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玄幻小说 > 我要拿你怎么办 > 二十六:难以自控

二十六:难以自控

    “格子衬衫要跟其他衣服分开来洗,我说过多少遍了!”

    “那你呢,还不是一样,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碰我养的鱼……”

    “那你以后别动我的衣服!”

    “好,衣服以后你自己来洗。”

    “你!”

    ……

    叶一胜听完瞠目结舌:“这……”

    老太太怒气填胸:“都是你爸不好!”

    “也就是说……”叶一胜细细地分析了一番,“你跟爸吵架是因为爸动了你的衬衫而你动了他的鱼?!”叶一胜实在是搞不明白,这种事有什么好争吵的,更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这老两口吵架的理由越来越让人无语……

    “我的衬衫本来就应该单独洗!就他那种态度,谁受得了啊!”

    叶一胜忙点头:“是是是……”

    叶一胜心想,等自己老了一定不要为了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跟邵柠月吵架。

    今晚月色甚好,有种想让人吟诗作对的冲动。

    然而李歆禾却丝毫没有什么心情欣赏什么美景,此刻的她只想赶紧回家躲进被子里谁也不见。

    向璟余见副驾驶上的人一点儿动静都没有,于是小心翼翼的问:“是不是累了?坚持一会儿马上就到家了,到家再睡。”

    李歆禾的脑袋里乱七八糟的,止不住的冒出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想法。这些想法的中心人物就是身旁的那个冤家——向璟余。

    “可恶……你倒是脸不红心不跳的一次次的告白……也不想想被你告白的人会有什么想法……会不会烦心……”李歆禾倚靠着车窗一个劲儿的自言自语。

    “怎么了?你说什么?”向璟余问。

    李歆禾再也忍不住了,她转过头来冲着主驾驶上的人大喊:“我是在想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干嘛非要……非要说什么喜欢我……”害她心神不宁的。

    向璟余淡定自若:“我还当是什么事呢,你要是不喜欢听的话以后这种话我尽量少说。不过嘛……像是成全我跟别人的那种话你也得少说。怎么样?”

    邵柠月教过的,以不变应万变。

    李歆禾心想,好你个向璟余竟然还学会了讨价还价!

    “你……你说喜欢我这种话会让我很困扰的,你可别忘了我们还有契约在呢……”

    向璟余点头表示同意:“我也一样啊,你说不喜欢我要成全我跟别人的这种话我也一样很困扰……”

    李歆禾顿时哑口无言。

    李歆禾暗想,这是怎么回事,短短几天,向璟余仿佛就跟变了一个人一样。难不成是偷吃了什么特效药情商变高了……也不对,李歆禾赶紧仔细的瞅了瞅,还是向璟余没错啊,就是……这个侧脸竟然有点好看是怎么回事……

    嗯?到底是哪里不对……

    “叮铃铃——”秦季森刚从浴室出来就听见手机在响。

    是秦季森的前妻打来的。

    秦季森有些不耐烦的直接挂断了。秦季森明白,对方之所以会打来是因为孩子。然而秦季森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毕竟对方背叛在先,早知今日何必当初,之前怎么就没考虑过孩子,现在知道想孩子了,为时已晚。

    另一头,方芷也同样接到了前任打来的电话。

    对方说想要谈一谈。方芷觉得真的是可笑极了,谈一谈?有什么好谈的呢?

    是不是人都是这样,只有失去了才会明白究竟什么才是最珍贵的。

    方芷直截了当的回了对方一句,想谈,可以,等清明节再谈吧。

    “你要去哪里?”

    回到家之后,李歆禾从主卧抱了尾尾狐打算去侧卧睡,她想自己一个人冷静一下,顺便好好的捋一捋她跟向璟余之间的关系,结果向璟余一脸委屈的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走。

    “你干嘛啊,我只是去侧卧睡而已。”

    向璟余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学会了用撒娇的语气说话:“这好好的怎么又要分房睡呀……而且,你怎么都只要它不要我呢……”

    李歆禾大惊失色,赶忙踮脚摸了摸向璟余的额头:“你是不是上次发烧留下后遗症了?”怎么看都觉得不太对劲。

    向璟余眉头紧皱,趁机一把握住覆盖在自己脑门儿上的那只手:“大概是吧……我就说这阵子我总是心不在焉的,老是做错事老是挨骂,说不定还真的像你说的那样留下后遗症了……”

    邵柠月的线上私人教学一直不断,向璟余又勤快,因此这阵子又学来不少东西。

    “唉,毕竟我都已经多少年没发过烧了,要不是你当时逼得紧……”向璟余拉着李歆禾往后退了几步一屁股瘫坐在床上,“不过你放心,我绝对绝对完全完全没有任何要怪你的意思……”

    李歆禾瞬间目瞪口呆,她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拿向璟余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下一秒,李歆禾气鼓鼓的把怀里的尾尾狐扔到床上,然后绝望的把拖鞋一甩爬到了床上。

    向璟余暗自窃喜,心想怕不是“春天”就要来到了。

    晚上十点,机场。

    沈珈颖一个人拉着行李箱走出了机场,她这次回国,既没有通知父母也没有告诉任何朋友。

    沈珈颖就近找了家酒店住了下来,她是心理医生,这次回国,除了是为了能与国内的医院合作之外,最重要的是,她真的非常非常想念一个人。

    当初如果不是被父母强行送出国读书,那么她应该早就跟这个人在一起了。好在,如今她回来了,即便那人已经结婚了。可是这都无关紧要,只要能跟那人见面……

    “毕竟只是契约婚姻而已……”沈珈颖喃喃道。

    两年前,向璟余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给沈珈颖,他告诉沈珈颖自己要结婚了。向璟余知道沈珈颖不可能有时间赶回来参加自己的婚礼,于是便简单的发了一封邮件通知她。

    虽然两人已经有好多年没有见过面了,但是两人的关系一直都不错,因此即便沈珈颖人在国外,两人也没有中断联系。结婚是件大事,向璟余想着,应该要告诉沈珈颖的。

    屏幕那头的沈珈颖用最快的速度平复了心情,然后回复了一封祝福邮件给向璟余。然而实际上,沈珈颖几经崩溃,她本来是想尽快完成学业然后回国对向璟余表白的,可是没有想到对方会以这么快的速度结婚。

    明明上次聊天的时候,向璟余还在抱怨工作压力大,沈珈颖还安慰他说刚开始工作的时候都是这样的,适应了就好了。只隔了一阵子,沈珈颖就收到了向璟余结婚的消息。

    沈珈颖当时恨不得立刻回国阻止向璟余,可等她冷静下来以后,她才发现自己的这个想法有多么的愚蠢。

    这些年来,沈珈颖一直默默的喜欢着向璟余,她是个性格内敛的人,从不轻易表达自己的想法。即便她再怎么喜欢向璟余,她也没有办法轻易说出口。不过好在向璟余是个心思单纯稳重传统的人,本身也不在意什么儿女情长,再加上家教又严,只怕是连个自由恋爱的机会都没有。因此沈珈颖自然而然的就放慢了速度,她并没有小看任何一个有可能早就已经围绕在向璟余身边的女性朋友,但是她相信向璟余,也相信她自己。

    沈珈颖觉得,反正用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回国了,那些藏在心里多年的话,到时候当面说也一定来得及。可谁知道,对方悄无声息的就给她来了个晴天霹雳。

    绝望的沈珈颖只好申请了学校的科研项目,暂缓回国。直到某一天,她跟向璟余聊天,向璟余酒后失言,她才知道向璟余跟对方只不过是契约婚姻,而对方,根本就没有喜欢向璟余的意思,反而千方百计的想要离婚。

    沈珈颖重燃希望,完成项目论文之后,立刻登上了回国的飞机。

    ------题外话------

    李歆禾:好像有哪里不对……

    向璟余:你是不是太久没有对我说‘爱你’了?

    李歆禾:你休想!!!!

    小草同志:呵,女人,呵,男人,呵,夫妻,呵,秀恩爱,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