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农门小王妃 >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一刻钟杀一个

正文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一刻钟杀一个

    阮明姿面上做出一副茫然又懵懂的模样来,手却紧紧的掐住了阿礁的胳膊。

    只是斗篷宽大,外头谁都看不出来。

    “……你办你的事,我办我的事,我得把棉衣送进去。”阮明姿一副虽说不懂却又很执拗的模样。

    那被称呼为“麻三”的男人,嗤笑了一声,不再搭理阮明姿他们,一挥手,把人手都撤了回来,大部分带刀的家丁都躲进了院子。

    麻三跟几个带刀的家丁站在院前,一个带刀的家丁把刀横亘在了小十脖子上。

    小十先是有些呆滞,继而脸色苍白,惧怕不已的浑身颤抖起来。

    麻三看了一眼一个家丁,那家丁会意,扬声道“伏绮宁!你这个奸诈贼子,竟然敢刺伤程五爷!我们知道你定然就在附近!若你再不出来,每过一刻钟,我们便杀一名小院里的不祥之子!你自己掂量着办!”

    阮明姿眼底一片冰凉。

    程家那边能查到小院这边,阮明姿并不惊讶。但阮明姿没想到,程家竟然丧心病狂到拿这些孩子的命来逼迫绮宁现身!

    一刻钟杀一个?!

    竟是这般凶残?!

    绮宁出来,必死无疑;绮宁不来,阮明姿丝毫不怀疑这些程家的家丁会拿刀杀死小十!

    该如何选择?

    小十虽说年纪不大,却也听懂了那家丁话里的意思。她眼泪原本蓄满的泪水奔涌而出,但因着脖子上有刀架着,却不敢擦眼泪,也不敢哭出声,只呜咽的小声抽泣着。

    阮明姿说不出心里什么滋味,冷冷的在一旁看着眼前这一幕。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那麻三等得有些不耐烦,他踢了一脚脚下的雪,骂骂咧咧骂了一句,同身边的家丁抱怨“这什么伏绮宁,真是疯了!好端端的去刺杀咱们五爷!累得咱们大冷的天还得出来做活!”

    旁边的家丁小声道“可不是嘛!昨儿查了一夜才查出这个窝藏点来!要我说,直接一把火把这里烧个干净,也算是替咱们五爷出气了!”

    小十听得这话,身子剧烈的颤抖起来。鹅毛大雪落在她身上,也不知是冷的还是吓得,一张小脸白得堪比天上的落雪。

    麻三却点了点头,眉眼间尽是对生命的漠视与凶戾,“这也是个法子。若是后头那伏绮宁实在不出来,咱们没法跟五爷交差,这也算是给五爷出出气!”

    阮明姿身上分明披着斗篷,却依旧手脚冰凉。

    这些人,把人命当成什么了?!

    阮明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麻三却等得不耐烦了,跺了跺脚,抖了抖头上肩上的落雪,示意一旁拿着刀的那个家丁“算了,你数十个数,要是那伏绮宁再不出来,就把这小老鼠的脑袋砍下来!”

    “你们这样草菅人命,官府不管吗?!”阮明姿尽量让自己的表现像一个不谙世事被震惊到的天真大小姐,然而她眼里那团熊熊燃烧的火焰却做不得假,只是她稍稍遮掩了下自己脸上的神色,只恰到好处的表现出几番义愤来。

    “官府?”麻三冷嗤一声,“官府在我们程家面前,也不敢称老大!”

    他眼神厌恶的在小十身上转了一圈,“再说,这些阴沟里的臭老鼠,在官府那连个登记在册的名单都没有,我们程家杀了她又如何?”

    言语中的嚣张跋扈,可见一斑。

    阮明姿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麻三旁边的家丁已经开始大声数数了。

    “一,二,三……”

    阮明姿手心里渗出了细细密密的汗。

    席大夫那跟这里算不得近,先前这些家丁又埋伏在院子里定然是想守株待兔,没想到被她搅了局。

    阮明姿屏息,见那家丁已经数到了七,小十眼里满满都是绝望,她大叫一声“住手!”

    麻三穷凶极恶的瞪向阮明姿“你想做什么?!”

    阮明姿掏出一张银票来,做出一副我很有钱的模样来,带着一股小女孩独有的偏执与娇憨,好似她是单纯看不下去才这般所为“我实在看不惯!这小女孩做错了什么,也实在太可怜了些!”

    麻三眼神落在阮明姿手里的银票上,狞笑一声“真真是烂好心的千金大小姐!你也不想想,眼下你救得了一个,院子里还有一大群呢,你能救得了一群!?”

    阮明姿自然是知道这个道理。

    不然,早在一开始,她就让阿礁直接救出小十了!

    院子里那么多拿着刀的家丁,院子里的孩子们,都成了人质!

    阮明姿咬了咬牙。

    阿礁也不是万能的,无法做到在保全所有孩子的情况下,击倒那些带刀的家丁。

    可是牺牲哪个孩子的性命都是不应该的。

    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声音自远方响起“你们不就是找我么,我在这!”

    阮明姿猛地回头。

    就见着满是洁白的雪地里,一个瘦弱纤细的身形,散着头发,深一脚浅一脚的踩着雪从巷子那头往这边匆匆而来。

    是绮宁。

    麻三猛地掏出怀里的画像对比看了看,见不远处这雌雄莫辩的人跟画上的女子有着七八成相似,顿时拍了板“把她给我抓起来!”

    绮宁没有闪躲,温顺的任由那几个拿刀的家丁赶过去,粗暴的将他双手背剪到了身后,捆了起来。

    麻三一脸狰狞,一巴掌扇了过去“格老子的,就你这贱娘们害得爷几个在这冰天雪地里待了这么久!”

    绮宁的脸被打得歪向一旁,嘴角渗出血来。

    他没有半点挣扎,温顺的好似没有灵魂的玩偶。

    这会儿小十反而哭了起来,挣扎着要过去找绮宁“绮宁,绮宁……”

    绮宁眼神温柔的看向小十“小十乖,别过来。”

    他看了阮明姿一眼,便挪开了视线,没有说半个字,好似不认识阮明姿一样,再没有旁的交流。

    阮明姿心下一阵绞痛。

    她明白那一眼中蕴含的歉意。

    拿着刀的程家家丁气势汹汹的把绮宁给捆走了,自然也就懒得再跟这些衣衫褴褛又脏兮兮的孩子们计较。

    小十蹲在原地看着那些家丁离去,呆愣了好久,才撕心裂肺的哭了起来“绮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