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奸臣 > 正文 第172章 楚二少择主

正文 第172章 楚二少择主

    在二皇子走了之后,陆药云从后面走了出来,边走边说道:“你真的决定了,准备跟着这个一无所有的二皇子?”

    “一无所有吗?也不全是,只要他有那颗真多皇位的心就足够了!”楚二少满不在意的说道。他答应了宋大人要成为六皇子队伍中的一员,如今他又站在了二皇子的阵营。没有人知道他楚二少是怎么想的,除了他自己。

    “真想不到,以你强势的性格,竟然也会低头认主!还真是大开眼界啊!”陆药云笑道,不过他的笑容之中却又一丝异样的表情。

    “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楚二少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总是这样令人讨厌!”

    “呵呵呵……如此说来,那你辛辛苦苦创立的英雄联盟岂不是也是二皇子的手中的势力了?那我们也摇身一变变成了皇子党了!瞬间感觉我们的档次提升了不少嘛!”陆药云仿佛是没有看到楚二少要揍他的眼神,自顾的说道。

    “我是我,英雄联盟是英雄联盟。两者不会混为一谈。”楚二少没好气的说道,英雄联盟是自己的根基,这一点楚二少比谁都清楚。

    不过楚二少要做的就是表面上跟英雄联盟划清界限,只有这样才能够让英雄联盟走的更远,变得更强。而且经过这段时间的考察,楚二少也相信血鹰会是一个好的盟主。

    二皇子返回了宫中之后,便打开了楚二少给的那几张写满字的纸,只见在这纸张之中,楚二少详细说明了各种操作怎么做,如此才能够收敛更多的钱财。这些贫民如何划分各种组,如何安排等等,也都详细的意义叙述。

    当二皇子看完这些纸张上的全部汉子之后,顿时满怀欣喜的说道:“少彦果然是大才!有他相助,吾事成已!”随后二皇子便抱着手里的纸张去了找了他了父皇。

    此刻他的父皇正在未央宫中批阅奏章,在听到二皇子求见之后,皇帝虽然也纳闷为什么这个时候来找自己,不过还是接见了他。

    “皇儿何事?竟如此焦急?”在二皇子行过礼之后,陛下问道。这位未央宫是他批阅奏章的地方,寻常人是不允许进入的。

    “回禀父皇,孩儿昨日无意中经过了京城的贫民窟,哪里居住着数以万计的贫民,他们一家每天只能吃上一碗粥,无数家庭为了生存不得不卖儿卖女。看着这些贫民枯瘦如柴,食不果腹,衣不蔽体,孩儿心有不忍!想此乃是京城,天子脚下,竟然有如此多的贫民上顿不接下顿,孩儿想请父皇……”

    二皇子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陛下打断道:“你是说朕治理天下无方,以至于百姓食不果腹、卖儿卖女吗?”陛下脸色有些发黑的看着下面跪着的二皇子。

    “父皇息怒!儿臣不是这个意思!只是今日儿臣听闻一句话;民为江山!君如舟,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如此多的贫民衣不蔽体,若是父皇能够解决他们的温饱问题,想必天下人必定会为父皇歌功颂德,感激父皇的隆恩!”二皇子连忙请罪说道。

    “民为江山?君如舟,民如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说的好!前朝正是因为失了民心,才有了我大晋王朝。皇儿能说出这样的话,看来你是长大了。”皇帝称赞道。

    “父皇!那贫民窟……”

    “好了!你退下吧!朕知道了!”二皇子还想说什么的时候,皇帝便直接谢客了,随后二皇子便被太监请出了未央宫。

    “最近他有没有接触过什么人?民为江山这种话他都能够说的出来,想来应该是有人暗中指点,去查查,究竟是谁?”在看到二皇子离开之后,皇帝对一旁的太监说道。

    在皇帝的话音落下,太监领命之后,便离去了。

    “贫民窟!”一想到二皇子口中说的贫民窟,皇帝就连批阅奏章的心情都没有了,随手便扔下手中的的御笔。他记得户部这些年来就以解决京城贫民窟贫民生活为由,年年从国库拨一笔银子。

    按理说多年的银子帮扶,这些难民不可能生活的像二皇子说的那样的水深火热!若不是二皇子今日来说,甚至是他还不知道贫民窟之中仍有贫民!

    他从登记以来就立志要做一个明君,每天起的比鸡还早,睡的比狗还晚,为的就是多处理一些政务。在他的如此辛勤之下,这江山依然被治理的千疮百孔;各地封王势大,已经隐隐不尊天子令;虽然近些年来没有水患,但是百姓们依然吃不饱、穿不暖,钱财都流向了那些商贾、富豪的手中。

    虽然朝中大臣们都在宣称如今是太平盛世,人人歌舞升平,可是皇帝自己心中也清楚,如今的大晋王朝正处于一个转折点上,要么削弱封王、中央集权;要么皇权四散,国破家亡。

    甚至是皇帝自己都想过,一旦自己去世,他的儿子是否有人能够震得住这些封王?

    所以皇帝在这些年来一直都在试图削弱封王的权利,例如限制每年对封王的物资、限制封王的兵力、限制封王的兵器、战马等等,可是这些封王表面上尊从,暗地里却没有将他的命令当回事,依然在扩充自己的军事实力。

    “去准备一番!我们今天去贫民窟看一看!”皇帝对身后的太监吩咐道。

    “是!陛下!”这名太监是皇帝的贴身宦官,同时也是皇帝的贴身护卫。皇帝要去哪,他从不阻拦,不过他会沿途做好随时接驾到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