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奸臣 > 正文 第5章 那是鹅

正文 第5章 那是鹅

    在门被关上之后,微尘道长又是掐人中,又是用银针乱刺,可是都没有任何作用,楚二少依然在沉睡中,甚至还时不时的扯个呼。

    “这不滚犊子了吗?这下招牌要砸在这里了!早知道多跟师父学习点医术了。”微尘道长坐在一旁的凳子上,不断的思索道。

    就在微尘道长一筹莫展道时候,躺在床上道楚少彦伸个懒腰便睁开了眼睛。

    当他睁开眼睛看到的竟然是微尘道长之时,顿时吓了一跳。

    “你对我做了什么?你怎么会在这里?”尤其是当楚二少看到微尘道长那猥琐的脸上挂着莫名的笑容之后。

    他就好像是一个受伤的小媳妇似的曲卷在一角,用被子遮住自己的身体。

    “楚夫人,令公子醒了!醒了!”微尘道长大呼一声道。

    “吾的儿啊!你终于醒过来了,你有哪里不舒服啊?”杨氏关切的问道。

    “娘,我就是全身都有些痛,这嘴唇上面也有些痛。”楚少彦摸了摸鼻子下面,顿时红色的鲜血粘在了手指头上。

    “我这怎么还破皮流血了呢?”楚二少自然不知道那是微尘道长一用力给掐的。

    “楚少爷身上的邪祟虽已除去,但是他身子骨太弱,全身酸痛、流血这都是正常情况,多加修养便可以。”微尘道长脸不红气不喘地解释道。

    “楚夫人,贫道这里还有一张符,是之前道符的加强版”微尘道长还没有说完,杨氏便打断道:“朴总管,去取三千金赠于道长,让道长再翻修一次道观。”

    “娘,出云观刚翻修没几天。”

    本来打算今天跟小玉回她家的,不过现在肯定是去不成了。

    在所有人都走了之后,楚少彦这才有空整理整理脑子里多出来的那些记忆。

    他脖子上的龙形坠来自于地球,它主人的名子叫凌风,是一名出色的商人,在一次外出的时候,遇到了海市蜃楼。

    而这海市蜃楼中出现的场景竟然就是十五年后楚少彦被仇家剁碎,扔进井里的情况。

    凌风莫名其妙的被这枚玉坠带到了这个世界,并被困在了里面。

    楚少彦也莫名其妙的重生在了他十五岁的时候。

    昨天是凌风来到这个世界的第二十一天,也就是人们口中常说的人死之后的三七。

    若是今天他还不能够找到躯体收留他的神魂,那么他将彻底地在世界上消失。索性在最后的时刻他融入到了楚少彦的身体里。

    而这发生的一切无论是楚少彦还是凌风都不清楚缘由,或许只有这枚龙形玉坠知道内情吧。

    若是问现在他究竟是楚少彦还是凌风?确切的说他现在应该是楚少彦只不过脑子里多了凌风的记忆。

    吃过晚饭之后,楚少彦便去找母亲跟她说自己明天要去山前村的事情。家里面母亲最大,只要母亲同意,就没有问题。

    可是谁知,今天的运气差到出门能够踩到狗屎,父亲今天好像并不忙,回来的特别早。

    “那么远!又那么偏!你这大病初愈,万一有什么事情怎么办?不行!”在楚少彦说明意图之后,杨氏直接拒绝道。

    “娘,爹,你们都那么忙,孩儿可以替你们去收租啊!”

    “收租的事朴总管会负责的,根本就不需要你。除了吃喝玩乐你还懂什么?你懂收租吗?”楚中天冷着脸说道。

    这家伙太无耻,明明就是东陵城祸害够了,想要去其他地方祸害祸害。竟然还打着收租的借口。

    “我不懂收租。”楚少彦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怎么?现在就是一副小女儿姿态了?你的男子自信呢?”

    “我不懂收租!”楚少爷抬起头来,对着他父亲大声的说道。语气之强烈,态度之坚定,让人无语。

    楚中天脸色顿时难看极了。其实若是楚二少能够说点好听的话,他并不会拒绝的。

    因楚二少迟早都要接替他父亲掌控楚家的,提前接触一下并不是坏事。

    看着父亲阴沉的脸色,楚少彦连忙抱住母亲,撒娇道:“娘,孩儿听说那里又一座山庙,可灵了。孩儿想去祭拜祭拜,一来为爹娘求平安,而来也好让神灵保佑保佑孩儿不再受邪祟的侵扰。”

    在楚少彦软磨硬泡之下,杨氏还是同意了。不过前提是将从微尘道长那里买的的加强版护身符带在身上,还让大壮贴身保护自己。

    这大壮人如其名,身高八尺,体壮如牛,力大无穷,听说以前是个山贼,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从良跟着楚中天,并且负责保护他的安全了。

    一夜好梦,第二天吃过早饭之后,楚二少便和小玉、小榕坐上马车离开楚家了,驾车的人便是大壮。

    一路上小玉和小榕叽叽喳喳说不不停,楚二少被马车颠簸的直犯困。

    已经过了中午的饭点了,楚少彦被饿的两眼发昏。“小玉,还有多久才能到?”

    “少爷,我们好像走错了路?”

    “什么?你连回家都能走错?”

    小玉讪讪的笑了笑。

    一行四人直到傍晚这才来到了小玉的家,她家是三间小土屋。当楚少彦他们赶到的时候,小玉的父亲正好扛着锄头返回。

    “爹,您不是病了吗?您没事了?”小玉刚下马车便跑过去问道。

    “小玉,是你回来了?”小玉的父亲不断地大量着那辆豪华的马车,这辆马车是出发时楚少彦特意选的。

    “这几位是?”而就在这时,楚少彦他们走下了马车。

    “想不到您的病那么快就好了,既然没病了,我们回去吧。”说吧楚少彦便往马车上走去。

    原本还想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拥有吃什么吐什么的功能,如今来开是没戏了。

    楚少彦原本想带小玉离开,可是小玉的父亲以她母亲想念为由,要求小玉留住一晚。

    小玉不走,楚少彦自然也就厚着脸皮住了下来。

    “这、楚少爷,我们家这简陋,恐怕不适合您啊。”小玉的父亲委婉的拒绝道。

    “没事,我们可以在马车上过夜。我饿坏了,你快去做饭吧。”楚少彦似乎没听懂,催促道。“对了,要有肉啊!”

    “小玉啊,你哥哥还没有回来,你去把院子里的鸭子杀一个吧!”小玉的父亲说道。

    “小玉,我来吧。”就在这个时候,楚少彦夺过了小玉手里的菜刀说道。

    “少爷,这都是我们下人做的活,您哪里会做,要不您就把刀还给我吧。”

    “谁说本少爷不会做,你们都走开,谁都不许帮我。”

    院子里顿时一阵鸡飞狗跳、鸭鹅同叫。

    就在一只鸭逃跑的时候,楚少彦将手中的菜刀扔出,说巧不巧,这把刀正好将它的脖子剁了下来,鸭子扑腾了两下,便每声息了。

    “还以为有多难呢!”楚少彦拍了拍手,潇洒的转头说道。

    “少爷,你刚刚听到它叫唤吗?”小玉提着那只被杀的鸭,边走过来便说道。

    “好像叫唤了两声。”

    “那少爷你知道它的说的是什么吗?”而就在这个时候,小榕也走了过来问道。

    “不知道,它说了什么?”

    “它说的是“我是鹅,我是鹅,我是鹅!””小榕捂着嘴说道。

    “啥意思?”楚少彦看着都快笑成一朵花的小榕问道。

    “小爷,你杀错了,这不是鸭子,这是鹅。是鹅。”小玉解释道。

    吃晚饭的时候,小玉的哥哥和弟弟们也都回来了,在席间小玉的父亲说道:“楚少爷,小玉她笨手笨脚的,在您府上肯定做过很多错事。而且我和她娘年龄也大了,就想让小玉在家多陪陪我们。所以这个”

    “不想让小玉在我家干了是吗?”楚少彦抬头扔下了手里啃了一半的鹅腿,问道。

    听到自己父亲的话后,小玉连忙抬头看着父亲,她不明白为什么父亲要这样说,一双眼睛已经湿润了。

    “爹!”小玉想要说什么的时候,被她父亲制止了。

    “小玉,你怎么说?”楚少彦并没有问她父亲为什么,而是转头对小玉问道。

    “少爷,夫人对我恩重如山,小玉不想离开。”

    “怎么?只有我娘对你好吗?那你还是回家吧。”楚少彦捡起了桌子上的鹅腿,继续吃了起来。

    “少爷!”小玉顿时放肆的大哭了起来。

    “听说你儿子要成亲了?你打算给他盖房子?那恭喜你了。我来的时候什么都没带,就带了一百两银子,就当作是贺礼吧。”

    随后楚少彦便吩咐小榕将马车上的银子取过来。

    当他说一百两的时候,众人还都以为是听错了,不过当一百两银子放在众人眼前的时候,他们都被吓愣住了。

    “这、这、这”小玉的父亲一辈子也没有见过那么多钱,当金子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小玉的哥哥和弟弟看着桌子上的银元宝,都是两眼放光。生怕他父亲回拒绝,那可是一百两啊!比一百只鹅值钱多了!

    感谢:书友谢智富,谢谢您的推荐票,这是这本书的第一票。非常感谢您。

    喜欢玄幻的书友们可以看一下《始祖墓》,也是我写的,这是我心中的武侠梦,希望大家会喜欢。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