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奸臣 > 正文 第140章 为难

正文 第140章 为难

    在听到刘三少的话之后,冯晴文的眼泪顿时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这段时间她所遭受到的歧视和不公平待遇,是没有人能够体会的。她这段时间所承受的所有委屈,在这一刻全部的爆发了出来。

    看着哭泣成泪人的冯晴文,刘三少本来还想上去抱抱她,安慰着她,结果还没有起身,冯晴文便钻进了刘佳丽的怀里。

    听着抽泣声不断地传来,楚二少心里竟然有一些自责了。当初正是因为他的馊主意,才导致了现在冯晴文的遭遇。其实楚二少还有更好的处理方法,例如:捅死她父亲,让她守孝三年。当然着只是开玩笑。

    楚二少确实是有更好的办法帮助她退婚,只不过联盟的实力没有扩展到京城,让他束手束脚,另一方面,楚二少今天可以帮她退了公孙家族的婚约,说不定明天就有李家、杨家等等家族的婚约在等着她。

    毕竟这个时代,女子对于自己的婚姻是没有决定权的!所以思来想去,楚二少才使用了这个最为彻底的方式。而且当时楚二少也询问了冯晴文的意见,但是的冯晴文一心只想着能够退婚,就行,她那里考虑的了那么多,那么远。

    “三儿,你鬼点子多!你帮帮她吧!她这样我看着心里很不是滋味!”刘三少拉着楚二少的衣袖说道。

    “就是三儿,要是有方法就帮帮表妹吧!她从小到大,那里受过这种委屈!”宋小胖也对楚二少说道。

    听着这两人的话,楚二少就像找人把他们从楼上扔下去。合着自己是神仙啊,说怎么样改变,就怎么样改变!气的楚二少直翻白眼。

    “你就帮帮她吧!只要不要让别人在用那种眼神看着她就行!”就在这个时候,刘佳丽也开口说道。

    “不是我不帮他!只是吧,这太难了!”楚二少说道,当初是自己布的局,造的谣,让整个京城的人都觉得冯晴文就是九世怨人,可是如今又让自己自打嘴巴!

    一听楚二少的话,躲在刘佳丽怀里的冯晴文顿时哭声更大了。

    “三儿!你只说了难,应该还是有法子的吧!有多难?你说出来,我就不信以宋家的能力办不到!”宋小胖说道。其实宋小胖还是比较宠爱他这个表妹的。

    “哎!我这是造的什么孽啊!你别哭了!有法子!但是我不能保证一定会改变所有人对你的看法!”楚二少皱着眉头说道。毕竟对一个人的看法一定定型,就极难以被改变。楚二少只能够说试试看。

    在听到楚二少说有法子之后,刚刚还哭的歇斯底里的冯晴文顿时猛的起身,眼角还挂着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可是嘴角却露出了些许笑意。

    “你这脸转变的也太快了!”看着更刚刚简直判若两人的冯晴文,楚二少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原以为自己很聪明了,结果竟然被着丫头给算计了!

    “三儿,你打算怎么做?还有你说的难处是什么?”而就在这个时候,宋小胖问道,一旁的刘三少也是竖起了耳朵听着,听着看自己能不能够帮的上忙。

    “听出你们宋家前些年的时候得到了一尊碧玉琉璃菩萨像,若是你能够将这尊菩萨像偷过来此事就完成了大半,若是能够将这尊菩萨像的手臂敲断一节,此事定能成!”楚二少眯着眼,看了宋小胖一眼说道。就在楚二少端起杯子抿一口水的时候,在他的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就在楚二少的话刚落下来,便听见“噗通!”一声,宋小胖那尊庞大的身躯便摔倒在了地面上了,宋小胖的身躯本就肥胖,此刻轰然倒下,险些将这层楼给震塌了。

    “啥?碧玉琉璃菩萨像!还要敲断一节手臂?”挣扎了半天也没有做起来,最后还是刘三少扶着才坐在地面上的宋小胖,用极其尖锐的声音、几乎快要吼了出来问道。

    “对!就是那尊碧玉琉璃菩萨像!我需要它的碎片!”楚二少好像没有看到宋小胖的那张苦瓜脸,继续说道。

    “先不说敲碎这尊菩萨像,就是我敢动它一下,我的手能不能保住我不知道,但是我的命一定是保不住了!”宋小胖圆润的脸庞,此刻形成了一个囧字。

    这尊碧玉琉璃菩萨像可是当时宋家花费了巨资请回家中的,平日里都有几名丫鬟、仆从专门侍奉着。比他这个宋家嫡系少爷要金贵好几倍,别说是把它偷出来,就是寻常见上一面都难啊!

    毕竟这个时代,琉璃十分的珍贵,尤其是像这种形成特色形态的琉璃更是价值连城!一国不换!宋家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一尊,每天供起来当作传家宝,像宋小胖这种调皮捣蛋的少爷,是明令禁止靠近这尊琉璃菩萨像的。

    “我还有事先走了!至于你们还是想着怎么把这尊碧玉琉璃菩萨像偷出来吧!”说罢,楚二少便起身离开了。就在他转身离开的一瞬间,那张严肃的脸,此刻充满了笑意,那张嘴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让你们为难我?我也为难为难你们!”楚二少冷哼一声道。楚二少根本就不需要这尊碧玉琉璃菩萨像,只不过是让宋小胖他们干着急的。

    楚二少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如今这里已经成为了他们在京城的临时据点了。疤脸他们平时并不住在这里,仅仅只有楚二少和牛牛他们住在这里。

    就在楚二少刚回来推开房门的时候,“唰!”冷不丁的一柄剑刺在了自己的喉咙前。楚二少感觉这柄剑的剑尖距离自己的喉咙可能都没有一指远,这一幕跟前几日的场景是何其相似。

    这也更加让楚二少有一种要禁第五云舒兵器的冲动,“你怎么有拿剑对着我了?”楚二少有些无奈的说道,这也就是她,若是换成其他人,楚二少都已经收拾她了!

    “说!你是不是通知官府的人去了?要不然怎么在你走了之后,官府的人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