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农门小王妃 >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羊氏的声音

正文 第二百五十五章 羊氏的声音

    阮明姿顶着这么一脸化过妆的模样,先是去了奇趣堂同梨花交代了几句,便又去了阿礁那。

    阿礁开门的时候,见着门外的少女的模样,果不其然的愣了下,却也没说什么,稍稍让开了身子,示意阮明姿进院子里来。

    显然是认出了阮明姿。

    阮明姿倒有些惊奇,去井边打水,口中还不忘嘀咕着,“我还想着吓你一跳呢,真没劲……”

    阿礁没说话,但看模样,倒是对阮明姿有些无语。

    阮明姿就着打上来的井水,把脸洗了洗,阿礁默不作声的在一旁递过一方手巾。

    阮明姿一边拿手巾擦着脸,一边问阿礁:“……你看我方才那副模样,是不是看着还可以?过些日子等你身子好些了,咱们去庐阳道,你变一下装,我也变一装,这样就双重保险,双重安全了。”

    阿礁没说话,但阮明姿看着他那神情,显然已经是默认了。

    嗯,就当他同意了。

    刚刚洗过脸,少女的脸仿佛嫩得像清晨草叶间颤巍巍的露珠般晶莹剔透,盈盈的,白净里泛着润色的光泽。

    微微笑着的时候,莹润的肌肤,衬着剪水双瞳里的光彩,简直让人挪不开眼去。

    阿礁便生生的硬逼着自己挪开了眼,不再去看少女。

    阮明姿也习惯阿礁这副冷淡的模样,她擦完脸,顺手又把手巾给洗了洗,晾在了院子里的晾衣杆上,“我这次来也不单是让你看我的化妆技术,主要是过来跟你说一声,过两天就是我姥姥的生辰了,那两日我怕会很忙,到时候可能会是曲姨来给你送饭。”她顿了顿,又道,“曲姨你还有印象吧?就是先前曾来院子里打扫过卫生的那个婶子。你到时候别把人家当成坏人了。”

    阿礁没说话,阮明姿又当他默认了。

    不知怎地,阿礁看着少年孤零零站在院子中间一言不发的样子,莫名又有些心疼。

    他失了忆,怕是把家里所有亲人都忘记了。

    其实就等于是孑孓一身。

    阮明姿心下有些酸软,她低声问阿礁,“……要不,你跟我一道去?”

    阿礁抬眼看她。

    阮明姿随口找了个理由:“虽说这次我不打算请我大舅妈那一家子过来,也没什么危险可言。但我寻思着到底我姥姥姥爷年纪大了,多一个人也好有个帮衬的。”

    阿礁抿了抿薄唇。

    他不愿意同太多的人接触,但阮明姿说的……

    就当是帮她了。

    阿礁点了头,淡淡的应了一声。

    ……

    这两日也不知是不是老天爷给阮明姿几分面子,倒是风平浪静的很,没有再出什么事。

    阮明姿高高兴兴的把姥姥姥爷这两日的住所给安排了一下,因着她的小宅子里住着阿礁,再住姥姥姥爷还有二舅舅一家怕是住不下了,她索性便去客栈租了间小院子,租钱也不贵,还带着一个简单又干净的小灶房,正合适一家子出来玩。

    做好这一切,在她姥姥过生辰那天,她去医馆请了个擅长儿科的大夫,就当是出诊,跟着家里的马车去了牛家村。

    哪怕不请大房那一家子,但是桂哥儿是无辜的,她还是依言请了大夫去帮桂哥儿看看诊。

    因着担心马车太拥挤,阮明姿便没有跟着过去,选了在客栈跟前等。

    几个时辰过去,等马车回来的时候,还未停稳,那擅长儿科的大夫率先跳下了马车,一副气得不行的模样。

    阮明姿还有些奇怪,那大夫见着她这个雇主便过来诉苦,“阮大姑娘,人家不相信我的医术,不愿意让我看,我也没法子,诊金退一半给你吧!”

    人家大夫这也算是出诊了,诊金自然是不能全退的。不过这都是小事,阮明姿是真的没想到荣氏她们就那么固执,大夫都送上门了都不许人家大夫给桂哥儿看诊。

    “……”阮明姿也有些无语,安抚了几句大夫,倒也没有收退回来的诊金,毕竟人家大夫下乡出诊一次也不容易,就当是结个善缘了。

    姚父姚母这会儿也在姚家老二的搀扶下下了马车,身上都穿着簇新的衣裳,看着都有些局促不安。

    姚母见阮明姿正在那同大夫说话,又忍不住有些发愁:“我也劝了,荣氏也不知怎么想的,说桂哥儿眼下能吃能睡,身子好的很,硬是不让大夫帮着看诊。”

    在她看来,哪怕没病,让大夫把把脉也是极好的。

    偏生荣氏倔强的很,再加上羊氏在一旁说的话也不大中听,说什么没病请大夫来,是不安好心想咒她的桂哥儿,荣氏红着眼就把大夫给赶走了。

    姚母也没办法。她倒是不信羊氏那话的。她听说过,人家富贵人家,都是要定时请大夫来家里把脉看诊的,叫请“平安脉”。有病没病的,总让大夫看一看才放心。

    人家富贵人家的老爷太太们难道不怕什么咒不咒的吗?

    姚母想起来就叹气。

    只不过这会儿见着外孙女,想到外孙女花了大钱请他们来县城里玩一玩逛一逛,她也不愿意拂了外孙女这份孝心,便收拾了一番心情,带着笑唤阮明姿:“姿丫头!”

    阮明姿正好送走了大夫,听到姚母唤她,欢欢喜喜的迎了上来:“姥姥,姥爷,来啦。呀,今儿姥姥这身可真好看。”

    姚母穿了一身鲁氏给她缝制的新衣裳,头发在脑后梳成一个整整齐齐的攥儿,别着最初阮明姿送她的那根银簪子。

    这银簪子还是簇新的,显然姚母平日里不舍得戴,今儿特特拿出来戴上的。

    姚母听得外孙女恭维,笑得脸上皱纹都要开了花。

    阮明妍也是跟着马车一道过来的,她前些日子一直在榆原坡同吕蕊儿玩耍,马车一并把她接了回来。她同姚月芽已经在马车里玩了一路,这会儿一下车就扑在阮明姿怀里,还跟阮明姿打了几个手势,告诉她过几日吕蕊儿也要来县城里找她玩。

    阮明姿笑盈盈的摸了摸阮明妍的小脑瓜,又笑着同二舅舅一家子寒暄了几句,正要领着他们进客栈,另一辆马车也慢慢在客栈前停了车,马车车帘一掀,就听到一声“慢着!”从车窗里传了出来。

    姚父姚母脸色接着就变了。

    他们哪里听不出来,这是羊氏的声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