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奸臣 > 正文 第24章 死马还是活马?

正文 第24章 死马还是活马?

    刘三少的诗一出,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他。就如同见了鬼一般。这等绝美的诗文绝不是刘三少这中小屁孩能够作的出来的,就是孙博士这中德高望重/学富五车的大才都未必能够作的出来。

    只有宋小胖他们几个人转头有些狐疑的看着楚二少,“难道又是哪一个和尚作的诗不成?”刘佳丽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二少道。

    “是啊,前段时间有个和尚来找我们化缘,他就是用这首诗跟我们换了一个馒头,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不愿意给的,最后还是他死乞白赖的求着我们,我没办法只好给了他一个馒头。”楚二少解释道。

    楚二少的解释,听的刘佳丽直想脱鞋子抽他!若不是估计淑女形象,恐怕鞋子都已经脱下来,拿在手里了。

    其实之前冯晴文和刘佳丽要求来这里的时候,刘三少不太乐意的,最后还是楚二少将这两首诗说给了刘三少听,并让他记住。好让他在这里力压各大学子的,刘三少这才爽快的答应过来的。

    “那上一首诗,那苦行僧不是没有说后半句吗?这后半句是怎么出来的?”刘佳丽问道,而一想到这后半句她便脸红的能滴出血来。因为这最后一句是在表达追求那女孩子的态度和决心。

    刘佳丽可是清楚的记得,这首诗是当时楚二少赞美她的。而如今再加上这最后一句,那岂不是?“哎呀!哎呀!好羞人!”刘佳丽顿时心中想到。

    在一片沉寂之后,议论声纷纷而起,有的人觉得这诗绝美绝伦,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这简直就是赞美一个女子容貌的最强诗文。而有的人则认为这诗还是又些美中过不足,不过他们又不知道该怎么补充、怎么更改。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他肯定是作弊!这首诗肯定是他抄袭的!”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两名书生嘶吼一声道。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一个纨绔子弟怎么可能张口就来这中绝美的诗篇。

    “究竟是谁作弊,你心里比谁都清楚,何必装傻充愣呢?”而就在这个时候,楚二少说道。

    “走吧!一群只会溜须拍马,阿谀奉承之辈,只懂得弄虚作假而已,呆久了,只会沾上这些恶习,我们还是走吧。”楚二少根本不在意周围众多书生和那孙博士阴沉的脸。

    现在的楚二少颇有一副“我不是在说你们俩,我说的是在场所有书生都是垃圾!”的气势。

    “站住!玩世不恭的败家子竟然也敢对我等出言不逊,简直是有辱斯文,斯文败类!”

    “对对!斯文败类!”

    这些书生用之乎者也不断地咒骂着楚二少,顺带连同刘三少和宋小胖也被拉在了挨骂的群体。

    即使是刘三少那粗狂的嗓音,不断慰问学子们父母、祖宗十九代问候语,依然压不住这些情绪躁动的学子们。

    眼看着吵群架就要变成全武行了,为了防止命案的发生,宋人大赶紧派周围负责治安的衙役们强行突破人群,将楚二少他们带走了。

    这场学子盛宴还没有真正的开始,还有许多文学大家没有到场,便已经被楚二少他们几个给搅合的支离破碎,索然无味了。

    不过那首北方有佳人,却已经传出去了,无论它的作者是谁,最终受益的都是甄儿姑娘。因为有人传出这首诗为为她而作,也正是因为这首诗让她名声大噪,收获了众多的支持者。

    在楚二少他们离开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去,而是沿着东陵河畔观赏那些戏曲、舞蹈表演。刚刚的闹剧并没有影响他们观赏的心情。

    现在正值花魁大赛竞争的激烈时刻,人潮涌动,人山人海。楚二少他们三个人当作了护花使者,阻挡着别人的手不要挤到冯晴文和刘佳丽两个人的臀部或者是身上其他的部位。

    “你的手放哪了?”刘佳丽一双美目等着楚二少,嗔怒道。

    “我这是放着别人不要挤到你。”

    “所以你就监守自盗了?”

    “没有,没有。本少爷不是那样的人!”楚二少连忙澄清,并且下意识的摸了摸鼻子缓解一下自己尴尬的情况。关于自己人品这一点,他还敢用刘三少点性命做担保的。

    “好香啊!”都说赠人玫瑰,手留余香。楚二少这是摸了别人一下,确切的说应该是不小心触碰了一下,也手有余香。

    楚二少无意中的一句话,顿时让刘佳丽羞红了脸。自从认识了楚二少,她感觉自己的脸就一只都是红红的。那都是羞的。

    “砰!”一只小拳头捶在了楚二少的胸口,“你还说!”

    看着她那小女儿的姿态,楚二少哈哈一笑。

    而就在楚二少跟刘佳丽正在有说有笑的时候,一旁的一根粗大的柱子突然折断,打了下来。

    “啊!”周围刺耳的尖叫声响起,众人疯狂四散,可是人群数量巨大,疯狂的挤压,使得无数人被踩在了脚下。

    “小心!”在看到柱子倒下去的那一刻,激励楚二少最近的刘佳丽双手一推,试图将他给推开,可是脚底下倒着无数的人,楚二少根本就迈不开步子。

    楚二少反而在她的推力之下摔倒在了别人的身上,而刘佳丽在被楚二少的力量推向了另外一边。

    “轰!”那跟粗大的柱子彻底的倒了下来,而这根柱子上面有着一根一寸长的木桩,好巧不巧的是这根木桩从楚二少的后背插了进去。鲜红色的血液瞬间染红了他的衣衫。

    “三儿!”

    “楚少彦!”

    周围的尖叫声、呼喊声、哭泣声纷纷传入到了楚二少的耳朵里。

    “我又要死一次吗?”迷迷糊糊的楚二少又看了一眼这个世界,便昏死了过去。

    在楚家所有人再一次聚集在了门外,杨氏手里的手帕都已经被她扯坏了,可是她却没有察觉。

    刘佳丽蹲在一旁一直在哭泣,她在后悔,后悔刚刚她要是不推楚二少一下,楚二少是不是就不回被砸伤了。

    冯晴文蹲在她身上,一片拍着她的肩膀,一边不停的安慰着。

    楚中天坐在一旁的石桌旁满脸凝重的紧闭的房门,手里的茶都握凉了,却忘记喝了下去。

    这才多久?楚二少便遭遇了两次生命危机,这不得不让楚中天重视,是不是有仇家来报复!毕竟这些年来他能够白手起家,将楚家做大做强,这中间肯定招惹过许多狠人。

    在屋内,楚二少趴在床上,身上的衣衫已经被剪除。张神医看着楚二少后背上插着的那根木棍,迟迟不肯下手。

    现在伤口处血液已经凝固,楚二少还一息尚存,而这根棍子一旦拔除,到时候血流如注,恐怕就真的回天乏术了。

    只见张神医从药箱取出了一根银针,插进了楚二少的脑袋里。在银针插入片刻之后,楚二少便醒了过来。

    “楚少爷,接下来老夫要做得的事情对你而言,九死一生。你是否需要在跟你的父母见上这最后一面?”张神医又些凝重的说道。

    楚二少知道自己现在的情况,在这个时代,医疗条件不发达。自己今天若是能够活下去,那绝对是菩萨瞎了眼,保护他这个祸害可以活千年。

    “张神医,我感觉我还能活,还有救,要不,你再换个人试一试?”楚二少脸色惨白,十分费力的转头看着张神医说道。

    “”

    “张神医,不是小子班门弄斧,而是小子真的很想活下去。张神医,您听说过缝合术?”楚二少苍白的嘴唇一开一闭费力的说道。

    “何谓缝合术?”张神医行医了一辈子,可是却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等技术。

    楚二少对此也不是非常了解,毕竟凌峰并非是一名医生。不过凌峰曾经因为腿受伤裂开了一个大口子,在医院缝合过,所以他也知道缝合的步骤。

    虽然楚二少现在很虚弱并不想多说话,可是他知道自己的伤势,他更像活下去,所以便把知道的所有关于缝合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

    这样的事情可是张神医不曾听闻的,一瞬间便被楚二少的话给吸引住了。他的医术已经到了一个瓶颈,楚二少的话瞬间给他打开了一扇大门。

    “楚少爷,不为别的,就为你今天这一席话,老夫拼尽全力也会保你性命。”张神医态度瞬间严肃了起来。

    随后温水、毛巾、还有楚二少说的绣花针都一一送了进来。

    至于温水和毛巾是给张神医洗手的,毕竟楚二少也害怕张神医紧张,手心里流汗。

    随后张神医便取出了几枚银针迅速地刺入了楚二少的体内,这是张神医的绝技,几枚银针可以瞬间封锁楚二少体内的血液。不过仅仅只能够持续片刻,因为若是不将银针拔出,楚二少便会因为血液滞留而死亡。

    “啊!”伴随着剧烈的惨叫,那根木棍便被去了去了下来,随后张神医便按照楚二少说的方法,用在开水里反复煮沸的针线将伤口里外都给缝了起来。

    虽然这个时代,这些针线还达不到消毒的标准,但是如今也只能够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感谢感谢谢智富,龙、虎、豹,谢谢您们的推荐票,感谢您们的支持,万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