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从火影开始卖罐子 > 第九十一章:正视内心的选择

第九十一章:正视内心的选择

    “什么”再不斩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可思议般的转过头。

    那边本来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佐助,竟然在此刻高高的跃起来。

    明明脸上还带着大半重度烧伤的痕迹。

    但是,手中利剑,却带着肆意的剑气。

    技能天外飞仙

    将再不斩的伤势加重到无法抗住佐助的最终技能,再控制她那可以用来防御的武器。

    卡卡西苦心营造的场面。

    就是为了这一刻

    “再不斩死在我的剑下,将会成为你最大的荣耀”

    佐助带着无比亢奋的笑容,将自己所有的一切,毫无保留的送到了手中这个技能上。

    在这一刻,他似乎是感受到了天外飞仙的真谛。

    根本就不需要后招。

    因为在这一击之后,敌人必死

    仿佛连骨髓都要切割开来的剑气在佐助的身上涌动,甚至绽放着明亮的光芒,这是技能附带的特性,与佐助内心的情感互相呼应的结果。

    再不斩心中的危机达到了顶峰。

    这个小鬼

    竟然还有隐藏起来的强大技能

    该死

    和开罐者战斗不能有丝毫大意

    看了眼死死咬住手中万物皆断的卡卡西,再不斩咬咬牙,果断松开了手。

    身形向着后方急剧退去。

    无论是多么强大的技能,打不中就不用怕。

    再不斩也清楚,这,恐怕就是对方真正的最后一搏了,只要扛过去,胜利就是属于她

    “没有用的。”卡卡西似乎同样达到极限般,单膝跪在地上,大口的喘气,但语气中分明带着胜利的笑声,“佐助的这个技能,最大的特性,就在于锁定,以你如今的伤势,根本扛不住这一击”

    这一场战斗,是卡卡西在战争结束后的这么多年以来,最激烈的一场。

    好在。

    最终还是赢了。

    也就是在此刻。

    已经完全与手中的断剑,与全身的剑气真正融为一体的佐助,仿佛化身为一柄巨大的利剑,如惊芒掣电般,朝着再不斩辉煌直击过去。

    没有变化,也没有幻影。

    就只是堂而皇之的正面进攻

    但却让再不斩骤然暴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犹如冰针刺入身躯般的痛感从脚底一路涌上到脑海,视线之中仿佛已经失去了整个世界,完全被这柄剑彻底的占据。

    躲不过

    再不斩明确的感知到了。

    这一剑,她根本躲不过

    会死吗

    “再不斩大人”远远传来了疾呼的声音。

    是白。

    与那道剑气相对应的,一道旋风也朝着再不斩的方向猛冲过来,白的速度仿佛突破了极限。

    在这一瞬间。

    就好像连整个世界的时间都被拉长了。

    再不斩看见白焦急的眼神和必死决心,也看见了光芒之中,佐助那被尚未恢复的面庞上,兴奋而森寒的杀意。

    白能够挡住

    再不斩的脑海之中得到了答案,会是白,先一步的到达他的面前。

    瞬间拉长的光阴在这道思维刚刚涌现之时,骤然恢复到正常状态。

    噗

    仿佛有什么被刺穿般的声音。

    非常的轻微。

    但却似乎每一个人都听见了。

    在那场地的正中央,佐助保持着刺剑的姿态,冷酷立在那里。

    他的剑。

    被再不斩死死的抓住,但是,剑气已经穿透了再不斩的身躯。

    肆意纵横的剑气在再不斩身后的大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刻痕。

    “再不斩大人”白呆呆的坐在一边的地面上。

    没有来得及挡住

    不。

    他被推开了。

    在最后的一霎那,他被再不斩推开了。

    为什么

    噗

    又是什么东西被刺穿的声音。

    再不斩的手掌,在这一刻,狠狠的,仿佛灌注了仅剩下的所有力气一般,刺穿了佐助的胸膛。

    “小鬼”

    她的口中已经开始大口的喷着鲜血,但和鲨鱼一般的利齿却好像在狂笑,疯狂的表情倒影在佐助似乎是难以置信般的目光里。

    “让我最后教你一件事,小鬼如果你真的想要复仇,就要像我一样,咳咳哪怕是死,也要战斗到死前最后的一刻”

    佐助已经没有办法说话了。

    因为鲜血,同样从他的口中大片的涌出来。

    视线都开始模糊。

    噗通。

    他们两个人,都难以支撑自己的身躯,同时倒在了地上。

    “再不斩大人”

    “佐助”

    白和鸣人,就好像疯了一一样的冲过来。

    而正在观战的小樱,已经死死的捂住自己的嘴巴。

    佐助要死了

    “还有希望”卡卡西拖着已经到达极限的身躯,跌跌撞撞的跑过来,一**二级罐子里面购买的红药水,直接灌入了佐助的口中。

    药很快起了效果。

    佐助的身躯上,浮现了一层淡淡的绿色光芒。

    表面上的伤口似乎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

    但是心脏的跳动,却依旧是在不断的衰减着。

    卡卡西连忙又灌了一**下去。

    “原来咳咳。”

    再不斩在白的怀里看着这一幕,但是后面的话已经被不断涌出的鲜血堵住,没有办法再说出来。

    她已经明白了。

    为什么本应该彻底失去战斗能力的佐助,会突然跳出来。

    这种药物,比她想象之中还要神奇。

    她如果先不顾一切的确保这小鬼死掉,胜利就属于她了。

    但是没有如果。

    “再不斩大人”

    白小心翼翼的擦拭再不斩嘴边涌出的鲜血,可是越擦越多。

    “为什么要推开我”白的声音之中,终究忍不住带着哭腔。

    “笨,笨蛋”再不斩看着白的面孔,极为艰难的发出声音,“凭,凭你复活我的意愿要不了多少钱。”

    如果是她死了,以白复活她的意志之强烈,根本不要多少钱。

    这是再不斩给出的理由。

    但实际上

    恐怕只有她自己,以及看穿了一切的沈默,能够清楚的知道。

    或许是觉得反正能够复活,或许是觉得自己可以抗下这一击。

    但再不斩,在那一瞬间。

    终究是正视了自己内心。

    即便没有遇见白,她也根本无法成为她口中所说的那种忍者。

    “命运啊”沈默幽幽的叹息了一声。

    他有想过很多种结果,哪怕是第七班全军覆没,也是有可能。

    包括在那一瞬间之前。

    他所预计的,也是和原本的命运一样,白为了再不斩而死掉。

    那样,第七班仅剩下的底牌,就是鸣人九尾化。

    可没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