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三界衙门 > 第一百零五章 我这人爱交朋友

第一百零五章 我这人爱交朋友

    “什么?”

    四王爷看着空荡荡的眼前,有些发愣。

    “啊,忘了,您看不见。”杜良以手扶额,本来还想着炫耀一下的,看来是失败了。

    四王爷多少有些懊恼,目光不善的看着他。

    “王爷,您躺好了,我这就给您治病。”

    为了避免更多的误会,杜良不打算再啰嗦下去,对着四王爷的一魂一魄勾了勾手指。

    在他的牵引下,那一魂一魄木讷的走到床边,像是有心灵感应一般,很自然的躺在床上,与四王爷的身体叠合在一起。

    四王爷毕竟不是修士,魂魄归体后,对他的灵魂造成了不小的波动,两眼一翻便昏了过去了。

    杜良小心翼翼的探了探四王爷的鼻息。

    “还好,还好。”

    感受到四王爷鼻尖下的呼吸,杜良松了口气,一时疏忽大意,差点把当今王爷送走。

    再次确定四王爷只是昏睡了过去后,杜良这才转身离去,走到外面时吩咐侍卫任何人都不能放进去,包括福晋们也不行。

    随后带着绿衣向自己的客房走去,同时都在思索着晚上的事情。

    绿衣见杜良一路都在沉思,懂事的没有打扰他。

    二人来到客房中,沏了壶茶,便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起来。

    直到夜幕降临,后院传来消息,四王爷醒了。

    而四王爷醒来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传唤杜良。

    刚刚吃过晚饭的杜良理了理衣衫,独自来到王爷独院中,看着正在大口朵颐的四王爷。

    睡了一觉后,四王爷的精神头明显好了很多,双眼也变得炯炯有神,食欲大动。

    “王爷,您大病初愈,不宜吃过多的油腻,还是清淡些的好。”杜良看着桌子上丰盛的酒菜皱眉说道。

    虽说这个世界的整体烹饪水平很落后,但这里毕竟是王爷府,山珍海味还是不少的,只是做法有些单一,有点暴殄天物了。

    四王爷抹了把嘴上的油,意犹未尽的擦了擦手,随即喝了口热茶,看着杜良不紧不慢的问道:“说吧,你到底查到了什么?”

    毕竟是王爷,当今皇帝的兄弟,魂魄补全之后,精神和气势立马就出来了,虽然还是大病初愈的样子,说话时却四平八稳,有一种与生俱来,让人不敢直视个感觉。

    杜良自然不会被他的外强中干的气势所震慑,闻言摸了摸鼻子,笑吟吟的道:“王爷,您确定想知道凶手是谁?”

    “当然。”四王爷果断开口,脸色极为冷冽。

    杜良还是摇了摇头:“王爷,您现在大病初愈,我劝您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四王爷闻言狞笑了一声,儒雅高贵的气息消失不见,转而便的凶残暴戾。

    “本王戎马半生,就连那雍州紫禁城内的皇帝都不放在眼里,你还有什么好顾忌的?”

    杜良脸色微变,没想到四王爷竟然当着他的面说出了这等‘大逆不道’的话。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四海之内皆为王臣。

    按理说在这个时代下,等级制度早已深入人心,若是寻常人,刚刚那句话就足够诛九族了,即便是王爷,也是要掉脑袋的。

    但眼前这个看似儒雅高贵的四王爷,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敢当着杜良的面说出这番话,绝对不是一时疏忽,而是另有深意。

    “是了,二虎三狼之争,看来是真的了。”

    仅仅是这一瞬间,杜良便想到了很多事情。

    他在外面赶路的这段时间,已经对南明王朝的现状有了一定的了解。

    持续了十几年的征战之后,终以南明王朝大胜而结束,正处于战后百废待兴的阶段。

    但,这既是结束,也是新的开始。

    连年的征战,自然在国家内形成了大大小小的势力,看似疆域辽阔的王朝,实则各自为政,新一轮的内乱不远了。

    就连民间都在流传,如今的南明王朝即将迎来‘二虎三狼’之乱。

    何为二虎?

    自然是皇帝的两个兄弟,也是南明王朝仅存的两位王爷。

    老三常莽王,老四瑞安王。

    一个割据一方,一个手握重兵,可谓是虎视眈眈。

    而所谓的三狼,则是皇帝的三个儿子。

    太子占据身份他掌控的钱财,比国库还多;

    八皇子虽不如以上二人,但因其母后深得皇帝恩宠,使得他也深受皇帝赏识,隐隐有取缔太子的趋势。

    这便是南明王朝的二虎三狼。

    “怎么不说话了?”

    四王爷饶有兴致的看着沉思中的杜良,显然刚刚的话是别有用心的。

    杜良心中暗苦,终于还是到了最让人纠结的‘站队’问题了,说白了就是以后跟谁混。

    四王爷无非是逼着杜良表个态,有没有跟随他的意思。

    “王爷。”杜良眼睛一转,已经有了想法:“如果我说那凶手不是人,你还想知道么?”

    “不是人?”四王爷楞了一下,随即嗤笑道:“不是人,难道还是神仙不……嗯?”

    四王爷的话刚说道一半,便发现杜良正目光炯炯的盯着他,心里顿时一惊,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转而变得铁青。

    “难道……难道是……?”

    杜良点了点头,然后指了指脚下:“是下面的‘人’。”

    啪嗒……

    四王爷手中的茶杯掉在地上,滚烫的热水溅在身上全然不知。

    “这、这怎么可能?本王怎么会招惹那些东西?”

    说着说着,四王爷的语气明显不那么硬气了。

    这段时间他找了无数御医和郎中,都瞧不出个所以然来,早已经隐隐的猜到可能是沾染了不干净的东西,所以才会请了些道士高僧。

    虽然之前就有了心理准备,但此刻真的听到杜良这么说,心里还是七上八下的,后背嗖嗖冒凉风。

    杜良心中暗爽,顿了片刻,这才不紧不慢的解释道:

    “王爷倒也不用担心,阳间有阳间的制度,阴间有阴间的章法,那阴司对您出手,已是犯了规矩,早已经被其他阴司擒下,等候发落。”

    “啊?你还认识地府阴司?”四王爷瞪大了眼睛。

    杜良腼腆的点了点头。

    “回王爷,我这人爱交朋友,倒也认识两个阴司。”

    四王爷浑身一颤,不可思议的看着他。

    爱交朋友?爱到跑地府里去交朋友?

    “那杜大人还真是……交友甚广啊!”

    四王爷‘和颜悦色’的竖了竖大拇指,心里暗骂:“我信你个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