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奸臣 > 正文 第29章 饿狼

正文 第29章 饿狼

    “牛头山?恶狼帮?好像听过,你对他们了解吗?”在听到血鹰的汇报之后,楚二少问道。

    牛头山就是在东陵城西边不足十里的一个荒山,听说哪里以前是乱混岗,每当闹饥荒的时候,饿死的成千上万具尸体都是仍在那里的,任由腐化的。

    不过已经好些年头没有闹饥荒了,所以牛头山也就是做了作用被废弃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变成了土匪窝了?

    “少爷,这饿狼帮首领人称饿狼,当年闹饥荒的时候,他的父母饿死被让在牛头山,而他则是在牛头山跟饿狼抢死人尸体吃才活下来的。后来凭借自己的一身本领,招揽了许多亡命之徒,更有一些是官府通缉的杀人犯。”

    随后血鹰便将收集来的所有关于饿狼的事迹交给了楚二少。

    在翻完一遍手中的小册子之后,楚二少爷大致了解了饿狼和饿狼帮。

    这饿狼帮是一个硬茬,虽然东陵城大大小小的势力无数,可是真正能够上的了台面的也就那么几个,而饿狼帮更是能够排在第三。

    至于排在第一的楚二少怎么也想不到竟然是东陵城的衙役,这不得不说是一个很大的讽刺,衙役们的职责本就是守护一方平安的,可是他们竟然成了最大的黑暗势力。

    由此便可以想象这个社会的秩序是多么的混乱了吧!也难怪老晋王一死,天下会动乱。

    这种官即是匪的情况,并非是东陵城独有,几乎整个天下都是这样的。

    东陵城属于大晋朝数一数二的大城市,经济十分发达,这里的治安和社会秩序还算好的。

    至于那些小地方,衙差们更加疯狂,几乎每天都会发生老百姓们被这些衙差们逼的卖儿卖女、家破人亡。

    至于饿狼帮更是一群混蛋、人渣的汇集地,他们不但烧杀抢夺、奸淫掳掠,更是贩卖人口、打家劫舍,简直无恶不作。

    就连东陵城内都遍布了饿狼帮的人手,他们每天都会在各个街道向各个摊贩、酒楼收取保护费。但是却从来都没有保护过他们。

    而上一次袭击楚二少,害得他险些丧命,就是饿狼帮的二首领独眼龙的手笔。这独眼龙专门训练了一批人,专门负责各种暗杀活动,只有有人肯出钱,他们便会不计代价的取走目标的头颅。

    看着册子中详细记载的内容,楚二少越看越心惊,他从来都没有想到过一群人竟然可以恶到这种地步!!!

    因为就在小册子的这一页上记载着一件事,饿狼曾经看中了一个怀孕妇人的姿色,随后便连夜带人屠杀了对方满门,当着那妇人丈夫和众多手下的面奸污了她,最后更是活生生的剖开了她的肚子,将她腹中即将出生的孩子取了出来。

    也许是饿狼从小的经历,让他的性格变得极为扭曲。像这样的惨绝人寰、丧尽天良的恶事,册子后面记载的还有更多。饿狼帮的罪行简直罄竹难书!

    楚二少虽然自认为不是什么好人,也不具有什么侠义心肠。但是当他看到这样的内容,心中还是愤怒不已!

    “册子上的内容是你收集的,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上面记载的内容。你从中看出了什么?”楚二少将册子合上后问道。

    “罪恶!这些人该杀!”

    “若只看到这些,那你也该死!”楚二少将手中的册子砸在了血鹰的身上,当册子从血鹰的身上落在地上的时候,正好被打开了。正好在这一页上记录着王家集重金与独眼龙暗中交易的经过。

    “”

    这饿狼虽然无恶不作,但是他的领导才能和在帮派的格局筹划上还是值得赞赏的。这才是楚二少想让血鹰学会的。

    “从今天起,你负责招揽各种能人异士,我来负责规划,你需要以最快的速度建立一个能够与恶浪帮对抗的势力。”楚二少站起身来,就所有的银票都交给了血鹰。

    这些银票一些是这段时间买纸挣的钱,还有许多是他提前预支的分红。

    让楚二少没有想到的是他重生以来第一个真正想要对付的人竟然不是他上一辈子的仇人马伯庸。

    毕竟马伯庸负责一整条街的商铺,平日里比较忙,而且他也不住在楚府。

    两人自从那日在大厅见了一面之后,便再也没有相遇过。

    无论是王家、马伯庸、饿狼还是独眼龙,但凡得罪过他楚二少的人,他心里都明亮着呢!一个也跑不了。

    用小玉的话就是:“少爷小心眼,会记仇的。”

    “少爷若是想要快速达成目标,或许有一个人可以帮助你。”而就在这个时候,血鹰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别扭扭捏捏的。像个娘们。要不要本少爷送你一件花裙子?”

    “少爷,东陵城死牢中关押着一个重犯名叫王跃,他曾是大内禁军首领。一身武艺无人能敌,若是少爷能够把他弄出来,将会事半功倍。”血鹰献计道。

    “既然是大内禁军首领,又为何会沦落到死牢?”

    “他是被人陷害的,满门抄斩。皇上念他多次救驾有功,免于一死,但是终生都的在死牢中度过。”血鹰也不知道具体是谁陷害了他,但是血鹰相信以王跃到性格,是绝对不会做出那种事情的。

    “难道是三年前的那次?”满门抄斩的事情很少发生,一旦发生就会引起很大的轰动。

    楚二少依稀记得听说书先生说过,但是具体是什么事情,他还真记不得了。毕竟算上上一辈子,这起码间隔二十年了。

    在看到血鹰点头之后,楚二少便将这件事情记下来了,虽然说他跟宋小胖的关系比较铁,可是在宋家宋小胖说的话还没有放屁响。

    至于宋大人,虽然跟他有合作,但是宋大人不会为了点钱,就把自己的前途都搭上。毕竟私放一个朝廷重犯,若是让别人知道的,这可是欺君大罪。

    所以将这尊大神救出来只能够从长计议了,而且若是不能够收服他,就算救他出了大牢也没有任何作用。

    返回楚家的楚二少直奔楚少由的房间。

    “二少爷,您怎么来了?大少爷刚睡下。”就在楚二少刚到门口的时候,便被楚少由的小书童给拦下了。

    这小书童,可是从小跟楚少由一起长大的,主仆二人穿一条裤子,一条心。都是满肚子坏水。

    “是少彦在外面吗?小志,快请弟弟进来。”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声音从屋里传了出来。

    “咯吱”一声,门被推开,只见楚少由一只胳膊上缠着布条绑着一块木板,就连脑袋上也缠着厚厚的布条。

    刚开门的时候楚二少吓了一跳,还以为碰到木乃伊了呢!

    “呦,换新衣服了,怎么是变成这幅打扮啊?参加化妆舞会吗?”楚二少笑吟吟的说道。

    “弟弟,你又说笑了。”楚少由根本就听不到化妆舞会是什么,但是他听得懂化妆,也能够猜的出来,并不是什么好话。

    “对了弟弟,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楚少由依然是那副和蔼可亲的模样,他从小到大给人的感觉都是温文尔雅,但是这君子的面具下面藏着的究竟是人还是鬼,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这不听说你受伤了,我过来看看你。看到你没事,我也就放心了。”

    “假惺惺,大少爷都受伤那么多天了,也没见你过来。再说看望人,也没见你手里拎什么东西啊。说不定大少爷身上的伤就是你招呼人弄的,恐怕罪巴不得大少爷死的人就是你吧!”小书童小志心里诽谤不已,不过他只能够撇撇嘴,在心里想着,却不敢插话。

    不过什么样的人养什么样的狗,傻逼只能被别人牵着走。

    其实楚少由受那么重的伤完全是因为意外,当日楚少由在感受到他父亲身上的气息之后,在背后吓得瑟瑟发抖。

    铲除楚少彦的的计划当初是他提出来,王家下的手,直不过那一次楚少彦掉进井里,被东子救了上来。

    至于这一次楚少彦遇袭,他也是提前知晓的,只不过他不知道的是对方会用什么方式来取走楚少彦的性命罢了。

    不过可惜的是他错误的低估了楚二少命硬的程度,这简直比钻石还要坚硬上数分,就是金刚钻来了也不行。

    在整个楚家,若是楚少彦死了,受益最大的便是他了。在得知楚少彦脱离危险期之后,楚少由为了摆脱自己的嫌疑,便策划了一场刺杀,而这次的主角就是他自己。

    只不过这场刺杀并不是真的,而是演戏罢了。原本的设定是他被人追着几条街,然后被对方拿刀划了几下。

    结果在演出当天出了意外,王家人的在行刺楚少由的时候不小心将三楼的两个花盆打落。

    第一个掉落的花盆砸在了楚少由高高举起来的胳膊上,只听一声骨头碎裂的声响,他的胳膊就折成了一个不可思议的弯度。

    在他疼的还没有来得及喊出声的时候,另外一个花盆也落了下来正中他的脑门。

    痛苦的吼声还没有喊出来,便昏倒在地了。最后便有了被抬回楚家的那一幕。

    感谢起点阅读谢智富,龙、虎、豹,左边路人甲,谢谢您们的推荐票,感谢您们的支持,万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