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慕浅霍靳西 > 正文 第523章 “不好”的事

正文 第523章 “不好”的事

    这天凌晨的投入,直接导致慕浅第二天完全起不来床。

    她还在沉沉的睡梦之中,便被霍靳西通的电话铃声吵醒,一翻身蒙头继续睡的时候,才听到霍靳西接电话的声音。

    “……查到什么……把资料发到我邮箱……继续查,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要放过……”

    他接电话的某些关键词触动了慕浅的神经,然而她实在是没有力气,只能暂时放弃思考。

    到霍靳西接完电话,低下头来吻了她一下的时候,她才迷迷糊糊地开口:“霍靳西,今天你送祁然去学校……”

    吩咐完这句,慕浅便又一次失去了知觉。

    等到她再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早上九点多,霍靳西不在家,应该是送霍祁然去学校还没回来。

    慕浅有些艰难地起身,在卫生间里有气无力地刷牙时,脑海中忽然闪过霍靳西先前接的那通电话。

    他在查什么?

    脑子里闪过这个问题之后,慕浅瞬间清醒,火速洗了个脸,走出房间便闪身进了霍靳西的书房。

    打开电脑后,慕浅熟门熟路地输入霍靳西的邮箱账号和密码,随后便看见了躺在霍靳西收件箱里的那些文件。

    最上面的那封未读邮件带了附件,慕浅点开来,很快打开了附件。

    让她微微有些惊讶的是,这竟然是一封调查报告,而调查的事件,是鹿依云在大火中被活活烧死的案子!

    这个案子慕浅之前也查过,但是因为年代久远,又没有多少资料留存,实在是找不到什么蛛丝马迹,因此她便没有再管。

    可是此时此刻,她看着的这封邮件却清晰地告诉她,鹿依云死的时候,她五岁的女儿是在火场被救出来的!

    也就是说,鹿依云发生火灾意外的时候,鹿然在现场!

    这个发现让慕浅有些惊讶,她正准备仔细看看相关证据的时候,霍靳西推开门来,走进了书房。

    慕浅蓦地抬眸看他,他看到慕浅,却毫不惊讶,只是道:“看见了?”

    “你找了人查陆与江啊?”慕浅问。

    “不只是陆与江。”霍靳西说。

    慕浅微微一愣。

    这就是说,他很可能在查整个陆家。

    虽然从陆与江出事开始,慕浅就知道霍靳西在背着她做一些事情,可是她以为那次他是有针对性地打击陆与江,为她之前险遭毒手报仇而已。没想到陆与江被拘之后,他的调查却还在继续,而且针对的是整个陆家。

    慕浅原本以为,这是她的事。

    霍靳西对这些事情,原本不会插手太多的。

    “为什么啊?”虽然心里已经隐隐约约有答案,慕浅却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

    霍靳西听了,抬眸看她一眼,缓缓道:“早点做完你要做的事情,才好做我要做的事,不是吗?”

    慕浅顿时就笑出了声。

    他要做的事?

    跟她有关的,除了要她生女儿,他还有什么要做的事?

    随后,慕浅就伸出手来挂住霍靳西的脖子,吊在了他身上。

    这个姿势并不舒服,霍靳西伸手一捞,将她抱起,放到了书桌上。

    如此一来,两人的高度就和谐了许多。

    慕浅却仍旧攀着他,“那你现在把我要做的事情都做了,我做什么呢?”

    霍靳西伸出手来,抚过她的唇角,淡淡开口道:“修身养性。”

    慕浅想,下一句没说出来的,应该就是——准备好生孩子。

    “生孩子不是我一个人的事情。”慕浅说,“所以,查陆家也不会是你一个人的事情。”

    说完,她便扬起脸来,主动吻上了霍靳西。

    霍靳西扶着她的后脑,甘之如饴。

    过了许久,慕浅才又想起来他收到的那份资料,忙不迭地与他分开,微微喘息着道:“等等等等,先说正事。”

    这一大早,险些又沉溺进情事之中,实在是不应该啊不应该!

    慕浅连忙稳了稳心神,努力正色看向霍靳西。

    霍靳西目光落在她嫣红的唇上,却只是道:“一心二用,也不是不可以。”

    话音落,他便转身走到书房门口,关上门之后,顺便上了锁。

    慕浅撑着手臂坐在书桌上,见此情形,便忍不住晃悠起了睡裙之下两只细腿,嘴上却道:“啊呀,这样不好吧……”

    “嗯,不好。”霍靳西说。

    话音落,他便又一次走到了慕浅面前,俯身吻住了她。

    于是,两个一面说着“不好”的人,一面异常和谐地做了一场“不好”的事。

    ……

    结束之后,慕浅赖在霍靳西怀中,仔细地看着刚才那一份文件。

    “为什么我查这件事的时候,根本没有查到任何资料,说鹿然当时也在这场大火之中?”慕浅疑惑。

    霍靳西将她的长发拨至肩膀一侧,缓缓道:“那只能说明,有人刻意隐藏了这条讯息,包括官方文件里。”

    慕浅立刻想到已经被揭发打掉的沙云平,微微转头跟霍靳西对视了一眼。

    的确,有沙云平这样的人在,陆家想要隐藏什么讯息,简直是轻而易举。

    更何况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诸多信息也早已不可考,能找到这份沧海遗珠已经是极其难得。

    “那场火灾发生的时候,鹿然已经五岁,照理不应该毫无印象才对。”慕浅道,“但是她好像完全不记得发生过这样的事。”

    “五岁,毕竟还是很小,又是这样大的灾难。”霍靳西说,“受到惊吓之后,忘光了,又或者——”

    慕浅接过话头,缓缓道:“又或者,有人刻意要让她忘记这件事。”

    慕浅转头看向霍靳西,继续道:“也许,陆与江收养鹿然,再让她与世隔绝地长大,不允许她接触外界的人和事,不仅仅是因为那近乎疯狂的占有欲,还有别的原因——”

    ……

    这天下午,慕浅便接到了鹿然的电话。

    慕浅虽然叮嘱过鹿然可以给她打电话,但她也没想到鹿然竟然真的能将电话打出来,可见陆与江一出事,其他人是真的不太顾得上鹿然了。

    虽然如此,慕浅却还是打了个电话给陆与川。

    “鹿然打电话给我,说是想要我带她出门走走,可以吗?”慕浅征求陆与川的意见,“放心,她想要见她的表姐,我带她去而已。”

    陆与川听了,只是笑道:“我有什么不放心的?既然她相信你,那你就陪她一起去吧。”

    陆与川一同意,慕浅便如同得了御准,十分顺利地将鹿然接了出来,并且陪她去找了她的表姐,倪欣。

    关于现在的倪欣,鹿然几乎一无所知,慕浅倒是很轻松地查出来,倪欣如今在一所大学担任辅导员工作。

    “我好几年没见过表姐了。”鹿然说,“不知道表姐变成什么样子了。”

    事实上,自从陆与江察觉到倪欣带给鹿然的影响之后,便断绝了两人之间的往来。

    陆与江原本就是看中倪欣的寡言少语,才安排她来陪鹿然,谁知道鹿然在她的影响之下,居然莫名其妙地爱上了一个从来没有见过面的霍靳北,陆与江自然勃然大怒,后面任由鹿然怎么哀求,倪欣始终没有得到再踏足陆家一步的资格。

    说话间,车子便驶进了大学校园。

    鹿然又一次趴在车窗上,看着校园里抱着书本往来行走的大学生们,眼睛里清晰地流露出羡慕的神情。

    “上学是不是会有很多朋友?”鹿然喃喃地问。

    慕浅笑道:“那当然。你要知道,一个学校会有几个年级,每个年级会有不同的专业和班级,你可以在自己的班级交朋友,也可以在别的班级、别的专业、别的年级交朋友,甚至别的学校,你也能交到朋友。”

    鹿然听了,不由得更加神往。

    车子驶到一幢办公楼下停下时,鹿然才猛地回过神来,“表姐就在这里上班吗?”

    话音刚落,忽然就有一个戴着眼镜、斯文秀气的女人从楼梯口走了出来,看见慕浅之后,有些不确定地开口:“你们找我?”

    “表姐!”鹿然猛地推门下车。

    倪欣的眼睛瞬间睁圆了,“鹿然?!”

    ……

    表姐妹两人几年未见,倪欣显然已经发生了不小的变化,看鹿然的眼神,却依旧是温柔且心疼的。

    鹿然却似乎只要见到她就很高兴了,她也不懂得寒暄应酬,高兴过一阵之后,注意力很快又被倪欣办公室里的种种学生资料吸引了,抱在手里翻个没完。

    倪欣知道她是在什么样的环境里长大,自然由她。

    慕浅看了一眼倪欣的办公桌,微微笑了起来,“倪小姐有男朋友啦?”

    倪欣顺着她的视线,看向了桌上放着的双人照,脸上微微一热,道:“是我先生。”

    “你结婚啦?”慕浅微微有些惊讶,笑了起来,“抱歉,这话说起来有些唐突,但我还以为,你对霍靳北,应该有很深的感情。”

    听到霍靳北的名字,倪欣瞬间红了脸,随后才又道:“他……他是我高中同学和大学校友,他是个很优秀的人,我曾经的确……对他充满了幻想和神往。不过,那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年轻的时候,谁没有点不切实际的幻想呢?长大了,也就会渐渐面对现实了。”

    听到她这番话,慕浅倒是深有同感,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年少的时候,那些不切实际的幻想,她何尝少过?

    只不过,幸运的是,经年之后,她从前的幻想,与现实归为一体。

    发现自己不知怎么又想到了霍靳西身上,慕浅连忙收回神思,道:“其实我今天除了陪鹿然来见你,还有一些事情想问你。”

    “你说。”倪欣性子平和,非常好相处,交流起来也非常轻松。

    慕浅便压低了声音开口道:“当初,你重新见到鹿然的时候,她记忆有没有受损?”

    听到这个问题,倪欣似乎瞬间想起了什么,很快地点了点头,道:“有。”

    鹿然坐在旁边的办公桌上看着学校历届学生的毕业相片,根本没有注意这边。

    慕浅便继续跟倪欣聊了起来,“她不记得之前发生的事情?”

    “她甚至不记得我是谁。”倪欣说,“陆先生说,她因为姨妈丧生的那场火灾受惊过度,醒过来之后,就几乎什么都不记得了。”

    慕浅听了,却不由得微微一顿。

    既然鹿然什么都不记得了,那陆与江何必安排倪欣去陪她,随便安排个人冒充鹿然的表姐,也是也可以吗?

    除非……他是想用真的倪欣,去试探鹿然是不是真的什么都不记得了。

    一试之下,他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而鹿然又已经认定了倪欣是自己的表姐,加上倪欣寡言乖巧,便索性让倪欣继续陪着鹿然。

    如此一来,鹿然失掉的那段记忆,便似乎很关键了。

    跟倪欣聊过之后,慕浅跟霍靳北通了个电话。

    挂掉电话之后,正好听见倪欣答应带鹿然去逛街,于是欣然同往。

    对于鹿然来说,逛街,同样是新奇到不能再新奇的体验。

    偌大一个商场,她从这家店钻到那家店,对所有商品都爱不释手。

    倪欣不愧是做辅导员的,对鹿然的情况也了解,因此一路温柔耐心地给了鹿然许多建议与引导,慕浅在旁边听着,都觉得鹿然这一轮街逛下来,生活技能应该会提高无数个点。

    三个人逛到一家男装店时,鹿然忽然拿起了一件白衬衣,转头问慕浅和倪欣:“霍靳北穿这件衣服会不会好看?买下来送给他好不好?”

    听见她这个问题,倪欣瞬间有些尴尬,不好意思地看了慕浅一眼。

    慕浅却蓦地想起一些别的事情来,趁鹿然不注意,又偷偷向倪欣打听:“霍靳北他这么多年都没交过女朋友,其实你们同学之间,关于他的性向,有没有什么猜测?”

    “啊?”倪欣先是愣了愣,随后才反应过来,轻笑了一声之后,道,“他是喜欢女孩子的啊……虽然他好像没交过女朋友,但是,他应该是喜欢过一个女生的。”

    “什么人?”慕浅立刻打听。

    “一个学妹,家境很好,人长得也很漂亮。以前傻乎乎的时候不愿意相信这个事实,后面想来,他那样一个人,应该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女孩子,才会那么温柔耐心吧。”

    “那这个学妹人呢?”

    “大一结束她就出国了。”倪欣说,“对了,前段时间,好像听说她结婚了……”

    慕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