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农门小王妃 >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请周里正过来

正文 第一百零六章 请周里正过来

    夜幕低垂,星河璀璨,秋日山中的夜色有种别样的空寂苍辽之感。

    阮明姿跟阮明妍从吕家用过晚饭出来,高氏还有些不放心,特特让了儿子生金来送姐妹俩回去。

    吕生金是个不大爱说话的,一路护送没有半个多余的字。

    只是快将姐妹俩送到阮家大门口时,吕生金眼力好,就着月色,看见几丈外的大门口影影绰绰的站着两个人,那模样似是在等阮明姿回来。

    吕生金起了疑,伸手拦住阮明姿跟阮明妍,低声道“你家门口好像有两个人在等你们。”他顿了顿,有些不太确定,“那身形看着像你二叔三叔。”

    阮明姿眯起眼,定睛细细看去,还真是有点像。

    吕生金听高氏跟吕蕊儿提过好些次阮家那些人对阮明姿姐妹俩有多无耻,大概也能猜到来者不善。他低声询问阮明姿“要不今儿回我家睡蕊儿的炕挺大的,再睡你们俩没有问题。”

    阮明姿摇了摇头,老躲着也不是个办法。

    躲得了今晚,能躲得了明天后天吗

    阮明姿不用想也知道今儿她那好二叔三叔出现在她家门口是为了什么,八成是为了下午阮成章误食毒野果的事。

    阮明姿低声笑了下。

    这事倒也不难解决。

    阮明姿小声同吕生金道“生金哥,怕是得麻烦你陪我去趟周里正家里。”

    吕生金没有多说半个字,点了点头。

    “咋还没回来”阮家老二阮安强不耐的又转了一圈,“这都什么时辰了”

    阮安贵倒是沉得住气,他吐出嘴里叼着的一截麦秸“二哥别急啊,那俩小蹄子晚上总得回来睡觉吧咱们耐心等,难道还等不到”

    他不轻不重的拿脚踹了踹大门,冷笑,“这小蹄子鬼精鬼精的,先前这门被冯苟生给踹坏了,她就换了个门;篱笆被老厉给压倒了,她就又垒了这墙。你说她手里头没几个银钱,我还真不相信了”

    阮安强粗声粗气道“你说得对眼下章哥儿可是咱老阮家的独苗,她害得章哥儿差点丢了性命,只让她赔点钱,已是看在大哥的面上了不过听我媳妇说,那小蹄子惯会装相,到时候可得抢在她叫人之前把她给按住了,别让她叫喊声招来了人。剩下的那个反正也是个哑巴,倒也不用管她”

    都说阮安贵是阮家三兄弟里那个最混的,但很多人却不知道,这阮家老二阮安强也不遑多让

    周里正由阮明姿引着,从另一条村中土路抄小道过来,正好绕到两人身后,把这话听了个真真切切,气得他重重捣了一下手里的拐杖,呵斥道“你们两个竟然在商量着谋害自个儿的侄女”

    周里正的话犹如平地惊雷,把阮家这俩兄弟给吓得不轻,他们看着从背后拐出来的周里正跟阮明姿,脸都青了。

    “哎,里正这哪里的话。”阮安强开始装傻充愣,“我们可没有啊。”

    “就是,”阮安贵忙接上话,一副受了天大冤屈的模样,“里正怕是不知道,今儿我家章哥儿差点被阮明姿那丫头害得中毒,我跟我二哥,就是有点,有点气不过。您懂吧这小丫头太毒了,连亲堂弟都不放过。我们就想着,给这小丫头一个教训,吓唬吓唬她。”

    “对对对,”若论脑子的灵活,阮安强还是比不过整日里偷鸡摸狗的阮安贵,他连声附和,“我们就是想吓唬吓唬她。”

    周里正哪里肯信这俩人的鬼扯,又重重捣了捣手里的拐杖“章哥儿中毒的事,我也听人说了那简家秀平不是也在场,已经证明了跟明姿丫头没关系了吗你们还扯着这个不放,我看就是存心来讹钱的”

    阮明姿低声道“里正爷爷,听二叔三叔方才的意思,更像是来抢钱的。”

    阮安贵立马叫了起来“明姿啊,你可不能这般血口喷人简秀平那小子向来对你不薄,说不得就是为了维护你扯了谎,他说的不能作数”

    周里正瞪了过去,花白胡子都气得要翘起来“简家小子说得不算数,你们俩说得才算数是吧我可警告你们,若是你们再这样胡作非为,影响了你家章哥儿的学业,你们到时候可别后悔”

    这话一出,阮安强立马慌了。

    平时风言风语也就罢了,那高秀才已是收了章哥儿进学,总不好为着风言风语就把章哥儿赶出学堂。

    但要是村里的里正给高秀才去封信

    这性质可就截然不同了啊

    阮安贵还想再说些什么,刚吊儿郎当的开了个口,“我说周里正,你可不能这么偏心啊”

    立即被周里正翘着胡子骂了回去“落马沟那姓厉小子的事,我可还给你记着呢怎么着,你们这是想去公堂上说道说道”

    阮安贵顿时就有些灰溜溜的。

    周里正又重重的捣了捣拄着的拐杖“行了你们都赶紧走,别挡在人家小姑娘门前记住我说的话”

    阮明姿在一旁乖巧的扶着周里正的胳膊,嘴角带着弯弯的笑意,露出两个浅浅的小梨涡,月光映照下,端的是乖巧无比。

    阮安强阮安贵俱是十分不甘心,狠狠瞪了阮明姿一眼,却也知道,这小妮子技高一筹,直接捏着他们的脉门把周里正给请了过来,提前堵死了他们的路。

    可他们无可奈何,只能灰溜溜的趁着月色摸边回去了。

    阮明姿这才呼出一口气来,盈盈笑道“谢谢里正爷爷替我主持公道。”

    “丫头也是命不好,摊上这种亲戚,你里正爷爷总得多看顾你一些。”周里正叹了口气,眼里闪过一抹慈爱之色,“行了,老头子也不跟你多说了,你赶紧同你妹妹家去好好歇歇。”说着,他摆摆手,也不让阮明姿相送,自个儿拄着拐杖慢腾腾的回去了。

    吕生金一直守着阮明妍在不远处缀着,这会儿见周里正把人给轰走了,阮明妍按捺不住的蹬蹬瞪跑到阮明姿身边,紧紧的依偎着。

    她虽然年纪小,却也听懂了方才阮安强跟阮安贵说的话。

    害怕。

    “今晚上真是多谢生金哥了,”阮明姿牵着阮明妍的手,恳切的跟吕生金道谢,“多用了好些时辰,生金哥回去同高婶子好好说说,别让她太担心。”

    吕生金点了点头,同情的看了一眼这对姐妹,嘱咐了一句“有什么事尽管去吕家”,这才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