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穿越小说 > 凌霄江惜月小说 > 第500章 还记得当年那坨狗屎吗

第500章 还记得当年那坨狗屎吗

    天才本站地址s

    大年初二是女儿回娘家的日子,凌霄和江惜月天还没亮就动身了。

    本来按照江惜月的意思,不用去的太早,十点十一点能到就行,去早了也是无聊。

    可凌霄不这么认为啊,送年的时候,他装醉避过了岳父的怒火,今天要是再去晚了,鬼知道岳父会闹出什么幺蛾子呢。

    对于那个不能打,不能骂,挨打不能还手,挨骂不能还嘴的岳父,凌霄是真不敢得罪。

    于是,江父和江母正在吃早餐呢,凌霄和江惜月就到了。

    “你们怎么这么早就到了”江母惊讶的问,这才早上六点钟啊。

    “来晚了路上堵车。”凌霄尬笑道。

    江惜月在一旁憋笑不语,自从凌霄的脑子变正常以来,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凌霄打心底里怕一个人呢。

    “哼,我看你就是属破车子的,欠拾掇。”江父寒着脸厉声道“过来坐下,上次让你喝醉了避过去了,今天我和你好好说道说道。”

    凌霄一听当时就蛋碎了,岳父这是把大年二十九那天的怒火憋到了今天

    我靠,这得多记仇啊

    “她爸,大过年的别找不自在。”江母给江父使眼色。

    “你个妇道人家懂个屁。”江父呵斥,俩大灯泡眼睛瞪着凌霄“杵在那干嘛,坐下。”

    凌霄赶紧坐下,见桌子下边有一**酒,顿时大喜,赶紧拿起来拧开盖“咦,这是什么酒,我尝尝。”

    说罢,仰头就闷。

    “等等,你给我住嘴”江父见状赶紧阻拦,然而已经晚了,凌霄灌了几口,一头栽倒在了地上,装醉

    江父气的倒吸一口凉气,这个小瘪犊子什么意思上次借醉蒙混过关,这次又故技重施呗

    江惜月和江母在旁边乐开花了,两人心里给凌霄点了100个赞,凌霄这种借酒避难的方法,百用不爽啊。

    “月月,快把凌霄扶到里屋去。”江母示意。

    江惜月赶紧把凌霄扶到卧室。

    “哼,现在才早上六点,等到中午他的酒也就醒了,看我怎么收拾他。”江父气呼呼道。

    凌霄和江惜月在卧室窃窃私语,他们后悔来这么早了,早知道江父这么记仇,他们应该中午到,这下好了,中午还得找机会闷几口酒继续装醉。

    上午十点,凌霄和江惜月正在卧室密聊,忽然一阵呜呜的哭声由远而近。

    “坏了,姐夫又挨揍了。”江惜月瞬间做出了准确判断。

    “走,出去看看。”凌霄脸色难看道。

    两人刚出卧室,就看到江以柔哭着跑进屋。

    “怎么了这是”江母关切的问。

    “这还用问嘛,何宇翔一定又被王振打的。”江父撇嘴道。

    “是吗”江母问。

    江以柔点头“王振说了,何宇翔要是不答应和我离婚,他就打死何宇翔,呜呜呜”

    江母一听气的不行“王振怎么这样啊,自从你嫁给何宇翔,王振每年大年初二都打何宇翔一次,我找他说理去。”

    “你去有用吗”江父阻拦道。“王振就是个不讲理的人,你和他讲理有个屁用,忍忍吧,忍忍这事就过去了。”

    凌霄见此皱起眉头,其实何宇翔和王振的恩怨,他也是知道的。

    王振和江以柔从小一起长大,王振从小的梦想就是娶江以柔为妻,可是最后江以柔却嫁给了何宇翔,这让王振大为恼怒。

    正因为这件事,每年的大年初二,王振都会暴打何宇翔一次。

    真正让凌霄不爽的,是江父的态度,何宇翔每年挨揍,江父都选择隐忍,这种欺软怕硬的胆小性格,会更助长王振的狂妄,要知道何宇翔才26岁,难道余生每一年都要面对王振的拳脚和羞辱吗

    凌霄觉不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何况他和王振也有一笔账要算。

    他问道“姐夫呢”

    “你姐夫被王振扣下了,呜呜呜,妹夫啊,你在城里认识的人多,你可千万要帮帮我啊。”江以柔哭着祈求凌霄。

    “走,你带我过去看看。”凌霄冷声道。

    “你去干什么”江父呵斥。

    “爸,姐夫才26岁,难道你想让他下半辈子每年都被王振揍一次吗”凌霄压抑着愤怒问道。

    “挨揍又死不了人,王振是**,我们得罪不起。而且,就你这小身板,你去了也帮不上忙,你忘了王振逼着你吃狗屎的事了吗”

    江父很不喜欢凌霄没本事还喜欢出头的性格。

    “今时不同往日,今天我要让王振当着全村人的面吃屎。”凌霄冷声道。

    当初他和江惜月结婚后,第一次来小营村,本来是喜庆的日子,结果王振带着一群地痞流氓来了,把他一顿暴打,还逼着他当众吃狗屎。

    当时他虽然是脑残,可他也知道狗屎不能吃,结果王振就把狗屎全都抹在了他的身上。

    这个仇,也该报了

    “姐,你带我和凌霄过去,我保证今天过后,王振再也不敢欺负姐夫了。”

    江惜月寒着脸说道,对于当初王振逼着凌霄吃狗屎的事情,她想起来也是气的不行。

    “走”江以柔赶紧带路。

    江父和江母见状也跟了过去,他们可不认为凌霄一个刚从脑残圈里解脱出来的人,能打得过王振。

    不过江父江母和江以柔见凌霄和江惜月底气十足,以为凌霄在城里认识大人物,说不定抬出一些大人物,真能镇得住王振。

    此时村头,何宇翔死猪一样蜷缩在地上,而旁边一个膀大腰圆的壮汉,一次次的往何宇翔身上踹。

    “何宇翔,我还是那句话,你什么时候和江以柔离婚,我什么时候就不打你了,否则每年的今天我都会打你一次。”

    王振踩着何宇翔的脑袋,咬着牙说道。

    “呸,你做梦,你就是打死我,我也不会离婚的。”何宇翔硬气道。

    “好,我成全你。”王振气的狂踹何宇翔的脑袋,没几下,何宇翔就没知觉了,可他依旧硬气的一声不吭。

    “王振,还记得当年那坨狗屎吗”这时,一道冷冽的声音传来。

    “呦呵,这不是凌傻子嘛,怎么又馋狗屎了”见凌霄来了,王振顿时乐的不行。

    “是啊,麻烦你帮我找一坨新鲜的狗屎过来。”凌霄压抑着愤怒说道。

    这话让江父江母和江以柔愣了一下,凌霄这是想干嘛

    王振也愣了一下“好,既然你想吃,我现在就去给你找。”

    说罢,跑去找狗屎了。

    给力小说””,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