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慕浅霍靳西 > 正文 第316章 恨错

正文 第316章 恨错

    蒋泰和是一个很绅士妥帖的男人。既然慕浅说了想单独跟容清姿谈谈,纵使容清姿不情愿,他还是劝着哄着容清姿,将她和慕浅送到餐厅后,才独自先离开了。

    慕浅看着蒋泰和离去的背影,忍不住想着,如果最终归宿是这样一个男人,那应该会很幸福吧。

    容清姿却显然没有心思去猜测慕浅心里在想什么,她只是靠坐在沙发椅里,神情冷淡地看着慕浅,“有什么话,你赶紧说。说完了就走,你知道我不想见你。”

    听到她这句话,慕浅微微垂下眼眸,片刻之后,却只是轻轻笑了笑,说了三个字:“对不起。”

    “你到底想说什么?”对着她,容清姿显然没有什么耐性。

    慕浅拿过自己身侧的礼品袋,从里面取出自己刚才在珠宝店选的那块玉,打开盒子,递到了容清姿面前。

    “听爷爷说,你准备跟蒋叔叔结婚了。”慕浅说,“我刚刚在珠宝店看到这块玉,觉得很适合你,所以……就当是我送给你的贺礼吧。”

    容清姿瞥了一眼那块玉,目光落到玉身上那两朵并蒂牡丹时,视线蓦地一凝,然而下一刻,她就移开了视线。

    她没有拒绝,却也没有伸手去接,只是淡淡开口:“就为了这件事吗?好,我谢谢你的礼物,你可以走了。”

    慕浅坐着没有动,只是安静地看了她片刻,才又喊了一声:“妈妈……”

    “你不走我走。”容清姿倏地站起身来,准备离开。

    慕浅微微阖了阖眼,才终于又开口:“妈妈,对不起。”

    容清姿脚步微微一顿,却仍旧只是冷眼看着她。

    慕浅抬眸看向她,又轻轻笑了笑,才道:“如果我早点知道,我的存在让你这么痛苦难过,那我早在十岁那年后,就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

    容清姿原本只是冷眼以待,心绪毫无波澜地等着她说完自己想说的话,可是慕浅说完这句话后,她慵懒缥缈的眼神忽然就凝聚起来,落到慕浅脸上。

    “你说什么?”从坐下开始,全程冷淡而被动地应答着慕浅的容清姿,终于主动对她说了一句话。

    “我说对不起。”慕浅仍旧微微笑着,眼眸却隐隐低垂,“以前我不知道,所以我做了很多折磨你的事,可是现在我知道了……”

    “你知道什么?”容清姿蓦地打断她,声音竟然隐隐凌厉起来。

    慕浅抿了抿唇,又深吸了口气,才终于抬头看她,“我知道了……你其实并不是我妈妈啊。”

    她话音刚落,“啪”的一声,容清姿失手一个耳光打到了她脸上。

    打完之后,慕浅很平静,容清姿却愣住了。

    她甚至根本没有搞懂自己为什么会动手。

    哪怕她根本一早就已经丢弃了慕浅,哪怕是她自己更想要断绝这段母女关系……

    可是听到慕浅说出那句话时,那只手还是不由自主地挥了过去。

    因为她始终记得,记得那个人临终前的嘱托。

    他对她说,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

    那个时候,她答应了。

    所以如今,即便她早已绝望,早已放弃,早已对慕浅表现出厌恶与憎恨,可是听到慕浅说出那句话时,她还是有一瞬间的慌乱。

    因为慕浅说出这句话,就等于她没有做到答应过的事,她背弃了他的临终嘱托,背弃了他们之间的约定。

    哪怕慕浅说的那句话……根本就是事实。

    正是晚餐时间,餐厅里不少食客都被这一出动静惊动,纷纷看了过来。

    有服务生快步走上前来,低声询问她们的需求。

    “没事。”慕浅淡笑着站起身来,应付了服务生两句,随后才伸出手来扶住容清姿,“妈妈,你坐下,我们好好说。”

    她的手刚一搀扶上容清姿,容清姿忽然就紧紧抓住了她的手腕。

    那样瘦弱的一个人,也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大的力气,抓得慕浅生疼。

    慕浅好不容易扶她坐下,她却仍旧抓着她不放。

    慕浅顺势在她身边坐了下来,低头看了一眼她抓着自己的那只手,轻轻笑了笑,随后才低低道:“妈妈,这么难过的事情,你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忍着呢?”

    “谁告诉你的?”容清姿再开口时,声音又急又厉,还隐隐带着颤栗,“谁告诉你的?”

    慕浅没有回答,略一垂眸,再开口时,声音依然平静:“你不是我妈妈,所以你才会把我扔在桐城,扔给霍家,你不想见到我,我为你做的所有事,你都不愿意接受……我以前不懂,到今天,我才终于明白这一切的原因。”

    “谁告诉你的!”容清姿却只是固执地重复那一句话,眼眶充血,目眦欲裂。

    “没有谁告诉我。”慕浅说,“你将这件事瞒得这样好,连爷爷都不知道。你独自忍受一切,哪怕对我已经厌弃到极致,却还是没有说出来……”

    容清姿眼泪盈睫,却只是悬于眼眶处,久久未落。

    她只是僵硬地看着慕浅,一动不动。

    在旁人看来,她的眼神很可怕,很凌厉,可是慕浅知道,她只是在强撑。

    多年收埋于心的秘密就这样被挖掘出来,她已经处于崩溃的边缘。

    可是她有属于自己的尊严,她不能崩溃,尤其是……不能在慕浅面前崩溃。

    慕浅知道她所有的心思,她甚至完全体会得到她此时此刻的心情,也正是因为如此,慕浅必须逼自己保持镇定。

    她不能哭,如果她一哭,容清姿的情绪会彻底崩溃。

    其实一直以来都是如此,容清姿一直是被所有人捧在手心的,她晶莹剔透,骄傲放纵,她像是象牙塔里的公主,从来不知道人间苦痛。

    可是就是这样一个人,将这样大的委屈和秘密埋在心底,哪怕痛到极致,也没有对任何人说起过一个字。

    “我曾经以为你不爱我。”慕浅说,“可是……你为我付出了这么多,怎么可能是不爱我?”

    容清姿的手忽然就往回缩了缩。

    这一回,是慕浅握住了她的手。

    “你爱我,是因为你爱爸爸。”慕浅缓缓道,“你恨我,也是因为你恨爸爸——”

    听她提起慕怀安,容清姿眼泪倏地滑落下来,下一刻,她用力挣开慕浅的手,咬着牙低低开口:“你给我住口!”

    慕浅没有听她的话。

    “爸爸真是可恶对不对?”慕浅继续道,“他怎么可以这么自私,从外面抱回别的女人的女儿,让你当成自己的女儿来抚养疼爱——”

    容清姿死死咬着牙,再没有发出一丝声音,眼泪却控制不住地滚滚而下。

    “我猜到这件事的时候,我也觉得他好可恶啊……”慕浅说,“我也觉得你应该恨他,应该恨他一辈子……可是妈妈,你恨错了……你怪错爸爸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