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其他小说 > 家有王妃要改嫁 > 058 弦针再现

058 弦针再现

    乔芷心从侯府出来,经过和乔仲祁的一番商议,开始着手调查秋溟皓的事情。

    走到三杯醉酒楼门口,乔芷心犹豫了一下,随后又走了进去。和以往的习惯一样,乔芷心找了个人少的角落坐下来。

    三杯醉的伙计都认识乔芷心,聚在一起议论好半天没人上前。

    “怎么,你们三杯醉酒楼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么?”乔芷心看着他们,语气冷冷的说着。

    “这……”伙计们互相看一眼,

    其中一个走过来,微微躬身问道:“请问三小姐,您想吃点什么?”

    “半盘牛肉,两壶好酒,要你们的招牌酒。”乔芷心很有深意的说着。

    “好的,您稍等。”

    伙计退下去,乔芷心的目光一直盯着楼梯的方向,她特意找了和那天疯七吃饭一样的时间,赌着杜清墨会不会出现在这里。

    “呦,这不是三小姐嘛,什么风给您吹来了?”苏九看见角落里的乔芷心,满脸堆笑的走过来。

    乔芷心瞟了他一眼,目光收回,玩弄着手里的酒杯说道:“素闻三杯醉酒楼的酒三杯醉,我倒想尝尝如何让人如痴如醉。”

    “三小姐谬赞了。”苏九毕竟是场面人,客套话信手拈来,虽说之前有过误会,但也不会赶走前来捧场的客人。

    “好与不好,一试便知,我这里无事,苏掌柜还是去忙吧。”乔芷心没心思跟他在这里客套寒暄,她心里有更重要的事情做。

    “那小人就不叨扰小姐了。”苏九淡淡的说了一句,转身进了柜台后面。

    乔芷心的目光依旧落在了楼梯处,往日听说苏紫凝都会出面,今日怎么连她的人影都没见到。

    “苏老板,好久不见啊。”

    虽然没看见人,但是听到这个声音,乔芷心的手不由得握紧了酒杯,没一会儿,楼梯处走上来一个身穿绿衣服的女子,身姿妩媚,眼神含情。

    “还真是她。”乔芷心看着那个上来的女人,不是别人,正是疯七之前救的那个,在乔芷心面前卖弄姿色的那个。

    “苏老板。”那个妩媚的声音滑过耳畔,让人不禁汗毛一立,浑身的不自在。

    “花枝姑娘,快,里面请,里面请。”苏九一看见她,赶紧从柜台出来,两眼冒光的盯着她看,嘴角快咧到耳根了。

    “苏老板,都多久了,也不去看我,我都想你了。”

    那个叫花枝的女子拍了拍苏九的胸膛,朝他抛了个媚眼,苏九的身体瞬间僵硬了一下,随后迈着步子跟过去。

    这是什么情况,光天化日之下,两个人公然**?乔芷心满脑子的问号,拿起面前的酒杯,小酌一口,味道还是真不错,随后目光又盯着苏九他们两个人。

    “你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还敢来,上次是不是没教训够!”

    正当乔芷心看戏呢,突然冲出来一个女人,揪着花枝的头发,一个耳光就抽了过去,动作快的让乔芷心心都一颤。定眼一看,这不是苏九的大女儿苏紫奚麽。

    “苏老板,你看你这女儿,太过分了!”花枝被抽的坐在地上,指着苏紫奚哭喊着,这真的叫花枝乱颤了。

    “苏紫奚,你干什么!”苏九看着这么多人看热闹,面子上有些挂不住,反手给了苏紫奚一个耳光。

    苏紫奚身子有些不稳,向后退了几步,险些也坐在地上。

    “爹,你为了这么个青楼妓女打我?”苏紫奚满脸委屈的指着地上的花枝,质问着苏九。

    人人都知道苏九比较宠爱二女儿苏紫凝,但是对苏紫奚也没打骂过,今天的事,毕竟面子问题。

    苏九看着自己的右手,又看着面前捂着脸哭泣的苏紫奚,刚想上前,就被苏紫奚拦住。

    “我今天就告诉你,你寻花问柳我不管,但是,这三杯醉酒楼是我娘留给我的,这个女人如果再敢出现在这里,玷污了我酒楼的名声,我苏紫奚绝不会轻易放过你们!”苏紫奚的语气不像是看玩笑,眼神中不仅仅是恨意,还带有一抹浅浅的杀意。

    看着苏紫奚负气离开,地上的花枝也自己站了起来,绕过苏九,灰溜溜的走出去,苏九环视了一圈,和乔芷心的目光碰上,低下头什么也没说,离开了酒楼。

    乔芷心还没有回过神,脑海中还是浮现刚才的一幕。这个女子是青楼的妓女,难怪我第一次见她,总感觉身形放荡,当着外人的面卖弄风骚,还不知羞耻的,也就青楼的了。

    正当乔芷心想着刚才的事,从楼上的楼梯看见了熟悉的身影,苏紫凝,打扮的这么整齐,这是要去哪?乔芷心转念一想,掏出来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慢慢跟了过去。

    出门苏紫凝坐上了准备好的轿辇,乔芷心四下大量一番,什么也没有,无奈之下,只好准备凭着自己两条腿跟着了,毕竟骑马太过招摇。

    本以为轿辇会去丞相府,没想到却来到一片树林中,乔芷心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看着轿辇停下,苏紫凝从上面走下来,乔芷心低下了身子,轿夫们抬着轿辇原路返回,看着苏紫凝继续向里面走着,乔芷心慢慢的跟过去。

    走过了细长的小道,又过了一座木桥,乔芷心看着苏紫凝进了一个木屋中。

    这里什么时候有木屋了?乔芷心开始犯着嘀咕,这座山不说每条路都熟悉,但是在这里经常练武打猎,从来没发现这里面还有一处木屋。

    看着木屋附近什么掩体都没有,乔芷心就停下脚步,没有跟过去,就这样在外面等了很久,苏紫凝才从里面出来,很明显是路过,眼角泛红,脸颊上的泪痕还可以看得清。

    苏紫凝过了桥,按照原来的路线往回走,并没有发现乔芷心,看着她走远,乔芷心慢慢的靠近木屋,放轻了脚下的动作,因为她也不确定里面到底是谁。

    一步一步的走过去,看着紧闭的木门,乔芷心探了探头,看不清任何东西,只是隐约可以听见里面女人咳嗽的声音。

    乔芷心轻轻的将门推开个缝隙,不知道是不是林中太过寂静的原因,门发出的声音显得格外的大。

    “什么人?”里面一声紧张的呵声,乔芷心向后退了一步,双脚一用力,跃上木屋的屋顶,动作轻型如燕。

    “哪有什么人啊,你别自己你别自己吓唬自己。”先后走出来两个婢女模样的人,后面的人冷斥着前面的,看了一圈四周说道:“可能是风吹的,刚才夫人走的时候门没关紧,风一吹就开了。”

    “可能是吧。”前面那个人也略微点点头。

    “别总是疑神疑鬼的,我们还是好好看着床上那位,只要她不出事,我们两个的命就有救。”听见关门声,乔芷心确定两个人已经走进去,又翻下木屋,心里想的都是她们刚才的话。

    她们叫苏紫凝夫人,什么夫人,苏紫凝不是还没有出嫁麽,难道这些婢女是丞相府的,也不对呀,丞相府的人也没有见过苏紫凝,也没有明媒正娶啊,怎么会一口一个夫人叫着呢,还有刚才说的床上的人是谁?

    想到这乔芷心就感觉事有蹊跷,随手捡起一个石子,朝着木门的方向挥去。

    “不对,你在房间等着我,外面有人!”

    房中传出来很急促的脚步声,乔芷心故意放慢了脚步,看着那个人开门看见自己,才向木桥方向跑去。

    “站住,别跑!”看着后面的人追过来,乔芷心嘴角一勾,继续向前跑。

    看着那个人被引出来,乔芷心抬头一跃到树干上,在各个树干间穿梭着,虽说武功不是最厉害,但是这轻功,却也是少有人追的上的。

    乔芷心很轻松的就甩掉后面的人,按着记忆回到木屋的位置,推开门,里面的婢女一看见乔芷心,瞬间摆起了招式。

    “你是谁,你要干什么?”那个婢女有些慌乱,身子向床边靠了靠,乔芷心由于在外面被床幔挡着,根本没有看到床上的人。

    “我是谁不重要,我来干什么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快死了!”乔芷心说着话的时候,脸上带着诡异的笑容,让人不禁后背一寒。

    “你别过来,不然我不客气了。”看着乔芷心往前迈着步子,那个婢女大声的喊着。

    乔芷心根据刚才那个追出去婢女的功力判断,面前的这个估计也就是花拳绣腿,三脚猫的功夫,所以根本没当回事。

    “你以为就你这三脚猫的功夫,能拦得住我嘛?”乔芷心没有多余的话,直接走过去。

    抬手刚要掀开床幔,就被那个婢女抓住,乔芷心轻轻用力,挣脱开那个人的手,反手一用力,一掌打在那个婢女的肩上,那个婢女连连退后,脸上流露吃痛的表情。

    乔芷心看准机会,伸手再次转向床幔,突然一根银针飞过,刺中乔芷心的手腕,乔芷心快速收回胳膊,目光转向刚才的婢女,看到她手里的盒子,目光一寒。

    “弦针?”乔芷心眉头一皱,抬手拔掉手腕上的针,看着没有变色,心里松口气确认没毒后,抬手朝着那个婢女打去,速度快的那个婢女慌乱中又发了两针,却被乔芷心躲过去,靠近一点点,乔芷心看准机会,右手立掌,朝着那个婢女的后颈劈了过去,那个婢女倒在了乔芷心面前,乔芷心看着手腕,俯身捡起地上的盒子,走到床边,掀开床幔,眉头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