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吾乃大奸臣 > 正文 第174章 欲盖弥彰

正文 第174章 欲盖弥彰

    “少爷!他们真是够胆大,竟然已经对那位动手了!”在楚二少的住处,牛牛接到手下送来的纸条之后对一旁的楚二少说道。

    “这老人家也是够心急的嘛!吩咐下去,让兄弟们带上东西,给他们加重点筹码。记住可以伤了他们,但决不能让他们有生命危险。”楚二少对牛牛说道。

    “是!”牛牛领命之后,便下去了。

    在二皇子从他这离开之后,楚二少便牛牛将人手分散在皇宫各门口,密切关注没一辆从皇宫中出来的马车。

    在皇帝陛下乘坐马车离开皇宫的时候,楚二少就已经接到了消息。

    试想一下,当皇帝陛下知道自己这些年来一直派发银钱帮助贫民窟的贫民改善生活;根据官员们的反馈,这些贫民窟的贫民大多已经重返正常的生活,甚至是有许多贫民都已经娶妻生子,过上了小康生活。可是在今天,他却听到二皇子说贫民窟的居民日子不但没有改善,甚至是很多都生活不下去了!

    这种巨大的反差,让皇帝陛下不得不怀疑谁说的是对的,又是谁蒙蔽了他!这中巨大的反差让他已经有些不相信身边的那些大臣,所以他在想要亲自去看一看。再者这个皇帝陛下在当太子的时候就喜欢微服出巡,如今当了皇帝也是偶尔会给自己放个假,离开皇宫。

    “二皇子殿下,这是我送给你的第一份礼物!算作是投名状吧!喜欢你会喜欢。”看着外面的天色,楚二少嘴角露出了一抹笑意。

    当初让二皇子去往贫民窟,除了教他如何为君之外,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扯下这些官员的遮羞布。只有一批官员倒了下去,才会有新的一批官员上台,而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帮助二皇子建立属于他的后盾。

    而在京城的一处街道上,两辆马车激烈的撞击在了一起,马儿的头颅经过剧烈的碰撞,都已经严重变形,甚至是脑浆子都流淌了一地。

    “老爷!你怎么样了!”那名驾驶着马车与对方马车碰撞太监,在挣扎着起来之后,便向后一瘸一拐的走了过去。这名老太监名叫赵忠。

    “老爷没事!放心!看看对方是何人?竟如此大胆!”那名拉着皇帝陛下一起跳车的太监名叫赵义,大声道喊道。同时他的一手扶着皇帝对着赵忠喝道。

    “你是何人?为何袭击我等?”赵忠直接把剑抵在了从破败的马车中滚落下来的那名男子的脖子上问道。

    此刻这名男子双眼迷离的看着赵忠,随后便“噗!”的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了出来。“马儿受惊,受惊了!”在这男子断断续续地说完这句话之后,便昏死一头栽在了地面上。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滩鲜血浸湿了他胸前的衣衫,赵忠用手里的长剑挑开对方的衣衫,这才看到马车上的一节木棍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刺穿了他的胸口,鲜血正从伤口处不断地渗出。

    “留下活口!问出他身后的主谋!”而就在这个时候皇帝陛下在赵义的搀扶下走了过来,边走边说道。

    “老爷,他已经断气了!”赵忠看着老爷走过来,连忙前去搀扶。

    “哼!很好!很好!在这京城,竟然有人胆敢如此!是不是下一次在皇宫中都有人敢如此行事?”老爷子一脸阴沉的说道,这还是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如此生气!此事不查清楚,他后半生都将寝食难安。

    “此处距离京城府衙不远,赵义你随我去府衙;赵忠,你持我令箭去调禁军前来!我倒要看看究竟是什么牛鬼蛇神!竟然如此大胆包天!”老爷子将怀中的令箭仍给了赵忠之后,便和赵义两个人前往了京城府衙。

    赵忠手持令箭离开,赵义搀扶着老爷中谨慎的盯着四方,不断地向着府衙靠近。此刻午时,街道上行走本就稀疏,只是不知怎的,今日街道格外地冷清。

    “咻!咻!咻!”而就在这个时候,几道箭矢向着赵义和老爷子射了过来。呼啸而过的羽箭之上携带着极为强大的爆发力。

    “老爷小心!”赵义单手一揽便将老爷子揽在了身后,同时手中的长剑不断地劈斩而出,挡下了一道道箭矢。

    若是楚二少在这里看到老太监地武功竟然那么高一定不会有任何的意外,毕竟在楚二少看来,太监嘛!没有其他的特殊爱好,心无旁骛,所有的心思都用在练武上面了。自然个个都是高手!

    老太监赵义虽然武功高强,可是他却要守护着身后的了老爷子,以至于让他不得不束手束脚,只能够被动的格挡。“可恶!这些人就只会用箭攻击!若是近身,老奴一手便撕碎他们!”在赵义拉着皇帝陛下找到一个掩体躲避之后,赵义心里憋屈道。

    由此看来吹牛逼并不是男人的专属,没有***吹起牛来同样丝毫不弱!

    “砰!”而就在这个时候一直羽箭钉在了他们面前木板之上,就差一点点的距离,羽箭便射在他们脸上了!

    如此近的距离,让皇帝老爷子更加清晰的看到了这是一支什么样的羽箭。这羽箭的箭头下方的箭身之上,又被刻意刮坏的痕迹。

    “将这支箭取下来,我看看!”皇帝老爷子对赵义吩咐道。

    赵义虽然年龄大了,不过毕竟是从小练童子功的,力气不比年轻人弱。只见箭尖没入木板一半的羽箭,在其一用力之下,便拔了出来。

    皇帝老爷子仔细的观察着这支羽箭,尤其是箭身上被刮坏的那个位置,那里原本应该是刻的有字,不过被人刻意的给挂掉了。而且这种装备精良的箭矢,似乎正是军营之物!

    “看来着朝堂确实是该整顿一番了!”皇帝老爷子紧紧地捏住手里的羽箭小声的嘀咕道。今天数次遇袭,甚至是险些丧命,若是他就这样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那么就会助长这些叛逆之臣的嚣张气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