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慕浅霍靳西 > 正文 第846章 茫茫

正文 第846章 茫茫

    是夜,叶瑾帆打发了所有保镖,只身驾车离开了桐城。

    陪伴他的,是叶惜始终不曾中断的通话。

    她说“哥,你不是什么都没有,你还有我,我们去国外从头来过,过新的日子,这里的一切都会变得不重要,只要我们还在一起,其他的都不重要。”

    对此,叶瑾帆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道“你先睡一会儿,一觉睡醒,我就可以到了。”

    “我不睡。”叶惜说,“我等着你过来。”

    叶瑾帆听了,道“还有十多个钟头,你就这么熬着,太累了。”

    “我不累,只要知道你在来的路上,我就不累。”叶惜说,“我会等着你,每分每秒地等着你。”

    黑夜之中,前方道路茫茫,叶瑾帆眸光微沉,静默片刻,终究哑着嗓子开口道“好。”

    ……

    霍家大宅。

    夜渐深,慕浅从睡着了的霍祁然房间里走出来,回到卧室,却只看见悦悦躺在自己的小床里熟睡,而原本抱着她的霍靳西则不见了身影。

    慕浅转身,穿过起居室后,不出意外地看见了正坐在书房里的霍靳西。

    推开半透明的书房门,慕浅进去之后,直接走到霍靳西椅子后面,伸出手来抱住了他,顺带着朝他面前的电脑屏幕看去,“在看什么?”

    屏幕上是一幅地图,而地图上,一个小红点正缓慢移动着,在一条朝南的高速路上。

    慕浅眸光微微一凝,随后便绕到霍靳西身前,仔细盯着那个小红点看了看。

    在确认了那条高速路的和朝向之后,慕浅扭头看向了霍靳西,“叶瑾帆?”

    霍靳西淡淡应了一声,伸出手来将她拉进了怀里。

    慕浅跟他挤坐在一张椅子里,视线却仍旧盯着屏幕上的那个小红点,看了片刻之后,她才又开口道“他这是要去哪儿?”

    “你觉得呢?”霍靳西反问。

    慕浅又转头跟他对视了一眼,才道“他不会是要开车去z市,然后再从z市去香城,跟叶惜汇合吧?”

    霍靳西闻言,微微挑了眉看向她,道“你也觉得不可思议?”

    “那可不。”慕浅说,“他怎么会舍得这样轻易放弃开桐城的一切,说走就走?眼下的这一切,他为之奋斗了三十年,他真丢得下,他就不是叶瑾帆了。”

    霍靳西缓缓道“就这么走,的确不是他的风格。像他这样的人,怎么都会给自己留有后手的,即便输得一败涂地,也一定会作出反击,却报他觉得该报的仇——”

    慕浅不由得回转头来看他,“你知道他接下来的计划?”

    霍靳西尚未回答,手机忽然响了起来,慕浅顺手抓过他的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之后,递给了他。

    霍靳西很快接起了电话。

    电话那头不知道说了什么,霍靳西却只是道“不用管他们做什么,你们好好守着自己的位置,把周围都盯紧了。”

    慕浅听到这通话内容,微微蹙了蹙眉,随即打开了霍靳西电脑上的几个最新事项,简单浏览过一遍之后,慕浅不由得微微变了脸色。

    等到霍靳西挂掉电话,她刚好看完其中最关键的一项,回过头来看向霍靳西,道“他居然,想对祁然的学校下手?”

    霍靳西说“从他此前的部署来看,的确如此。”

    在霍家人接连出事之后,霍靳西在安保上的安排力度空前,霍家所有人都处于被严密保护的状态,基本上不会给叶瑾帆任何的可趁之机。

    这样一来,叶瑾帆再想要报复霍家,从霍家人身上下手,就成了难于登天的事。

    可是他若是真的将主意打到霍祁然的学校身上——

    霍靳西虽然全面保护霍家人,可是却不会将手伸到学校里扰乱学校秩序,而学校虽然有其自身严密的保安系统,可有心人如果要破坏闯入,只怕也不是什么难事。

    虽然就读那所学校的学生家庭全都非富则贵,可叶瑾帆若是下定决心报复,拼着鱼死网破的心态,他是不会在意这些的。

    总归,能给霍家和霍靳西狠狠一击的事情,他就会不顾一切地去做。

    “那现在呢?”慕浅连忙问道。

    霍靳西将手机丢回书桌上,道“刚刚得到的消息,他原本部署在学校周围的人开始撤离了。”

    慕浅一想到叶瑾帆又一次将主意打到霍祁然身上,一颗心就控制不住地揪紧再揪紧,这会儿听到这样的消息,也仍旧余怒难消,“他会这么容易善罢甘休?还是又在放什么烟雾,想要掩饰其他的目的?”

    霍靳西见她这个样子,伸出手来扶上了她的后脑,低声道“放心,我不会让祁然出事的。”

    “叶瑾帆就是个疯子!”慕浅依旧难以平复,“谁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谁知道他还会做出什么事来?霍靳西,我们不能再给他这样的机会……给容恒打电话,让警方安排人去把他抓起来吧!”

    “叶瑾帆真要想做这样的事,即便被抓了,他也照旧可以找人去做。”霍靳西说,“当然,我不会让他成功就是了。我向你保证过的,你、祁然、悦悦,都不会再面临危险,记得吗?”

    慕浅目光微微一凝,抬头与他对视许久,才终于又冷静下来一般,闭上眼睛,深深吸了口气。

    的确是她冲动了。

    在此之前,霍靳西对付叶瑾帆的手法她是完全认同的,只是一听到叶瑾帆又一次试图从祁然身上下手,她就有些被冲昏了头脑。

    虽然祁然这些年来一直是在霍靳西身边生活,可是小时候那几年,他拥有过的实在是太少了。

    一直到慕浅回到桐城,慢慢与他接触,后面母子相认,他才又找回一个孩子该有的快乐时光。

    可是现在,这短暂的快乐时光不过持续了两年,如果他真的又一次出事,慕浅觉得自己会崩溃。

    好在,好在……有霍靳西向她保证,他绝不会再让孩子出事。

    想到这里,慕浅拉起霍靳西的手来,放到嘴边,轻轻印上了一个唇印。

    霍靳西随后将她揽入怀中,低头在她唇角吻了一下。

    慕浅冷静下来,这才又开口道“你觉得接下来他会干什么?”

    “静观吧。”霍靳西说,“无论他干什么,我都不会让他如意的。”

    慕浅听了,又往霍靳西怀中靠了靠,好一会儿,才轻轻应了一声“嗯。”

    ……

    翌日午间。

    经过长达12个小时的无间歇奔驰后,叶瑾帆驾驶的车子,终于抵达z市。

    z市与香城,仅有一河之隔,然而,要想去到香城,对如今的叶瑾帆来说,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至少,想要以最快的方法从关口通行,就是不可能的。

    因此抵达z市之后,叶瑾帆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找了个家庭旅馆,躺下来静待时间流逝。

    此时此刻,叶惜就在不到百里之外的一家酒店等着他,一旦过了这条河,他们就可以再无阻碍地相见。

    可是相见之后,未来在何方,此时此刻,叶瑾帆脑海之中竟是一片空白。

    哪怕有些事情早已经是既定的,他依旧没办法想象。

    这样的人生,这样的际遇,真的是属于他的?

    如同一场梦。

    一场他找不到方法醒来的梦。

    ……

    入夜,天色渐渐暗下来,叶瑾帆自陌生的房间醒来,睁开眼,手机上是几条叶惜发过来的消息。

    从她知道他是独自一个人驾车来z市开始,她就不敢再跟他多打电话,怕他疲劳驾驶,怕他休息不好,到这会儿也只敢给他发消息。

    叶瑾帆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终于把电话回拨了过去。

    “哥!”叶惜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你睡醒了?休息好了吗?吃过东西没有?”

    叶瑾帆低笑了一声,道“睡醒了,休息好了,东西还没吃。”

    “那你快去吃点东西啊。”叶惜说,“附近有吃的吗?”

    “有。”叶瑾帆说,“我待会儿就去。”

    “嗯。”叶惜应了一声,又顿了片刻之后,才终于道,“那你什么时候过来?”

    “凌晨一点出发。”叶瑾帆说,“很快就能到那边,然后来找你。”

    叶惜又应了一声,才道“我等你。”

    “好。”

    挂掉电话,叶瑾帆放下手机,又在床上静坐了片刻,终于起身,打开门下了楼。

    附近是一个很热闹的夜市,此时此刻正是热闹的时段,每个摊位旁都是人。

    叶瑾帆随意挑了个人最少的摊位坐下来,给自己点了一份最普通的热食和一瓶啤酒。

    看起来,他就跟身边这些客人没有太大差别,仿佛是刚刚结束了一天忙碌工作的打工族,在下班之后,来到这个充满市井烟火气息的地方,填一填肚子,喝一瓶啤酒慰藉艰难的人生。

    可是他明明不该跟他们一样的。

    他究竟是怎么把日子过成了这样?

    一杯啤酒下肚,叶瑾帆忽然有些控制不住地笑了一声。

    眼前却忽然出现了一双踩着细高跟的纤细美腿,在他面前站定之后,便再没有移动过分毫。

    她看着他,震惊又难过的样子,“你居然还笑得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