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透视神医狂婿 > 正文 第90章 一亩三分地

正文 第90章 一亩三分地

    看苏长利要执行家法,薛丽芳慌了,赶忙拉住苏颖的手“颖儿,你就跟江远好好道个歉吧”

    付蓉蓉也慌了,拉着苏颖的手劝道“颖儿,你就跟姑爷好好说说吧,你们小两口的矛盾没有必要让父母担心和生气啊”

    苏颖努努红唇,斜一眼江远,这才走向他,轻声说“老公,当时我的情绪有些激动,表现得又有些任性,你别生气。

    好了,咱们现在去吃晚饭,好不好”

    江远半信半疑地观察她的脸蛋和眼神。

    苏颖靠近他,冲他咬牙耳语道“不给个台阶下,等到了床上,我才跟你算账呢”

    而后又直起身来,温柔地说“老公,我知道错了,以后我会听你话的。”

    江远忍住笑,一脸严肃地问“还去不去五鼎饭店了”

    苏颖咬了咬嘴唇,摇摇头,回答“不去了。”

    “邀请函交上来。”

    “江远,蹬鼻子上脸是吧”

    苏颖往后一退,轻声喝问。

    只有极其尊贵的客人才能得到邀请函,她还真是不想放弃这一次难得的机会。

    “颖儿,你想干什么

    有这样对待上门女婿的吗

    ”

    薛丽芳大喝起来。

    “我不是说过了吗

    现在江远是我们苏家的上门狂婿别说是他老婆,就是他老丈人,都不能慢待他”

    苏长利更是扯着嗓门大喊。

    苏颖无奈地闭上眼睛,叹口气“妈,爸,我不去了还不行吗”

    “不去,就把邀请函拿出来”

    薛丽芳提出要求。

    苏长利更是催促起来“快把邀请函交给姑爷”

    苏颖看父母这一次极其坚定地站到江远一边,只好冲跟上来的付蓉蓉摆摆手“蓉蓉,把邀请函拿来。”

    付蓉蓉答应一声,急忙打开手提包,取出那张邀请函递给苏颖。

    苏颖接过来,又递给江远,特意叮嘱道“老公,你收着吧。

    要是谁需要,你可以把邀请函送给谁。”

    江远接过邀请函,看向薛丽芳和苏长利,问道“岳母,岳父,我有没有权利处理这张邀请函”

    老两口都点点头“完全有权利”

    江远又看向苏颖“老婆,我有没有权利处理这张邀请函”

    苏颖看一眼江远手中的邀请函,叹口气“我刚才不是已经说了吗,你先收着,要是谁需要,你可以把邀请函送给谁。”

    “有权利,或是没有权利,你爽快点”

    江远又说。

    苏颖偷偷白一眼江远,愣了愣,才点点头“有。”

    江远一心不要苏颖去五鼎饭店,抓着邀请函嗤啦嗤啦撕得粉碎,扔到垃圾篓里。

    啊苏颖没想到江远胆敢这么做,一下杏眼圆瞪,气得胸前一鼓一鼓的,银牙紧咬。

    她刚才已经委婉地告诉江远,要保留这张邀请函,他倒好,直接撕碎可是因为父母在场,她又不好发飙,忍住怒气说“老公,邀请函你撕了,气也出了,该去吃晚饭了吧”

    “颖儿,你很生气是吗”

    江远问。

    苏颖银牙一咬,觉得江远就是太过分。

    “颖儿,我可不是耍你,也不是拿你出气,而是真的担心你的安全问题。”

    “好了好了老公,我都听几百遍了,现在吃饭好不好”

    苏颖忍住怒气,弯下腰给他打出手势,“尊敬的上门女婿,我请您享用晚餐,好吗”

    江远忍住笑,慢慢地伸出一只手,“拉我起来。”

    苏颖咬了咬嘴唇,伸出双手拉起他的手。

    看江远在偷笑,她真想来个背摔,摔他一个嘴啃泥。

    拉起来他之后,她又冲他咬牙耳语道“你已经得罪我了,晚饭后我们床上见。”

    江远故意瞪大眼睛,佯装很害怕,提高嗓门问“老婆,你要在床上欺负我”

    他就是要让岳父岳母知道这件事。

    苏颖哑口无言,狠狠地瞪一眼他。

    薛丽芳这时候倒是呵呵笑了,走上去说“姑爷,你真是太善良了,为什么叫颖儿欺负你呢,你怎么不欺负她呢”

    “说得是啊”

    苏长利不住点头,“贤婿,那可是你的一亩三分地,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江远冲苏颖挤挤眼,忍住笑,走向餐厅“好吧岳父岳母,我们去吃晚饭。”

    和他们有说有笑地走向餐厅。

    苏颖咬着银牙只能无可奈何地跟上。

    没办法,现在老爸老妈给江远撑腰,她只能忍气吞声了。

    注意到付蓉蓉在偷笑,她瞪向她,压低声音问“你笑什么”

    付蓉蓉慌忙捂住嘴巴,不敢再笑。

    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江远欺负苏颖,她感觉特爽,可能是以前江远被欺负得太多了吧,她都想为江远出口气了。

    走进餐厅,他们便坐下来吃晚饭。

    薛丽芳和苏长利频频给江远夹菜,让他多吃些。

    他们都说江远是有“任务”的,必须吃饱,好做“任务”的时候有劲儿。

    想完成“任务”,没有苏颖的配合也不行,江远给她夹菜,要她多吃些。

    她不想吃,但是担心他又依靠父母欺负她,只好吃下去。

    很快他们便吃了晚饭,江远出于习惯,急忙系上围裙,收拾东西,准备刷盘子刷碗。

    “哎呦,我的贤婿,男人怎么可以干这种活呢,我来干”

    苏长利快速地解开江远身上的围裙,系在他自己身上,“快快快,你和颖儿上去洗澡,该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去”

    “好。”

    江远笑,颇为“羞涩”地点点头。

    苏颖更是脸红,急忙走出餐厅。

    一边走,她一边狠狠地白一眼她老爸。

    嘴上说着不是男人干的活儿,他竟然去干她就是想不明白了,她老爸愿意臣服于她老妈,为什么不让他女婿臣服于他女儿来到二楼,她就刷牙洗澡,而后穿着睡衣,等候着收拾江远。

    在家里她还从来没有受过那样的窝囊气,真是气得不轻。

    刚才她老妈说这张床是江远的一亩三分地,她要让江远看一看,这最终是谁的一亩三分地“老婆,我回来了。”

    江远走进卧室,冲苏颖灿烂地笑。

    在岳父岳母身边,他可以摆谱,现在环境变了,姿态自然而然跟着变化。

    “关上房门。”

    苏颖冷冷道,江远老老实实地关上房门。

    “过来。”

    江远老老实实地走到苏颖面前,而后像个小学生似的低着头。

    “江远,翅膀硬了,是吧”

    “没有没有。”

    “这是你的一亩三分地吗”

    “不是,老婆大人永远是地主。”

    就在这时,外面传出轻喝声来“颖儿颖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