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慕浅霍靳西 > 正文 第434章 绯闻

正文 第434章 绯闻

    孟蔺笙也是要在这一天回桐城的,跟陆沅航班不同,但是时间倒是差不多,因此索性也就坐了下来,跟慕浅和陆沅闲聊起来。

    陆沅虽然跟着陆棠喊他一声舅舅,但是跟孟蔺笙实在是不怎么熟,之前意外在某个活动上碰面也只是打了个招呼,这会儿自然也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跟孟蔺笙聊。反倒是慕浅和孟蔺笙,聊时事,聊社会新闻,聊孟蔺笙麾下的那几家传媒,话题滔滔不绝。

    陆沅多数时候都插不上什么话,只是坐在旁边安静地听着。

    直至孟蔺笙的助理前来提醒该进安检了,两人的交谈才意犹未尽地结束。

    “沅沅跟我一起过安检吗?”孟蔺笙这才问陆沅。

    “不了。”陆沅回答,“刚刚收到消息说我的航班延误了,我晚点再进去。”

    “好。”孟蔺笙说,“那你们就再坐会儿,我先走了。”

    慕浅笑着冲他挥了挥手,孟蔺笙微微一笑,转身准备离开之际,却又回过头来,看向慕浅,“什么时候回桐城,我请你们吃饭。或者我下次来淮市,你还在这边的话,也可以一起吃顿饭吧?”

    “好啊。”慕浅落落大方地回答,“我们下次再约。”

    孟蔺笙点头一笑,又正式道别,这才终于转身离去。

    看着孟蔺笙离去的背影,慕浅微微叹息了一声。

    “叹什么气啊?”陆沅淡淡问了一句。

    “叹我失去了一个伯乐啊。”慕浅回答,“他之前找我替他做事,我很心动来着。”

    “为什么?”

    慕浅回答道:“他本身的经历就这么传奇,手段又了得,在他手底下做事,肯定会有很多千奇百怪的案子可以查。而且他还很相信我,这样的工作做起来,多有意思啊!”

    陆沅听了,缓缓道:“他不仅相信你,还很喜欢你呢。”

    慕浅瞥了她一眼,“那又怎么样啊?”

    “你不怕霍靳西吃醋?”

    慕浅控制不住地笑出声来,“那是因为我招人喜欢啊。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我又控制不了,霍靳西真要吃醋,那活该他被酸死!”

    “你就嘚瑟吧。”陆沅说,“谁晚上睡不着觉,谁自己知道。”

    慕浅蓦地瞪了她一眼,说:“我是不会让自己为了他睡不着觉的。”

    “我又没睡在你床上,我哪里知道呢?”陆沅说。

    “不知道就闭嘴,不要胡说。”慕浅哼了一声,“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懂吗?”

    陆沅在自己嘴唇上比划了一个拉拉链的动作,果然不再多说什么。

    ……

    然而,慕浅没想到的是,自己这头堵上了陆沅的嘴,那头,却招来了悠悠众口。

    原因是第二天,某家八卦网媒忽然放出了她和孟蔺笙热聊的照片,配的文字更是惹人瞩目——豪门婚变?慕浅独自现身淮市,幽会传媒大亨孟蔺笙,贴面热聊!

    至于发布的图片上,倒真真切切只有她和孟蔺笙两人,原本在旁边坐着的陆沅像是隐形了一般,丁点衣角都没露。

    如果她自己不是当事人,单看那些照片,慕浅自己都要相信这则八卦内容了。

    消息一经散发,慕浅的手机上——微信、来电、短信,一条接一条,几乎快要爆炸。

    这其中,有她认识的媒体人,有热心八卦的吃瓜群众,还有霍家的一众长辈,齐刷刷地赶在第一时间前来质问她。

    慕浅懒得理会,将所有未读信息都扒拉了一番之后,发现并没有来自霍靳西的消息。

    霍家长辈的质问电话都打到她这里来了,霍靳西不可能没看到那则八卦,可是他这不闻不问的,是不屑一顾呢,还是在生气?

    面对着每分钟涌进十几二十条消息的手机,慕浅在茫茫消息海里找了一个下午,始终都没有找到霍靳西的信息。

    “妈妈!”

    吃晚饭的时候,慕浅也抱着手机看个不停,终于引起了霍祁然的不满,“你要好好吃饭!”

    “知道了知道了。”慕浅丢开手机,端起了饭碗。

    “周末了。”霍祁然说,“爸爸今天会来吗?”

    这句话蓦地点醒了慕浅——手机上虽然没有半点消息,但是以霍靳西的脾气,大有可能今天直接就杀过来吧?

    “你想知道自己问他吧。”慕浅说,“我怎么知道他过不过来啊!”

    霍祁然放下饭碗,果然第一时间就去给霍靳西打电话。

    慕浅坐在餐桌旁边竖着耳朵听,听到的却是霍祁然对电话喊:“齐远叔叔。”

    慕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爸爸呢?”霍祁然问。

    齐远不知道在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过了一会儿,霍祁然有些失望地放下了电话。

    “齐远叔叔说爸爸在开会,很忙。”霍祁然说,“这几天没时间过来。”

    慕浅听了,却不由得冷笑了一声。

    没时间过来?

    这种套路,她可太熟悉了!

    保不准待会儿半夜,她一觉睡醒,床边就多了个人呢。

    这天晚上,慕浅在床上翻来覆去,一直到凌晨三点才迷迷糊糊睡去。

    门外很安静,半点动静都没有。

    周六,霍靳西没有来。

    周日,霍靳西没有来。

    周一,霍靳西还是没有来。

    不仅是人没有来,连手机上,也没有只言片语传送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