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慕浅霍靳西 > 正文 第324章 怀念

正文 第324章 怀念

    听到他这个问题,慕浅回头,也朝屋子里看了一眼。

    屋子里,老汪老口子正给他们装冬枣,嘴巴吵吵嚷嚷,手上的动作却出奇地一致。

    这是慕浅小时候所熟悉和依恋的——家的气息。

    这样的情形,充斥了她的童年,是她过去的一部分。

    而她的过去,基本都算得上是美好的回忆。

    “我怀念这样的生活。”慕浅回答。

    “怀念?”霍靳西伸出手来,捋下她肩头一缕散发,“不想重新拥有吗?”

    慕浅闻言,忽然眼带笑意地看了他一眼,“因为根本回不去啊。过去的每一段岁月,我都怀念——跟爸爸妈妈住在这个院子里的时光,待在霍家的那些年,生下笑笑的时候,还有叶子陪在我身边的日子……这些,我通通都怀念。可是通通都过去了,过去了就是过去了。”

    霍靳西却一时静默下来。

    人之所以会怀念从前,大多是因为眼前的生活不如意。

    而她说,从前的每一段岁月,她都怀念。

    那是因为一直以来,她都在失去,不断地失去,所以她才会不断地怀念从前。

    甚至……连在霍家的那段日子,她都说怀念。

    “如果从前失去的无法挽回……”霍靳西缓缓道,“那就不要再让今后留遗憾。”

    听到这句话,慕浅静静看了他许久,轻轻笑了起来。

    霍靳西伸手准备将她揽入怀中的时候,老汪两口子拎着满满两袋冬枣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慕浅见状,瞬间笑出了声,“这也太多了!”

    “路上吃。”老汪老伴说,“这枣可好了,多吃点!”

    ……

    两人刚刚出四合院,慕浅就接到了容恒的电话,告诉她可以去领回容清姿的遗体了。

    而接下来,主要就是为容清姿办理后事。

    当天,蒋泰和飞了过来,霍柏年也飞了过来。

    两个爱而不得的男人,无言地为容清姿打理起了身后事。

    因为没有任何仪式和吊唁环节,整个后事处理得十分低调简单,第三天,容清姿的骨灰就放入了慕怀安的墓穴之中。

    她已经为此等待了太多年,多一天,慕浅都不愿意耽搁。

    新竖的墓碑上,有慕怀安和容清姿两个名字,右下角还按照慕浅的吩咐,刻下了慕怀安为容清姿画下的一幅牡丹图。

    整个下葬仪式并没有多余的人。

    蒋泰和满怀悲伤,面上却镇定无波,只在看着那个墓碑时会怔怔地出神。

    而霍柏年的哀痛都写在脸上,下葬之后,他就再也不愿意多看那个墓碑一眼。

    相较于这两个人,慕浅反倒是最从容平静的,甚至,她情绪之中,还带着一丝欣悦。

    这种情绪,霍柏年和蒋泰和都未曾发觉,只有霍靳西察觉到了。

    得知容清姿死讯的时候他不在她身边,无法亲眼看见她的痛苦,然而在酒店游泳池看到她的时候,他就清楚感知到,她将自己封闭起来了。

    容清姿的死固然让她伤痛,而更难过的,应该是她对自己的责怪。

    她觉得是自己害死了容清姿,是她告诉容清姿的真相造成了她的死亡。

    这一认知,让她无法面对和承受这样的事实,自责和内疚让她彻底地封闭了自己。

    直到看完容清姿留下的那封信,她才走出那样的情绪,甚至真心地为容清姿的解脱感到高兴。

    这样的欢喜甚至掩盖住了她内心的悲伤,可是霍靳西知道,她终究还是难过的。

    ……

    当天中午,蒋泰和直接就飞回了桐城,而霍柏年则和霍靳西和慕浅一起吃了顿午餐。

    “我三点钟的飞机。”午饭间隙,霍柏年说,“你们跟我一起回桐城吗?”

    不待慕浅回答,霍靳西便开口道:“你先回吧,我们稍后再说。”

    霍柏年听了,没有多说什么,慕浅却看了霍靳西一眼,“你确定?”

    霍靳西转头看向她,慕浅看了一眼他放在桌上的手机,说:“再不回去,你手机快要被打爆了。”

    最近霍氏的业务大概很忙,这两天的时间,霍靳西的手机响了又响,电话一直不断。

    慕浅这两天的心思本不在他身上,可是连她都察觉到他的忙碌,那就应该是真的很忙碌。

    “我有安排。”霍靳西回答。

    慕浅便不再多说什么。

    吃过午饭,霍柏年直接去了机场,而霍靳西则带着慕浅回了酒店。

    一回到酒店,他手机又响了起来,于是霍靳西在起居室接电话,慕浅走进了卧室,简单整理了一下行李。

    等到霍靳西通完电话,慕浅正站在卧室门口看着他。

    “我们还是回桐城去吧。”慕浅说,“反正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事要处理了。”

    霍靳西还没说话,门铃忽然就响了起来。

    慕浅离门近,便走过去打开了门。

    门刚一开,她怀里直接就多了一个黏腻腻的小孩。

    慕浅有些惊讶地捧起他的脸,“你怎么来了?”

    霍祁然在她怀中蹭了蹭,随后才转头看向自己身后的齐远。

    齐远微微一笑,道:“霍先生吩咐我带祁然过来的。”

    慕浅这才又转头看向霍靳西,霍靳西看了一眼她怀中的霍祁然,缓缓道:“祁然放假了,让他陪你在这边住一段时间。”

    慕浅一怔,开口道:“那你呢?”

    霍靳西闻言,深深看了她一眼,“你确定想让我也留下?”

    慕浅低头捏了捏霍祁然的脸蛋,这才又道:“祁然未必会习惯这边,况且留下来也没什么事做,还是一起回去吧。”

    “我给他报了几个暑期班课程。”霍靳西说,“他会习惯的。”

    “几个?”慕浅有些惊讶,“在这边?”

    霍靳西点了点头。

    慕浅又低头看向了霍祁然,“你想去暑期班吗?”

    霍祁然立刻点头如捣蒜。

    “你确定?”慕浅捏着他的脸,“哪有小孩想去暑期班的!是不是傻啊?”

    霍祁然微微撅起嘴来,却还是拉着慕浅的手不放。

    慕浅于是转头看向霍靳西,“你儿子是真的傻。”

    霍靳西缓步走到她面前,却没有回应她的话,只是伸出手来轻轻抚上她的脸。

    “什么都不要想。”他说,“好好休息,休息够了,再回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