已开始上城墙布防,助中郎击退鲜卑人。”

    “只来了五千人?”

    张燕刚刚燃起的兴奋之情,瞬间有些低落。雁门关外还有数万鲜卑大军,自己已经损失了一半兵力,加上这五千援军也不过刚刚万余人,按照这些日子鲜卑人所展现出来的决心,以及强悍的战力,这新增的五千人,未必能再守多久。

    “这五千人足以保雁门关本月内无恙。”

    这时并州刺史张懿走上了城墙,回应了张燕的话。张懿拔出长剑,只见旁边一人持着张懿的将旗,立于城楼之上。

    “奉先吕布字尔等先助张中郎杀退胡虏。”

    吕布领命转身,大步走向鲜卑敌军战阵之中。

    身后几人紧接着也冲向战阵,举刀狂呼。

    杀

    那大戟犹如一道惊雷,直插于人群之中,随后上下翻飞,仿佛破裂的闪电,锋芒利刃之中血光四溅。

    鲜卑人四五名勇士所组成的战阵,在吕布面前根本不堪一击,大戟挥舞之下,根本没有一合之敌。其中有两人想要趁机偷袭,刚刚近身,还未挥刀便被吕布一脚踹飞一个,然后拧身一转大戟的长柄狠狠砸在另一人的脑袋上。

    吕布毫不停留,再次转身向前一步,此番双手持戟,猛然横劈,顿时有三四名鲜卑人被利刃划过,只听胸腔破裂之声,数人应声倒地,最后一人还被大戟从肩胛之处斜劈为两半。

    一时间,吕布面前再无一活着的鲜卑敌兵。

    如此英勇神武之下,汉军士气大振。城墙上的鲜卑兵卒开始急速减少,吕布冲在最前,来回穿梭之下连杀二十余人。

    这时张懿所带来的兵卒已有一大半上了城墙,开始逐步替下张燕麾下鏖战了半日的疲惫之兵。这群体力充足的悍卒在吕布的率领之下,将鲜卑人的攻势完全遏制。

    张懿手持长剑,走向战场狂吼道:“杀尽胡虏”

    看到张懿毫不畏惧的走进战场中央,张燕连忙上前劝阻道:“使君不可轻率,战场之中过于危机,恐伤及使君。”

    张懿一把甩开张燕的拉扯,怒声道:“以为老夫剑下杀不了鲜卑人?”

    张燕看着这固执冲动的老头,有些无言以对,也无可奈何。

    吕布听到张懿的怒吼声,扭头看了一眼,这时突然有一名鲜卑人飞身扑向吕布,试图以命搏命,抱着同归于尽的想法击杀吕布。

    “小心”

    张懿这边几人也看到了吕布的危情,急忙出声提醒。

    只见话音未落之时,吕布先是急速后撤了半步,然后回身一脚上踢,竟然将那鲜卑人踢至半空,随后抬手便是一戟刺出。

    余晖之下,吕布傲然而立,依旧是单手持戟,却见戟上穿刺的挂着一名鲜卑战卒。

    众人惊叹,真神威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