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侦探推理 > 木竹 > 正文 第二四三章 黄龙帮

正文 第二四三章 黄龙帮

    “姑娘要离开?”

    郎赋走之前再次回到天堑崖另一端嘱咐张木竹一些事,“张兄还请注意,在下已经把父亲母亲这些年留下的所有珍贵药品全部用于治愈你的伤势。张兄若是再出现类似的重大危机,在下就算想救你也有心无力。以后行走江湖绝对要小心。我知张兄心系正义公平,不畏艰险,敢面千夫所指,但一定要小心,切不可大意。无论‘本外’,生命皆重于泰山,合该珍惜。”

    “姑娘教训的是,在下铭记于心。”张木竹躬身行礼,“再次感谢姑娘救命之恩。”如今他身体内部天地安定,四海升平,六龙听命,真气受令,无所不控,无所不制,当该不会发生“蒙蔽视听”的情况,不至于傻傻的走进陷阱而不自知。

    “另外,还请张兄注意一下江湖传闻,若是听到有关于容姑娘的事,你如果有可能,帮一帮她吧。”郎赋说道,“我觉得长则半月,短则数日,武林定会出现有关于姑娘受困的消息。”

    “在下明白。如果于姑娘真的有难,在下责无旁贷,定会去救她。”张木竹说道,“于姑娘既对在下有救命之恩,同时还是于澎之妹、何茕挚友,于情于理在下都该出手相救。”

    “燕芝在此替于姑娘感谢张兄愿意出手相助。”郎赋说道,“不过张兄伤势还没有完全康复,不要太过于勉强。你既然知道于姑娘有一位大哥,那形势紧急,难以处理,不如去请他帮忙。于澎于驰旌是个特别厉害的人物,当年亲手缔造九州第一大帮——黄龙帮,武功不低。他如果出山,一切皆可轻易了结。”郎姑娘的消息灵通,知晓不少内幕,无论是“本地历史”,还是“外地江湖”。

    “我明白。”

    “既如此,燕芝就先走了。”郎赋拱手告辞,“张兄珍重。离开此地的方法……哦,在下倒是忘了,张兄的武功不惧幻阵,离开天堑崖完全没问题。”

    “等等!”

    郎赋转身带着牛准备离开,但张木竹突然叫住她。

    “张兄还有问题?”

    “有。”张木竹说道,“听闻天堑崖治病有规矩,需完成三个任务。在下受姑娘的救命恩德,永世难报,自然也该尊重姑娘的规矩。”

    “原来是这事。”郎赋笑了笑,“不瞒张兄,在下救你的原因便是希望张兄能帮我完成三个任务。”

    “还请姑娘讲。”

    “呵呵,”郎赋道,“第一个任务……呵呵,张兄你已经完成。”

    “已经完成?是什么?什么时候完成?”

    “第一个任务是……呵呵,‘张兄能活下来’。”郎赋道,“完成的非常好,不但活下来,而且彻底将心魔解决掉,让在下很满意。”

    “额……这算是什么任务。”张木竹不解。

    “接下来,还请张兄继续第二个任务——活下去。”郎赋说,“江湖险恶,张兄有意惩奸除恶,前途必然危机重重。张兄你一定要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一直活下去。”

    “这……”

    “至于第三个任务嘛,”郎赋牵着牛,背对着张木竹,“第三个任务需要等张兄到达天人之境后再说。呵呵呵……”

    笑如银铃,影似仙子,佳人远去,只留香痕。

    *****************************

    黄龙帮。

    “妹妹!你终于来了!妹妹,快救我呀!救我!”于湃于驰旗似是身受奇毒,浑身酸软无力,在一众隐世高手的挟持下向自己妹妹求救。

    于容矗立不动,静静地看着自己哥哥,以及周围的几百个高手,心中颇为悲凉。

    “妹妹,救命呀,赶紧救我呀。”于湃早没有往日的嚣张跋扈模样,胆怯写满脸上,“妹妹,他们一直在折磨我,好难受,救命呀,妹妹。”

    某隐世高手首领走到于容面前,眼中含着鄙视:“你就是于澎那个认‘本地狗’做干爹的妹妹?告诉你,赶紧把金龙珠交出来,否则你二哥接下来的日子……”威胁的意思十分明显。

    于容叹了口气,说道:“何必继续做戏,演技拙劣,实在让人难以信服。”她指着二哥和一众隐世高手,“当年我大哥与大嫂鸾凤相配,你们看不顺眼,搞出诸多‘本外相杀’的事件,借以挑动黄龙帮本地帮众与外地帮众的仇恨,逼着大哥休了嫂子。你们以为自己的计谋很成功?以为我大哥不知道?只是他不想戳穿你们而已。今日你们又要演戏?唉~二哥,你根本没中毒,妹妹我看得出来。”

    “你……”于湃和隐世高手们愣住,互看一眼。“好啊,妹子,几年不见,眼力见长嘛。”于驰旗站起身,之前的懦弱卑微一扫而空,再次恢复原本的霸道模样。“既然知道我是演戏,妹妹又因何回来?难不成你是来抢帮主之位?”

    “帮主之位?呵呵,”于容笑道,“兄长,恕妹妹无礼,帮主之位不值一提,尤其是已经没落到不成样的黄龙帮。”黄龙帮当年是天下第一帮,现在嘛,哪怕在中等帮派中也是属于中下层。

    “你!”听到自己妹妹如此贬低自己控制的帮派,于湃怒道,“好你个于容,做了本地狗的干闺女就忘本了!我告诉你,别以为黄山派副掌门的身份很高,我们外地人早晚把所有本地狗杀光!你等着!”

    “竟然还是这般模样。”于容无奈地摇头,更觉得悲哀,“二兄,这么多年过去,你竟然还是把本地和外地分得那么清楚。”

    “少废话,把金龙珠交出来!”于澎说道,“既然看不上黄龙帮,那就不要拿着黄龙帮的东西。赶紧拿出来,然后滚回你的黄山派去做副帮主,做那些本地狗的孝女贤孙!”他一挥手,命令隐世高手们围住自己妹妹,看样子是怕她逃掉,“妹妹,你可千万别说那珠子不在你那里!当年大哥与王氏兄弟决斗之前曾经以稳定心神的理由端坐广场之内,并驱散总坛全部帮众。待他死于天下帮,我回来再看,金龙珠已经不在帮派大旗之下。不需多说,一定是他提前将金龙珠藏起来。两年前,你成为黄山派副掌门当天有人曾经通过龙马镖局将一个盒子作为贺礼送给你。当时龙马镖局出动大批高手,阵容十分强大,只为保护一个盒子,我猜一定是金龙珠!”

    自己二哥的话于容并没有太过认真听,反正她早就知道他要说什么。此时于驰彩没由来的在心里笑道:“阵容强大?呵呵,再强大也没有朗姑娘为救张木竹请的阵容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