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奸臣 > 正文 第36章 早知尿床不盖被

正文 第36章 早知尿床不盖被

    “少爷,可算回来了!宋公子之前来找您,并让我转告您刘小姐今日就要离开东陵城了。快去看看,或许还能赶得上。”在楚少彦刚回到楚家的时候,小玉急忙迎上来说到。

    “无妨,有缘自会相遇。送别的最后一眼,远不如心中期待,期盼下一次相遇。”楚二少快步走向了父母的房间。

    经过几天的缓和,楚中天显得苍老了许多,尤其是头上的些许白发,看的更让楚二少心疼不已。

    “少彦,你来了。”

    在看到楚二少进来之后,父亲连忙喊道,随后便将他的手紧紧的抓在手里,仿佛实在害怕他这个儿子也会被老天收走。

    “当年我曾立下重誓:有生之年必定衣锦还乡,让所有人另眼相看。这些年倒是冷落了你们母子了,如今我已经看开了,只要你们都平平安安的就好。什么返不返乡都已经不重要了。”楚中天将杨氏和楚少彦拦在怀里面,左眼一滴眼泪滑落。

    再经历了一次夫妻、父子别离,楚二少如今更加看中的是亲情,至于事业如今只能够退居第二

    听到父亲的话,楚二少也很疑惑,什么衣锦还乡?以楚家目前的财富难道还不足以成为锦衣吗?而且他们楚家不是没有任何身份背景的吗?父亲不是白手起家吗?

    “老爷,这些年辛苦你了!”杨氏搂着楚中天说到,可是楚二少还在一旁啊,他们也不注意形象。不过楚二少还是很识趣的离开了。

    看着父亲已经走出了这道坎,楚二少顿时放心了不少。不过楚二少开始有些害怕了,害怕以后父亲会发现这件事情的真相。

    其实楚中天之所以不怀疑楚二少最大的原因就是被亲情蒙蔽了双眼,其次在他心中楚二少一直都是那个游手好闲的纨绔,他没那个能力,也没有那个魄力做这件事。

    不过随着楚二少继续走下去,他所隐藏的东西终究会暴露出来。到那时楚中天未必不会后知后觉。不过以后的事,管他呢!

    血鹰这段时间一边继续招揽手下,一边训练他们。疤脸、二郎、还有大牛和牛牛两兄弟都被撒在了外面,一个时刻盯着饿狼帮那边的战况,一个时刻盯着庞府,尤其是庞王氏。

    大牛和牛牛两兄弟负责打探龙虎堂的消息,如今龙虎堂已经紧缩了人手,大部分人都聚集在了龙虎堂的大本营,或许是在防备着庞将军吧。

    龙虎堂目前的堂主,人称狂龙。此人虽然行事疯狂、执着,他所认定的事情是没人能够改变的。虽然很多人说他刚愎自用,但是却真有其才。

    在龙虎堂内部,狂龙正在给高层们训话。

    “这段时间务必看牢手下,绝不可以在这个时候招惹到官府。等饿狼帮被灭,诸位要以最快的速度抢夺饿狼帮的地盘。我龙虎堂一统东陵城的日子即将到来,诸位这段时间务必小心。”狂龙坐在主座上,虽然只有二十出头,不过却极具威望。

    狂龙心中总是隐隐觉得事情或许没有那么简单,但是他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而且以饿狼的性格,若是王家得罪可他,他确实做的出来,灭了王家满门的事情来。

    可是事情发生的太过于突然,又太过于顺其自然了。

    上一次庞将军战败之后,便再一次亲率三万大军包围了牛头山,铁甲寒衣,强弓劲弩,装备精良。

    在吸取了上一次的经验教训之后,庞将军并没有派人邀战,而是直接以强弩将箭矢射了过去,万箭齐发,遮天蔽日的箭雨落下,牛头山内人影乱串,哀嚎声一片。

    “注意掩护!若有青壮男丁随我进入密道,老弱妇孺留下来殿后!”饿狼一声怒吼,那粗犷的嗓音在牛头山传荡。

    “求求您,发发善心,让我进去吧!”而就在这个气候一个女子在被一名男子拦了下来后,跪在地面上祈求道。

    这名女子他认识,是当年饿狼率领他们抢回来的,山上的兄弟们几乎都睡过她。昨天晚上这男子还在这女子身上耕耘呢。

    “滚!”那男子一脚踹在了女子的身上,顿时女子爬到在地。

    而就在这女子起身想要抱住这男子大腿的时候,只见一道刀影闪过,那女子便睁大眼睛,双手捂着脖子倒在了血泊中。

    “儿啊!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我是你爹啊!”一名老人趴在地面上抱着一个男子的脚,不停的哭诉着,外面的箭雨不停地“嗖嗖”落下。

    “碰!”那男子一脚踢在了他父亲的肩膀上,可是他父亲却死死的搂住他的脚脖。

    “滚!你个老东西!你已经那么老了,也该活够了!我还那么年轻,你忍心看我现在就去死吗?”那男子咆哮道。

    “儿啊!爹也不想死啊!”老人紧紧的搂着他的脚,任由那男子将他拉着拖行。

    “碰!”那男子转身又是一脚踹在了老人的头上,顿时鲜血从老人的口中喷了出来。

    “还不放手!你个老不死的!”那男子又是几脚踹了下来。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箭失射了过来,老者放开了儿子的脚脖,那双浑浊的双目之中没有了任何的色彩。

    “噗!”一道箭矢落下,那锋利、强劲的箭矢穿透了老者的头颅,钉在了地面上。

    整个饿狼帮到处都是哭泣声,嘶吼声,一幕幕生离死别的场景上演。

    在密道之内挤满了饿狼帮的年轻人,老人和孩子只能够找一些掩体来躲避箭矢的攻击。

    “爹爹!爹爹!爹爹!”一个小男孩不停的奔跑,不停的喊着,那一道道无情的箭矢落下,上一刻还在奔跑的孩子,下一刻就被射成了刺猬。血液的鲜红色是那么的刺眼。

    “将军!已经发了不少箭了,是否继续?”在有一轮箭雨过去以后,士兵向庞将军请示道。

    “上火,继续射。务必将整个牛头山化作灰烬。”看着被箭雨淹没的牛头山,庞将军的脸上用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一道道带火的箭被射进入了牛头山,顿时火焰四起,熊熊的大火疯狂的燃烧,整个牛头山变成了火牛山。炙热的火焰肆虐,烟雾疼死,火光漫天。

    那些躲藏在屋内,躲避箭矢的老弱妇孺在这大火之中,毫无逃生之路。有些人为了一线生机冲下山入去,妄想庞将军还残留一丝善心。

    可是这些冲下山来的人,还没有跑两步便都被一道道箭洞穿了身躯。山上呆不得,山下去不了,这些人只能够在火海中惨叫,翻滚,直到没有了最后一丝生息。

    疤脸看着牛头山的惨状虽然心生怜悯,可是事到如今他也无能为力。如今就只有祈求老天了,若是老天怜悯他们,或许就会降下大雨。

    疤脸抬头看了看天空中耀眼的骄阳,这个念头算是放弃了。

    大火从早晨一直烧到了下午,这才逐渐地熄灭。整个牛头山都付之一炬,一些地方还在冒着浓密的黑烟。

    “你去,率领一队人马去查探查探。务必不留一个活口!”庞将军一声令下,一支四五百人的队伍化作数个小队,从牛头山各个角落向着中间扫荡。

    那些待在密道中的恶狼帮成员,在承受火烤、烟熏之后,本以为就此得以存活,却没有想到这庞将军竟然还会再来一次扫荡。

    “早知道我就将着密道挖通,通向外面了。”饿狼又些后悔的说道。

    俗话说得好:“早知道尿床,不盖被了。”可是饿狼没有提前预知的能力。

    这密道最开始设计的时候是打算挖通的,毕竟可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但是牛头山太大,要挖穿山体这是一件十分浩大的工程,不但费钱,而且还坍塌过一次,所以也就作罢了。

    再则饿狼也不相信有谁可以将他打的要靠密道来逃亡,这是他的自信。

    “扑哧!”一只长矛穿破了密道烧焦的大门,“来人!这里有迷道!”那名士兵大喊一声。

    “兄弟们!准备作战!”饿狼大喝一声,率先从密道里冲了出来,手中的刀光一闪,那名士兵便直接脑袋离家出走,身子倒在了灰烬中。

    “兄弟们!杀啊!斩了那姓庞的狗贼,我们就能活下来!冲啊!”饿狼依然是冲锋在前,手中的刀锋不断地挥斩,鲜血飙射而出。

    以饿狼为首的众人并没有与那些士兵纠缠,再他们的勇猛冲击之下,刀影一道道的斩落。

    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横的,横的怕不要命的。

    这些士兵就是软的,而饿狼帮就是不要命的。他们之间差着等级呢!

    对于这些士兵而言,虽然命令是庞将军的,但是命却是自己的!

    在看到饿狼他们如此勇猛,上前只会被斩(只有送人头的份),这些士兵竟然边战便退。这就给饿狼创造了机会,只见他以手中的长刀开道,一个冲锋,便豁开了人群,在他身后饿狼帮的成员仅仅跟随。

    仅仅只是片刻的功夫,饿狼便率领手下冲出了包围圈,直冲庞将军这边而来。

    感谢起点阅读谢智富,龙、虎、豹,谢谢您们的推荐票,感谢您们的支持,万分感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