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拒绝恶魔契约的我等级只有1 > 第十七章 魔王不是你想叫想叫就能叫

第十七章 魔王不是你想叫想叫就能叫

    大门站在人群中间,身边的魔王小紫子正嚎啕大哭,面对千夫所指,他理直气壮的怼了回去:

    “人类害怕的事情有两个,那就是死亡和耻辱,挑战死亡,那是最愚蠢的行为,挑战耻辱也只有笨蛋才做得出来,但我就是这种笨蛋!”

    “这就是你抢幼女零食的理由?”女冒险者眼神鄙夷,嘴里‘差劲差劲’叨咕个没完:“幼女嘴里夺食,人渣都做不出来。”

    “就算她是魔王,这一哭谁还下得去手,唉,咱们勇者之国也算找回面子了,”有人话锋一转,带领大家指苛责起大门:“但他,给冒险者丢人了!”

    “零食牺牲自己,只为救你一命,”忠厚长者模样的大叔,对着大门吹胡子瞪眼:“你呢?趁零食不备,你转头就把它吃了,这叫做忘恩负义,你对得起零食吗!”

    “你们看看,他把魔王逼成什么样了!”一脸正气的老魔法师面对众人:“被抢了零食而嚎啕大哭可怜幼女,和一个抢幼女零食还自鸣得意,用冠冕堂皇的借口为自己开脱的可恶大叔,”他强迫大家做出选择:“哪个像魔王!”

    “公道自在人心,”冒险者的情绪被调动起来:“说到底,谁也没见过魔王,要论缺德,我看他才像魔王。”

    “哦~对呀,”冒险者一下打成了协议:“打倒大门!打倒大门!”

    他们单手握拳,随着呼声向上反复挥舞,包围圈逐渐缩小,前前后后被围了个水泄不通,但他们没有失去理智,而是摆出了战斗阵型,这不是混乱的群殴,而是做好了开战的准备。

    这种万众一心,多希望他们用对地方。

    大门心里苦,但他说不出,

    眼前哭得气势汹汹的魔王幼女,让他良心受到棺材之主的苛责,好像在说什么这下糟糕了。

    他想给这个可怜魔王吃顿好的,但昆娜和小紫子都在疯狂拉扯他,没等他把零食掏出来,就被众多冒险者挡在身后了。

    嗯?

    怎么没人揍我?

    密密麻麻的声音自带节奏,在四面大楼之间不断回荡,数百魔法师相互呼应,这是百人咏唱的大型咒语。

    大门看向人群后方,魔法阵遍布大地,一道道光芒向上升起,看着就很厉害的老魔法师们,已经在远处各就各位,大型魔法积蓄了足够的魔力,引动天空乌云集聚。

    光芒在身边柔和而弯曲,像可见的气流,涌向魔法阵中心,光门乍现,一个巨石兵站立在魔法阵上,它像是从10米巨石粗制雕刻而出,又像是由灰白石块拼接的人形,脸部画着一颗独眼,双手则成炮筒状,可能是个远程。

    “大门先生,”黑莉不知从何处冒了出来,她抓着大门声音急切:“带着孩子快走吧,这里有我们顶上。”

    “啊?”大门傻眼了,他听不懂啊,这事情发展怎么九曲十八弯呢,他有点跟不上。

    “哎呀,你怎么不懂呢!”黑莉着急起来,她不断把大门往外拖,还顺手拽着昆娜等人:“勇者可是魔王的死敌,你竟然被魔王针对了,不管你是不是勇者,我们都要保护你。”

    “我不魔王吗?刚才还要打死我呢?”大门看向魔王所处的位置,那里被层层包围,即听不见哭声,也不见有人打斗,可能双方还在僵持。

    “嘘!”黑莉突然停下脚步,耳朵而竖起来了,她一脸生气的样子对大门说教:“魔物天灾让勇者之国血流成河,多少文明古国都被深埋地下,我们失去太多太多真希望你不是勇者。”

    她气鼓鼓的摇着尾巴,推着大门往外走:“你跑的越远,就能把魔王引得越远,别连累我们。”

    “”大门刚想说些什么,身后便传来一阵嬉笑。

    处于人群包围的魔王,用稚嫩的声音质问冒险者们:“你们要包庇他?”

    “你哭得太假了,”女魔法师用指着魔王:“没有内味!”

    “哪怕付出生命?”魔王饶有意味的扫了一眼。

    “魔王,”男战士站了出来,他持盾而立,用剑敲击着盾牌:“没人跟你商量,换个身形吧。”

    野兽的嚎叫,在人群中响起,魔王突然四足奔跑,在人群中穿梭,几步之间体型逐渐膨胀,魔王变身成野兽形态,挡前方的冒险者皆被撞飞。

    冒险者立刻做出应对,成空心圆阵向四周散开,魔法师冰锥,火球不断抛射,后方的巨石兵抬起炮筒形的双手,跟着魔王移动。

    红色多重圆圈带着六边形的魔法阵在炮筒前飞速旋转,魔法阵中央穿出一块石头,这块汽车大小的石头,在穿过魔法阵的瞬间,被火焰包裹,还带着加速产生的轰鸣,如滚烫的天外流星,狠狠砸向魔王。

    但在砸到魔王的瞬间,只听哐的一声,地面从一点开始龟裂,这一点正是魔王用后足站立的位置,它踩碎了地面,双爪合抱硬是接住了被点燃的巨石。

    巨石带动的风压冲击着周围人群,而大门这时才看清魔王的兽化形象。

    那是一个双足直立的巨大野兽,足有5米左右的高度,它成倒三角的巨大体型,被血红的皮毛所覆盖,在高高隆起的上半身,有着三个被缝上去的狼头。

    狼头带着粗壮的脖子,被很随便的缝在肩膀上,左侧的那个狼头正向外吐着冰霜,只是一个照面,它一双举爪抱住的巨石,就变成威士忌里的冰球了。

    还没等大门打上鉴定,那块巨石,发出清脆声响,下一个瞬间,就被魔王用熊抱的方式,捏成碎冰。

    它三个狼头用力吸气,血盆大口露出残虐的微笑,它找到目标了。

    就在这时,八百米外的巨石兵再次抬起炮筒,魔法阵在空中交织的瞬间,魔王一个蹲起,地面炸开,它现身在八百米之外的巨石兵面前,狼爪捏住巨石兵的独眼,以身带爪把巨石兵的头按入地面。

    指尖再稍一用力,整只爪子就扣了进去,它用带球奔跑的姿势,将巨石兵一路拖行,它以五米的身躯,拖着是它两倍还多的巨大石人,一路连跑带跳,随手甩走几个拦路的冒险者。

    在靠近大楼的地方,它像是吃了兴奋剂,突然狂奔起来,用扣篮的姿势,高高跃起,带着十米高的巨石兵砸向楼体。

    楼房倒塌的巨响,带起尘土飞扬,四面大楼中的一面,已经化为废墟,层层土堆之上,站立着孤傲的三头狼魔王,它手臂一摆,在千人之中准确指出大门的位置,一声咆哮,是在宣告,下一个,就是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