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 > 科幻小说 > 任务在身请求组队 > 正文 第二十三章:第一次课后作业

正文 第二十三章:第一次课后作业

    颜盏回到自己住所的时候,去找了楚向海,对方门上贴了纸条:

    老夫最近忙于学术交流事宜,道友有事请捎纸鹤。

    拿着作业本的颜盏还在门口吹了两分钟的风。

    无奈只能去找离她最近的吴俊昊。

    “小老弟你在家吗?”

    颜盏拍门。

    没人回答,想来是没有回来吧,这七师兄的住所她也不知道呀,算了,先回去吃饭吧。

    没想到吴俊昊和楚林锐都在自己的院子里,珊瑚把饭菜已经做好放桌子上了,看到颜盏回来了,叫她快来吃饭。

    “怎么样啊,小师妹,今天第一天上课啥感受?”

    楚林锐率先问话,颜盏的脚都才踏进屋里,停顿了一下,叹了口气说:

    “还能怎么样,简直就是在听天书,因为上一堂课的作业很不理想,所以今天还是讲进攻的方式,我觉得我需要启蒙老师,我应该去上锻体期的课。”

    颜盏说完人也已经坐到了桌子边。

    吴俊昊主动给颜盏乘了一碗汤,端菜进来的珊瑚看了几眼吴俊昊和颜盏,就要默默的退下去。

    却被颜盏叫住:

    “唉……珊瑚,你和我们一起吃呀,你现在回食堂去多麻烦啊。”

    珊瑚又看了吴俊昊一眼,说道:

    “那就谢谢师兄师姐了。”

    颜盏没有在意,倒是楚林锐看了珊瑚一眼,吴俊昊只关心回答颜盏的问题:

    “阿姐,锻体期都是三岁到六七岁的奶娃子,你去不合适,再说你也有练气三级了,应该要上练气期的课程,因为是插班生,所以你只能比别人更加努力去学习,大环境是不会因为你而去改变的,你就只能努力去让自己变得更强。”

    颜盏惊讶吴俊昊的这番说辞,她以为吴俊昊对她很好,她说什么吴俊昊应该会站在她这边。

    没想到这孩子居然说出这样的话来,让她想起刚到这个世界来的时候从茫然到后面的下定决心。

    如今刚上第一节课,她就有退缩的思想,真的是意志不坚定啊,还不如这个未成年人。

    楚林锐看颜盏半天没有说话,以为是吴俊昊说的话落了颜盏的面子,对方现在下不来台,立马打圆场说道:

    “小师妹,你别理师弟,他就是个木脑袋,我听元荣承说,你现在字都还没有认全是吗?要不这样把,白天你就去上课,能听懂就听,听不懂就先记下来,回来呢我和师弟或者叫上元荣承轮流来给你加课,你看怎么样。”

    颜盏一听觉得很好,眼睛都亮了:

    “可以可以,谢谢师兄,也谢谢老弟,我觉得你说得对,我不能去左右课程,只能加倍努力。”

    四人愉快的吃完了午饭后,珊瑚收拾完东西就去练功去了,楚林锐和吴俊昊把功课也都带来颜盏的院子里面做,顺便辅导颜盏的功课。

    颜盏这次的课后作业是——在遇到比自己高一级到三级的对手时要如何面对。

    楚林锐告诉她一级的级是同一水平的不同级数,就像是她现在练气三级高一级就是练气四级。

    高一阶是指练气对筑基,筑基对金丹这样的。一般遇到这样的,如果是死敌最好是把自己所有的保命武器都用上,遁地符也要全部用出去,能逃就逃,如果遇到的不是死敌,就乖乖投降,报命要紧,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遇到比自己高级别又没有高很多的最好是能战则战,这是提升自己的好时候,当然要是战到最后发现自己实在是战不过就认输或者逃命,没什么好丢人的,不要战红了眼,非要永命去博,除非有什么不可退的理由。

    修仙就是与天争命,活着才是最重要的。

    楚林锐还告诉她。

    功课可以从只高一级到二级三级这三个方面来写:

    遇到高一级的但是自己的灵根属性克制对方的,要如何去战。

    遇到高一级但是对方灵根属性克制自己的,又要如何去战。

    以此类推的写高二级高三级。

    楚林锐只告诉了她思路,没有告诉她具体要怎么写,让她自己思考。

    开笔之前颜盏问了一下灵根克制属性:

    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

    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

    周而复始,相生相惜。

    风雷冰三属性源自于五行,雷与天雷相近,克制其他五行;风有风刃,助长火,木为林能阻飓风,土为山能隔强风,水与风融合能起排山倒海,锐金能破风墙。

    如此看来五行都克风,但是,现在嫡仙派闭关的老祖宗就是风系的,对方将风做到了克制五行,至于要怎么克制就要颜盏自己去想清楚了。

    听完楚林锐说的,颜盏愣了半天,这风雷双灵根一个克制五行,一个被五行克制,这要要如何去写啊。

    难道是要分开来一个一个的去写?

    先是雷灵根写遇到高一级二级三级的怎么办,这个倒是不要写遇到克制自己的,风系就全是写克制自己的。

    也行。

    颜盏开始动笔了。

    写完一句话之后,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吴俊昊看颜盏半天就写了一句话,问她怎么了。

    “咳咳,好弟弟,你知道等级的级字怎么写嘛?”

    颜盏羞愧啊,终于能体会到她爸妈在二十一世纪重新认字是什么感受了。

    楚林锐和吴俊昊倒是没笑话她,告诉她怎么写之后,颜盏就开启了,小时候写日记的模式,遇到不会写的字就问她妈妈。

    有时候两个人都不知道怎么写的时候就查字典,反正一篇日记写下来,她母亲大人都说,不用看就知道她写的什么内容。

    后来两个人看她太多的字不知道写,就划分时间,每个人一个时辰时间来教颜盏写她不会的字,时间到了就换下一个。

    倒是分工很明确,颜盏很感谢他们,虽然作业一个下午没有写完,但大体的框架还是呈现出来了。

    楚林锐检查了一下颜盏写的,叹了一口气,觉得大多都是纸上谈兵,又想到颜盏并没有实战过,看自己的功课也差不多快结束了,就拉着颜盏教她怎么释放灵力。

    前两天学的引气入体,要她感受血脉的流动,灵气的走势,颜盏照做了。

    但是这次释放灵力,颜盏就卡壳了,像便秘一样憋半天没有憋出个屁来。

    反倒是珊瑚的饭先来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