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农门小王妃 >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上门道歉

正文 第一百六十八章 上门道歉

    阮家这阵子上下简直就是夹着尾巴做人,就连阮玉春阮玉冬姐妹俩,也许久没去村里跟人一起玩了。她们实在受不了旁人总指指点点,说她们俩有个犯人小叔,是罪犯的侄女。

    然而赵婆子的病,抓药吃药开销还不小。毛氏又不知道从哪里听说了阮明姿斥巨资又收了一批新货的事,趁着阮明姿在院里对货的时候,也不知道怎么花言巧语说动了周里正,哄得周里正拄着拐杖跟她一道上了阮明姿的家门。

    阮明妍出去跟吕蕊儿玩跳房子去了,这还是阮明姿教她们的,俩个孩子乐此不彼的玩上了瘾。

    院子里就只剩下一手拿着账本,一手拿着根竹条盘点着货的阮明姿。

    阮明姿挑了挑眉,乖巧的跟周里正问了声好,还没等她说旁的,毛氏便拿出一方帕子沾了沾眼角,眼角立刻湿润了,还流出一行泪来,声情并茂道:“明姿啊,从前是你三叔老撺掇着家里,所以咱们一家子的感情总是这样那样出了问题。但咱们的血缘是斩不断的啊,你终归是阮家人。你三叔被抓走后,你奶奶回想以往,常常后悔自己对你不好,她都后悔的病倒了。眼下话也说不了,动也动不了,天天躺床上后悔的流眼泪……”

    阮明姿没说话。

    她觉得自己民间奥斯卡影后的无冕之冠受到了技术上的挑衅。

    虽说有借用了道具的嫌疑,但这个眼角微红的落泪,再加上话里头的那一丝丝悔意……若不是看透了那一家子人的尿性,阮明姿扪心自问,说不得就会被蒙了过去。

    毛氏在那声泪俱下,周里正因着年纪大了,对于亲人之间这种斩不断的亲情也很是感动,他湿着眼眶,颇为感慨的同毛氏道:“明姿丫头不容易,一步步走到眼下。你们从前欠了她太多太多了。”

    毛氏拿帕子擦了擦眼角的泪,“周里正说的是。不说旁的,先前我家玉春玉冬两个孩子不懂事,经常欺负明姿跟明妍。我把她们带了来,让她们来给明姿明妍道个歉。”

    她朝后看了一眼,声音微微拔高,点着人名,“玉春,还不赶紧带你妹妹过来给你明姿姐姐道歉!”

    阮玉春不情不愿的牵着妹妹阮玉冬的手,迈进了院门。

    阮玉冬小小的脸上写满了抗拒与烦躁,直到毛氏目含警告的看了她一眼,她这才不情不愿的同阮玉春一道给阮明姿道了歉。

    周里正对孩童容忍度极高,见着两个孩子不管怎么说,也算是给阮明姿道了歉,他很是高兴:“这样才对,你们都是一家的姐妹,日后还要相互扶持,守望护助,这样很好,很好。日后莫要再生出嫌隙了。”

    阮玉冬年纪还小,只觉得自己被强压着来给阮明姿道歉很是憋屈,但她娘先前跟她许诺了,只要她过来道歉,便给她买一双新鞋,鞋面带绣花的那种。

    但阮玉春只比阮明姿小几个月,懂的也多。眼下她要被迫屈辱的向阮明姿低头道歉,对她来说无异于当着阮明姿的面,自扇耳光。

    阮玉春道完了歉便双目红着,捂着嘴哽咽的跑出去了。

    毛氏不管阮玉春,她这会儿那发红的眼角,隐含着一丝丝热切,看向阮明姿,“明姿,你不懂事的妹妹们都给你道歉了,你消气了吗?”

    这话说得还有些小心翼翼的讨好。

    阮明姿没吭声。

    毛氏真是奇怪,这种心不诚意不愿的道歉,有意思吗?

    只要她低下她高贵的头颅,旁人便一定要原谅?

    真就太把自个儿当回事,也太不把旁人放眼里。

    搁着阮明姿的脾气,若是周里正不在,她早就笑盈盈的冷嘲热讽回去了。

    然而,这会儿周里正老眼湿润的看向她,阮明姿颇有些头皮发麻,又不忍让周里正失望,毕竟这位老人,这些日子以来对她特别的照顾。

    阮明姿心里无奈的想,就当是跟毛氏一起,彩衣娱亲,哄里正爷爷高兴了。

    于是,阮明姿便“嗯”了一声,算是应了方才毛氏的问话。

    毛氏眼里的得意都快藏不住了。

    毛都没长齐的黄毛丫头,跟她斗还是太嫩了些。

    她迫不及待的说出了这趟目的,“……既是如此,你已经不怪我们了,你奶奶心里也惦念着你,要不你去看看她?”

    她料定了依着阮明姿的脾气,定然是拒绝。

    却没想到,阮明姿笑盈盈的,似是毫不介意的,甜甜的应了:“好啊。”

    毛氏神色僵了一下,差点破功。

    她又露出个慈爱的笑来,“看我,差点忘了,你奶奶眼下身子不大好,大夫也嘱咐尽量别让外人去刺激她。你有这份孝心就极好,我会替你跟你奶奶说的。”

    阮明姿似笑非笑的轻轻瞥了毛氏一眼,意味深长,然而说出口的话却带着一股谁都听得出的委屈:“……原来在二婶眼里,我终究还是算外人。方才二婶同我讲的那些,说什么奶奶后悔了那般对我,怕也是在哄我。”

    周里正不由得又探究的看向毛氏。

    毛氏心里一突,心里暗骂一句小兔崽子,脸上却依旧是慈爱祥和的模样,“你这孩子,怎么这么想?二婶一时口误罢了,只是你奶奶的病当真要静养。等她身体稍好一些了,我再带你去探望,让你可以尽一份孝心。”

    “好。”阮明姿回答得极为爽快。

    周里正不住的颔首,嗯嗯,一家子骨肉,合该如此。

    “对了,说起来,倒还有一桩发愁的事,我也难以启齿,但……”

    阮明姿听着毛氏这话,心道,终于来了。难为毛氏铺垫了这么久。

    毛氏一脸纠结的开了口,似是很不好意思的模样,“到底此事事关你奶奶的性命,我便豁出这张脸皮去直说了。明姿,眼下你代表着长房,按理说孝敬服侍都应该做一个表率,不过你也还小,伺候便由你二叔代劳了。可剩下的,这药钱……”

    她深深的叹了口气,一副很是为之发愁的模样,“倒也不瞒你,家里头为着你三叔的事,已经花了不少银子。你奶奶这药钱又贵,喝了这几日,已经快要没钱拿药了。我是想着,你最近开铺子赚了不少钱吧?都是一家子,你奶奶这药钱,你是不是也不能就只这么看着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