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农门小王妃 > 正文 第一百章 巧遇梨花

正文 第一百章 巧遇梨花

    阮明姿从蒋二小姐的马车上下来,便背着背篓往附近的粮油巷子里行去。

    路过一个小巷子时,偶然一瞥,见得一个端着簸箩往巷子里走的瘦弱身影有些眼熟。她顿住脚步,有点不太确定的喊了一声“梨花姐”

    那身影一顿,回眸一看,原本有些紧张的脸上,顿时带上了几分惊喜的放松“是明姿”

    梨花比先前显然要开朗了不少。

    她端着簸箩快步走来,眉宇间总是笼罩着的那股轻愁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阮明姿从未在她脸上见过的生机勃勃。

    “来家里坐坐吗”梨花问。

    这巷子口显然也不是个说话的地方。

    梨花生得人如其名,质朴又有一种清纯的冷感美。阮明姿虽说年纪小,却也已是隐隐可见仙姿昳丽。这般二人站在巷口,显然有些打眼。

    阮明姿便同梨花去了她口中的“家里”。

    从小巷子里穿过去,七拐八绕的,才到了那个小小的院门口。

    那是一个极为狭小的院子打从院门口进去,不到五步便是正屋,狭窄逼仄得很。

    正屋也只是一间很有些年头的堂屋,然而被收拾得干干净净的,几乎纤尘不染。梨花她娘正坐在炕上就着窗外的天光,做着绣活。

    “娘,你看我在巷口遇见了谁”梨花还未进门,笑声已至。

    梨花她娘眯着眼看去,就见着阮明姿从门口进来,惊喜得她连忙把手中绣棚放到一旁的小筐里,急急从炕上起身,趿上鞋子,快走几步,热情的拉住阮明姿的手“是明姿啊,有些日子没见着你了。你家里可还好高嫂子可还好”

    虽说已经发生了不少事,但阮明姿这会儿还是笑着把先前种种都掩了去“都挺好的,高婶子也好着呢。你跟梨花咋样”

    梨花她娘露出个腼腆的笑来,浑身上下的精气神是阮明姿从未在她身上见到过的“我跟梨花不能更好了”

    两人说着话,梨花已经拎着水壶进来,给阮明姿倒了碗水“娘,你让明姿先坐下。”

    梨花她娘如梦初醒,“哎呦哎呦”的轻轻拍了下自己的头,朝阮明姿歉意的直笑“看我,见着你太高兴了,忘了请你先坐下。”

    屋子里有一条窄窄的长板凳,梨花搬过来,使劲擦了擦凳面,摆在桌前。

    梨花她娘依旧兴奋的很,坐在炕上把趿着的鞋穿好“你同梨花先坐会儿,我出去买点菜来,马上就是吃饭的点了,中午就在家里吃吧”

    阮明姿默默算了下时辰,倒也来得及,便没有推辞,笑得眉眼弯弯“那就劳烦婶子了。”

    梨花她娘更高兴了,“嗳”了一声,搓着手,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还是梨花无奈的笑着喊了一声“娘”,“不是要去买吃食吗”

    梨花她娘如梦初醒,不大好意思的笑了笑,急急忙忙挎着篮子出去了。

    “我娘那是高兴得晕了头,你别介意。”梨花无奈的笑了下。

    阮明姿笑道“看着你跟婶子都这么有精神,想来日子过得极好。等我回去同高婶子一说,她一定很高兴。”

    梨花笑容越盛“我也没想到,原来日子还可以这样过”

    离开了那个烂赌又家暴的男人,她跟她娘的日子,虽说一开始困苦了些,但她们用高氏给的银子找了落脚处后,两人都是勤快能干的,日子便慢慢过得有滋有味起来。

    对于梨花来说,再没有比这更快活的日子了。

    聊着聊着,梨花突然想到了什么,笑容一顿,声音也压低了些“那个男人怎么样了”

    梨花不肯再喊冯苟生一声爹。

    阮明姿也没打算隐瞒,见梨花问起,便简单道“当时那个客商一顶小轿去了你家,冯苟生又交不出人,那客商便把冯苟生带走了。”

    她顿了顿,还是觉得梨花有权知道真相,托盘而出,“当时那客商似是有些不死心,说了在县里头的宅子等你三天,不然就拿你爹抵债。眼下看来已经”

    梨花直冷笑“合该如此赌债是他自个儿欠下的,可不是就得自个儿抵”

    梨花显然觉得痛快得很,低低骂了一句什么。

    待梨花她娘回来,两人去灶房烧饭的时候,梨花把这消息跟她娘也说了,她娘怔忡了好一会儿,才有些释然的笑了笑,低声道“这是他的报应。”

    虽说吃饭的只有三个人,但梨花她娘为了感谢阮明姿,除了她从外头买的一只烧鸡,又自个儿下厨做了三道色香味俱全的家常菜。

    摆上桌的时候,梨花她娘撕下了一个大鸡腿,放到阮明姿的碗里,殷切道“明姿,若不是你,怕我跟梨花也没法从冯苟生那脱身。你是我跟梨花的大恩人。眼下我也拿不出什么旁的感谢你的,你多吃些”

    梨花也不停的给阮明姿夹菜。

    阮明姿无奈的拿手虚掩住快要被菜堆满的碗“婶子,梨花姐,我自个儿来就成,你们夹这么多,是要撑死我。”

    梨花她娘不好意思的笑了笑。

    用过饭,阮明姿便同梨花她娘跟梨花告别,梨花她娘急急喊了句“等下”,她从炕上铺着的被褥里头,翻出个钱袋子,塞给阮明姿。

    阮明姿认出这是先前高氏借给梨花她娘的那个钱袋子。

    “先前高嫂子借了我们母女一些银钱,梨花平时帮着街坊打些零工,我帮着绣坊接些绣活,糊口是足够的先前我们租赁驴车,还有租这院子,花费了不少。这些银钱是剩下的,我跟梨花一直没用,你帮我还给高嫂子,跟她说,还有一部分,我同梨花攒够了钱就还她。”

    梨花她娘那有些孱弱的身体,脊梁是从未有过的挺直。

    阮明姿见梨花她娘态度极为坚定,她想了想,还是将这钱袋子郑重的拢入怀里“行,我会转交给高婶子的。”

    梨花她娘越发高兴了,眼眸都亮了几分。

    梨花微微的笑。

    她把阮明姿送出小巷子时,拉住阮明姿的手,低声道“明姿虽说你把那文书还给了我们,但在我看来,我跟我娘的命都是你救的。倘若后面你有什么事需要帮忙,我能帮得上的,尽管提。”

    阮明姿反手拉住梨花的手,知道这会儿拒绝反而会伤了梨花的一片真心,她笑盈盈道“好啊,这可是梨花姐你说的。我记住啦。”

    梨花眼底漾出一片温柔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