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暖妻乖乖受宠宋云洱厉庭川 > 正文 第1735章 宋云洱,怕吗?

正文 第1735章 宋云洱,怕吗?

    她在洪文涛面前微微弯下。身子,右手狠狠的掐住他的脖子,眼眸里有着绝狠。

    洪文涛被她掐得说不出话来,本就难看的脸,瞬间变得更加不堪入目。

    姬君忏的手很用力,大有一副非掐断了他脖子的冲动。

    洪文涛的脸上却是浮起一抹嘲讽的阴笑,“你不都听到了吗?呵!怎么,很难接受吗?”

    “你去死吧!”姬君忏的手微微一用力。

    然后玉坤的手却是扣住了她的手,阻止了她的动作。

    “滚开!”姬君忏怒吼,另一手朝着玉坤便是挥过去。

    玉坤轻而易举的便是将她那挥过来的手给握住。

    “值得吗?”

    他一脸平静淡然的看着她问。

    “哈……”姬君忏笑了起来,是那种带着自嘲的讽笑,是无力的,“原来我竟是最蠢的那个啊!”

    那掐着洪文涛脖子的手,被玉坤拉了过来。

    “他不死,那你去死!”姬君忏突然间朝着玉坤揍过去。

    玉坤没有还手,硬生生的接下了她的这一拳。

    姬君忏的这一拳重重的击在他的脸上,玉坤只觉得鼻腔一股暖流传来,然后是浓浓的血腥味。

    然而,姬君忏却并没有停手的意思。

    她几乎是发了疯又发了狂一般的朝着玉坤打着,揍着。

    这一刻,她是崩溃的。

    三十几年的执着,原来不过只是一个笑话。

    那个她以为的深爱她的男人,原来一直都把她当傻子。

    那份刻骨铭心的爱情,原来不过只是她的一厢情愿,只是她的执念而已。

    而那个被她伤的至深的男人,却是一如既往的对她好。

    就连她身边最信任的人,她当成是亲人一般看待的朋友,原来更是有企图的接近她。

    更是一步一步让她深陷泥潭,再无翻身之日。

    沈良带着人到的时候,只看到姬君忏发了狠的打着玉坤。

    而玉坤则是不避不退不闪,由着她打着。

    他的脸上已经挂彩,看起来很狼狈。

    沙发上,洪文涛还留着一口气,唇角噙着一抹得逞后的冷笑。

    “玉先生?”沈良上前,一脸好心的看着他,“需要帮忙吗?”

    玉坤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姬君忏在他的胸膛中又是狠狠的揍了一拳之后,转身快速的离开。

    “噗!”

    玉坤吐出一大口鲜血。

    虽说容音对他开枪是假,但那一枪还是震动了的,多少还是有些伤到。

    再加之这会姬君忏发了狠似的揍打,而他不避不闪的挨着,自是受伤不轻。

    吐出一大口鲜血之后,玉坤朝着姬君忏离开的方向看去一眼,然后两眼一黑,晕死过去。

    “玉先生!”沈良急急的叫着,上前扶住,将他交给手下的人,“送他去保仁医院。”

    程淄开着车,疾速的朝着厉仲民家的方向驶去。

    厉庭川的脸冷郁的吓人,漆黑漆黑的,就像是暴风雨随时都会来临一般。

    眼眸冷寂阴鸷,就像一个索命阎王那般。

    “程淄,调头,去季家。”突然间,厉庭川对着程淄说道。

    “啊?”程淄一脸茫然的抬眸看一眼车内镜里的厉庭川,“厉哥,去季家干什么?”

    “厉埕致不在厉仲民家,在季家。”厉庭川面无表情的说道。

    “怎么会?”程淄更加的疑惑了,“葛凤仪不是说,在厉仲民家?怎么会在季家?”

    “她要是这么轻易就告诉我们地址,还是葛凤仪吗?”厉庭川冷哼。

    虽然,葛凤仪说的在厉仲民家,更符合实际。

    毕竟,厉仲民也是被他扳倒的。

    而且葛凤来又是葛凤仪的妹妹,在厉仲民家,对于厉埕致来说,是最有利的。

    但,就现在的情况来看,越是有利的,便越是不可能的。

    倒是季家,现在才是最安全的。

    毕竟,季家现在已经没人了。

    而且季芷妗与厉埕致又曾是那样的关系,厉埕致先在季家,那才是让人意想不到的。

    “是,厉哥!”程淄点头,在前面调头处,一个急打方向盘,调转车头,朝着季家别墅驶去。

    厉庭川的脸色又是阴沉了几分。

    洱宝,等着我,我马上就到了。

    厉埕致,这次,一定让你再无翻身的机会。

    季家别墅宋云洱被绑在地下停车场的柱子上。

    身上仅着一件单薄的衬衫,衬衫上还沾着星星点点的血渍与污渍。

    她的脸颊高高的肿起,手指印太明显不过了。

    唇角亦是有着血渍。

    脚上没有鞋,就那么赤脚站地。

    裤子也只是一条单薄的打底裤而已。

    十二月底的天,很冷。

    今天又是下着毛毛细雨,天色很暗,更是给人一种阴沉沉的,很是压抑的感觉。

    宋云洱冻得浑身打着轻颤。

    脸色是苍白的,鼻头冻得红通通的,甚至还有鼻水往下滴挂着。

    所幸厉埕致并不知道她怀孕的事情。

    而且每一次对她动手,也都是往她的脸上招呼。

    还有,宋云洱觉得,肚子里的宝宝很坚强。

    哪怕这些天,经历了这么多事情,此刻还是乖乖的在她的肚子里。

    宝宝,你一定要乖乖的,不能出事,要坚强。

    跟妈妈一起等着爸爸来接我们。

    我们一定不会出事的,爸爸马上就会来了。

    宝宝,你要听话,要乖,一定不能调皮,更不能不管妈妈。

    宋云洱在心里默念着。

    厉埕致朝着这边走来,他身上穿了一件厚厚的大衣,倒是将自己裹得暖暖的。

    看着他那件厚厚的大衣,宋云洱只觉得自己又是一阵发冷。

    “啊嚏!”

    宋云洱打了个喷嚏。

    “怎么?冷啊?”厉埕致走对宋云洱面前,手指挑起她的下巴,那一张苍白的脸挑噙着一抹邪笑。

    那一双眼睛就那么直勾勾的,赤果果的看着宋云洱的……脖子。

    脖子上,有一条淤痕。

    “宋云洱,怕吗?”厉埕致凉凉问,然后低低的笑了起来。

    他的手指在宋云洱的下巴上一下一下的轻抚着。

    宋云洱只觉得一阵一阵的恶心感袭来。

    “呕!”

    终于,还是没能忍住,干呕出来。

    “怎么?嫌我恶心啊?”厉埕致却是阴阳怪气的笑了起来。

    然后只听“嘶啦”一声响,他直接撕掉了宋云洱的衬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