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角落里的魔法师 >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暴走的幽灵

正文 第一百七十一章 暴走的幽灵

    “徘徊在科尔德这片土地的灵魂”

    “屈辱和愤恨让你们时刻痛苦”

    “怨语已经在我耳边低语”

    “亡灵复活近我身”

    “冥界”

    法师在那里尽情的吟唱着咒语,声音抑扬顿挫又诡异非凡,墓地似乎都因为他的声音而无语,一片静悄悄的,撸瑟他们一群人小心的躲在一颗歪脖树下,趴在一块墓碑偷偷的看着。

    “真的能召唤出幽灵吗?”落幕由于个高伪装成了一棵树,双眼冒着小星星看着对面,“好期待呀!”

    “你是一颗大树,不是树魅。”大叔小声提醒道。

    “哦哦。”落幕修女闻言将两个树枝挡在身前,不在言语。

    “我觉得应该立即将这个异端处死,我实在受够了他的亵渎之语!”

    落幕消停了一会儿白衣牧师又怒了,都后半夜了他还要睡觉呢!

    “耐心些吧,一切都为了修道院的任务。”大叔劝说道,他何尝不是压抑着心里的烦躁,这词念的他都快背下来了,然而半个小时了,也没看到幽灵的身影。

    撸瑟对此倒是特别的有耐心,他在山德城曾经遇见过一次幽灵,可惜对方根本不与他沟通,这次他想把握这个机会弄清楚它们到底是什么,又为什么能存在。

    毕竟灵魂其实就是意识,而意识只是人类大脑活动所产生的过程,理论人死了意识就不存在了,起码他在帮那么多独居死的人收尸时,没有一个蹦出来对他表示感谢的。

    嗯,也许他们觉得那都是自己应该干的。

    “我眼睛是不是花了,你们看那块布好像动了。”就在大家都快困的睡着了的时候,蹲在墓碑边的锐风小声说道。

    “啊?我看看。”趴在地的血色仰头看了一眼惊讶道,“布还真动了啊!”

    一众人闻言忙眯着眼睛看去,果然平地那块白布在缓缓升起,下仿佛下面有个人从地底钻出来顶着那白布一样。

    法师的吟唱声已经停止了,他站在那里看着升起到与自己一边高的白布单,一股寒流席卷向圣圈,令有着魔神托提保护自己的法师感觉到被冰封一样,顿时眼中充满了惊讶。

    他们就这样一人一布单在那里对视着,在月光照下的墓地里显得特别诡异。

    “他怎么了?怎么没问问题?”大叔盯着那边问道。

    “可能是在用意识沟通吧。”撸瑟思索了下说道,“也有可能在震慑幽灵。”

    “嗯?你不这个懂吗?”大叔闻言问道,“地狱也有灵魂的吧?”

    “你真当我是从地狱过来的?”撸瑟闻言嘴角抽搐了一下,“你一个神职人员怎么这么迷信?”

    大叔闻言瞬间无语,这不都是你说的又是圣者又是地狱红龙的吗?

    眼见一切都在僵持着冷场,白衣牧师最终忍不住了,他暴怒了,他站起身来向仪式现场走了过去。

    “牧师你要干什么?”大叔看着牧师离去连忙喊道,“别过去。”

    “不过去还在地蹲着吗?”白衣牧师头也不回的说道,“魔术我以前在didu街头看见多了,那白布下面一定有棍子支撑,而他脚下有机关,这种小把戏骗不了我!”

    “你最好回来。”撸瑟出声道,“我感觉那里有东西。”

    然而白衣牧师根本不听,对准那白布加快了步伐猛冲了过去然后一脚飞踹。

    “装神弄鬼!”白衣牧师直击布单中间,然而布单轻轻的划过了他的身体,他并没有踢到任何支撑物,心里不由的一惊。

    “躲过去了么?”牧师落地后踩到一片金属粉末,他厌恶的踢了两脚随后看向那布单下方,然后整个人都愣住了。

    布单因为高度下方已经离地,但空出的地方并没有任何支撑物,如果是障眼法他必定能看得出端倪,但此时白衣牧师见状不由的看向法师,“真的是幽灵?!”

    法师闻言艰难的转过头去,一脸的铁青,“你破坏了束缚幽灵的法阵!”

    “那会怎样?”牧师不知为何心里有点慌了,然后他便看到那白布单随着突然刮来的冷风吹了天空,那布单下露出了一个荧光的人影,看样子还是个贵族。

    法师没有说话,老老实实的站在圣圈里面,就见那贵族幽灵先是看了他一眼,又扭过头来看向白衣牧师,然后那原本普通人类面孔的突然爆裂,变成了兽脸向牧师冲了过去。

    “仁慈的父在天,祂将光辉带来这片啊!”

    白衣牧师在幽灵冲过来的瞬间就举起了银色十字架开始念祷告,然而刚开个头就被幽灵撞翻,随后两道身影就墓地里翻滚了起来。

    “神啊我看到了幽灵!”看到白衣牧师和那光影在墓地里不停的翻滚,大叔猛的站了起来,身边的其他人也全部卸掉了伪装,惊恐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天啊竟然真有这种东西!”落幕修女也惊讶道,不过随后脸就露出了一丝恐惧,“幽灵啊!”

    “吵死了!”锐风弓箭手不满的看了落幕一眼,随后松开了拉满的弓,可惜箭矢过,那幽灵一点反应都没有,依然不停的咬着牧师狂虐他。

    “没道理啊,我刚才可是射的圣光箭。”收回弓的锐风弓箭手狐疑道。

    “你那刷了金漆都没在圣水里泡过怎么能称为圣光箭?”落幕撇嘴道。

    “都别吵了!白衣牧师撑不住了!”血色修女看着不停撞击墓碑和坟包的白色影子,看向撸瑟道,“我们应该怎么办?”

    “啊?”撸瑟闻言一愣,“你们不是修道士吗?抓鬼不应该是你们的业务范畴吗?”

    “说实话幽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平时遇到的不是黑暗生物便是巫师,这个根本不知道怎么对付。”血色修女闻言犯愁道,“它们没有实体,我担心常规手段没用。”

    “我倒是能出手,可是那个幽灵正跟牧师滚在一块。”撸瑟闻言眉头一皱看向血色修女道,“考虑牺牲那牧师不?”

    “别!我看牧师还能坚持一阵。”血色修女闻言连忙拒绝,虽然她对牧师不在乎,但看着异端杀死他还是不能接受的。

    “大家不要慌。”大叔看着周围一筹莫展的同伴们,抓着头发说道,“在修道院我们都练习过驱魔的手段,幽灵也属于黑暗生物,是恶魔的仆从,那些手段一定有用的!”

    “幽灵不是属于不死族吗?”撸瑟闻言开口说道,但大叔直接当没听见,他从腰间拿出一瓶圣水道,“神与我们同在,祂的威能祛除一切!跟我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