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慕浅霍靳西 > 正文 第505章 下手不留情

正文 第505章 下手不留情

    约好了陆沅之后,慕浅仍旧是坐在办公室里出神。

    又过了片刻,慕浅重新拿起手机,拨通了容恒的电话,开门见山道:“晚上有时间吗?请你吃饭!”

    “今天晚上?”容恒微微有些惊异,却还是道,“手上有工作,恐怕不能按时下班。”

    慕浅说:“没关系啊,晚点就晚点,我等你就是了。大概几点?”

    “可能八点左右吧。”容恒回答了一句,随后又警觉地开口道,“你有什么事?”

    慕浅噗嗤一声笑了起来,道:“吃饭聊天嘛,能有什么事?你别想太多,来就是了。”

    容恒微微哼了一声,不置可否地挂掉了电话。

    晚上七点,慕浅准时出现在盛夏会所内,被服务员热情引入了她指定要的临江包厢。

    几个保镖进来检视了一圈之后,便都退了出去,只剩下慕浅一个人在包厢内。

    静坐片刻之后,慕浅站起身来,直接走到角落的位置,站到椅子上,将摄像头遮了起来。

    随后,她转身走到左手边的角落,用力抬起角落里那盆硕大的落地植物,伸手进盆地一摸,果然摸到了东西。

    拿出那东西的瞬间,慕浅眼角微微一跳。

    是一个染了血迹的微型u盘。

    慕浅蹲在那里,还没来得及动,身后忽然传来开门的声音,她立刻站起身来,转身看到了陆沅。

    陆沅一进门,见她站在那株绿植旁边,不由得道:“你干嘛呢?”

    “没什么。”慕浅一面走回餐桌旁边,一面拿纸巾擦手,“那颗植物挺好看的,研究研究。”

    陆沅微微蹙了蹙眉,也没有多问什么。

    慕浅将u盘收进手袋,胡乱点了几道菜,这才看向陆沅,“有什么东西要给我?还特地约我吃饭?”

    “不是我给你的。”陆沅一面回答,一面打开自己的手袋,说,“是爸爸要我给你的。”

    慕浅接过一个浅色信封,打开来,看到了几张照片。

    每张照片上都是四个人——陆与川、盛琳、陆沅和她。

    每张照片里,陆与川和盛琳都是年轻时候的模样,各具姿态,而她和陆沅,则是不同时期的模样,有三四岁时候的,也有七八岁时候的,还有十多岁时候的,以及长大后的模样。

    这是全家福,通过后期制作完成的全家福。

    可是这一张张照片,制作得十分自然,竟没有任何s的痕迹,仿佛就真的是他们这一家四口一起拍下的照片。

    慕浅默默地将手中的照片翻看了一遍,没有说话。

    “有点傻对不对?”陆沅说,“我也没想到爸爸会这么做,可是做得真好,像是真的一样。”

    慕浅静静地摩挲着手中的照片,许久之后,只是道:“妈妈真好看。”

    “是啊。”陆沅说,“幸好有照片留存,可以让我们见到妈妈的模样。爸爸说,找机会想另外拍一辑照片,到时候再把妈妈加进去,就会更加自然。就是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才有时间……或者,你愿不愿意拍。”

    慕浅听了,又盯着照片中的陆与川沉默许久,才放下照片站起身来,“我去一下洗手间。”

    她转身走进洗手间,默默洗掉指尖沾上的不明显的血迹,许久之后,才抬眸看向镜中的自己。

    与此同时,某个幽深静谧的办公室内,同样有人在看着她。

    陆与江一瞬不瞬地盯着电脑屏幕中的慕浅,目光落到对面一言不发的陆与川身上时,忍不住冷笑了一声:“你还是很疼这个女儿啊,偏偏挑今天将那些照片拿给她。可是你觉得,就凭那几张照片,她就会改变初衷,站到我们这一边来?”

    陆与川沉眸抽着香烟,并不看屏幕,只是淡淡开口道:“她会怎么做,稍后自有定论。”

    陆与江冷声道:“只要那个小警察一踏入盛夏的范围,我就会让她永远从盛夏消失!到时候,你就当少生了个女儿吧!”

    陆与川这才终于扫了屏幕一眼。

    而屏幕中,慕浅已经从取设备。

    很快,慕浅就在自己手上的设备上看到了u盘内的内容。

    那是一段不到十分钟的视频,很明显是从汽车的行车记录仪上拷下来的,视频之中,清晰可见车子前方,两道雪白的光束映出人影幢幢。

    那是在江边。

    视频之中,几个男人正将一个女人围困在中间,那女人拼命挣扎,最终却都没有逃过被装进一只麻袋的命运。

    在几个人将那只麻袋扎口的瞬间,慕浅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

    程慧茹!

    已经失踪了一个多月的程慧茹!

    那群人将程慧茹装进麻袋之中,又往麻袋中塞了几块大石之后,猛地将那个麻袋扔进了江中。

    麻袋在江中几番沉浮,渐渐下沉,失去了踪影。

    与此同时,一个清瘦颀长的身影从车前走过。

    那只是一个侧影,一闪而过,慕浅却还是看清了那是谁。

    陆与川。

    这竟然是陆与川杀害程慧茹的现场视频!

    慕浅静静地看完这则视频,僵立在洗手台前,许久未动。

    直至陆沅的声音在门外响起:“浅浅,你没事吧?”

    慕浅回过神来,迅速收起了手中的东西,胡乱塞进手袋之后,转身打开了门,“没事,肚子有些不舒服。”

    “那还要不要吃饭?”陆沅说,“我送你去医院看看?”

    “不用,没事的。”慕浅微微呼出一口气,道,“我待会儿还约了容恒来这里呢。”

    听到这个名字,陆沅微微一顿,“你还约了他啊?”

    “嗯。”慕浅应了一声,随后道,“怎么,你不想见他?”

    “如果你约他是有事情要谈的话,那我还是先走了吧。”陆沅说,“反正我肚子也不饿,还要回去画图呢。”

    正说话间,慕浅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她看了一眼来电,接起了电话。

    “你到了吗?”容恒说,“我提前下班,就快到盛夏了。”

    “哦。”慕浅应了一声,随后才又道,“我到了啊,在等你呢。”

    容恒听了,回答道:“十分钟。”

    慕浅应了一声,挂掉了电话。

    先前那间办公室内,听到慕浅这则通话记录之后,陆与江抬眸看了陆与川一眼,微微狭长的眼眸之中,满满都是志在必得。

    陆与川依旧没有看他,只是静静看着落地窗外的零星闪光的江景。

    慕浅接完容恒的电话之后,陆沅便坚决要走,慕浅实在拦不住她,便由她去了。

    陆沅离开之后,包间里便只剩了慕浅一个人。

    她站起身来,缓步走到窗边,看着窗外一片冷暗的江景,许久不动。

    几分钟后,容恒的身影出现在了盛夏会所的大门内。

    几乎是同一时间,陆与江猛地站起身来,离开了这间办公室。

    慕浅立在江边许久,终于听到屋子里传来动静时,才转身看向门口。

    然而房门一如先前,紧闭着,并没有人进来?

    那她听到的动静从何而来?

    慕浅再度转身,看向身侧的位置时,却见最内侧的墙上,不知什么时候竟然打开了一道暗门,有两个男人从门内走出,一下子扑过来,捂住她的口鼻,将她拖入了暗门内!

    两分钟后,容恒的身影出现在包间门口。

    吴昊冲他点了点头,伸手替他打开了门。

    门一开,屋内入目所及,却是空无一人。

    容恒不由得一顿,转头看向吴昊,“你们家太太呢?”

    吴昊听得一愣,连忙进门一看,随后道:“也许在洗手间吧。”

    说完,吴昊快步走到洗手间门口,轻轻叩响了门,“太太,你在里面吗?”

    无人应答。

    吴昊和容恒对视一眼,不由得微微变了脸色,又连连敲了敲门,“太太,你在里面吗?我要进来了!”

    依旧无人应答。

    吴昊再不敢耽误,猛地推开门一看,洗手间内果然空无一人!

    容恒一时也有些错愕,“你确定她在这里面?”

    “是啊。”吴昊登时面无血色,“陆沅小姐独自离开之后,就只有太太在这里面啊,我们一直守在门口,她根本没有出去过!”

    容恒听了,一面转身出来在包间里看了一圈,一面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陆沅。

    陆沅很快接起了电话。

    “你走的时候,慕浅是在包间里吗?”容恒开门见山地问。

    陆沅被他问得微微怔了怔,“是啊……怎么了吗?”

    容恒目光落到一扇开着的窗户上,低低开口道:“她不见了。”

    “不见了是什么意思?”陆沅语调瞬间急促起来。

    容恒缓步走到窗边,上下打量了一下那扇开着的窗户,缓缓道:“她没有走出过包间,但是现在人不见了,包间只有一扇窗户是打开的——”

    先前的办公室内,原本静坐在办公桌对面一动不动的陆与川听到监控视频内传来的这句话,目光忽然微微一凝。

    下一刻,他猛地转过显示器的方向,调整了一下监控角度,对上了容恒面前的那扇窗户。

    看清楚那扇开着的窗户之后,陆与川又迅速往回调了一下监控内容,待看清慕浅打开窗户的情形后,他猛地站起身来,快步往楼下走去。

    暗室之内,慕浅伏在地上,一侧脸颊微微肿起,神智也开始有些昏沉。

    陆与江蹲在她面前,轻轻抬起她的下巴,阴沉沉地开口:“是你自己不识好歹,那就怨不得我这个三叔下手不留情了。”

    话音落,他便一手重重卡上了慕浅的脖子!

    慕浅瞬间被掠夺了所有呼吸,也无法出声,只是艰难地看着陆与江,白皙的容颜渐渐涨成了紫红色。

    在她即将失去所有知觉的瞬间,阴暗的房间内忽然传来“砰”的一声巨响!

    陆与川一脚踢开房门,快步而入,看清楚眼前的清醒之后,重重一脚踹在了陆与江背上。

    陆与江被他一脚踹翻在地,惊怒之中回转身来时,陆与川已经将慕浅护在了怀中,“浅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