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女主慕浅男主霍靳西 > 正文 第905章 暧昧

正文 第905章 暧昧

    “没有明确表态?”千星握着庄依波的手蓦地一紧,“那就是他还会继续对付霍靳北?”

    “我不知道……”庄依波神情一顿,又一次看向千星时,眼里充满了愧疚,“或者……是我自己不敢等到他表态。”

    面对着那个可怕的男人时,压迫感实在是太强了,哪怕她明明已经鼓足了所有勇气,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在最后一刻溃逃。

    她知道自己很没有出息,可是当时那样的情形,她根本就没有办法。

    千星听了,忍不住咬了咬牙,忽然道:“你不敢等到他表态,那我去问他!我可不怕面对他!”

    千星说完,松开庄依波的手就要转身离去,庄依波却一下子拉住了她。

    “你不用去了。”庄依波说,“我刚刚去找他的时候,他正要离开酒店去机场,这会儿可能已经飞了——”

    千星心头蓦地大惊,“他去哪儿?是回滨城去了吗?”

    庄依波摇了摇头,道:“不是,我听他旁边的人说,他是要去国外……”

    千星闻言,神情不自觉地一松,可是下一刻却又紧绷起来,“就算他去了国外,霍靳北也未必安全啊,他现在就在滨城,那里是申望津的地盘,他可能只要稍稍一个令下,就能要了霍靳北的命——”

    千星语速急促地说到这里,蓦然顿住。

    因为庄依波正一瞬不瞬地看着她,仿佛是想要从她脸上看出点什么来。

    千星蓦地转开脸,安静了片刻之后,道:“算了,他有没有事,也跟我没有关系。”

    庄依波听了,也沉默片刻,才道:“先上车,我们进去再说。”

    两个人进了屋,庄家没有其他人在,庄依波径直拉着她走进了自己的房间。

    千星在她床边上坐下来,依旧是心神不宁的状态。

    庄依波见状,才又问了一句:“霍靳北什么去的滨城?”

    “今天。”千星回过神来,垂了垂眼,面无表情地回答。

    “他去那里干什么?”庄依波说,“你怎么不劝劝他?”

    “劝得动就好了。”千星说,“该说的话我都已经说了,他非要把一个交流学习的机会看得比自己的命还重,我有什么办法?既然他一心要求死,那就遂了他的意呗!”

    “那他妈妈知道事情的因由吗?”

    千星摇了摇头,“我不敢说,怕吓到她……”

    “也是。”庄依波说,“他妈妈要是知道了,刚才可能也不会对我那么温柔客气了……毕竟我才是这件事的罪魁祸首……”

    千星这才又抬起头来看向她,“你说什么呢?我说过这件事情你也是受害者,你根本不用把责任担到自己头上!再说了,霍靳北他妈妈是温婉沉静通情达理的人,就算她知道了整件事,也是不会怪你的!”

    庄依波听了,盯着她看了片刻,忽然轻轻笑了笑,“你什么时候认识他妈妈的?怎么会这么了解她?”

    “我……”听到这个问题,千星张口结舌。

    可庄依波还专注地等着她的回答。

    千星避无可避,终于道:“我是在霍靳北出车祸的时候认识她的……只见过几次而已,可是他妈妈很温柔,很热情,对我很好……”

    庄依波听了,道:“是因为霍靳北喜欢你,所以她才会对你好——”

    “不是!”千星断然否认,“他妈妈就是人好,她会对所有的人好!”

    庄依波闻言,忍不住微微叹息了一声,随后才又道:“千星,你不会到现在,还因为顾及我,而不肯面对霍靳北吧?”

    “我当然不是!”千星说,“我跟他就是没有什么!无论有没有你,我跟他都不会有什么!”

    庄依波听了,淡淡一笑,道:“可是我现在真的很后悔——”

    “后悔什么?”

    “后悔……重新遇见他的时候,我不应该把他当成救生圈。”庄依波说,“一来,将他牵扯进这样的事情里,还还带给他那么大的危机,二来,还影响了你们——”

    千星只觉得头痛欲裂。

    “你不要再说这种话了行不行?”千星说,“要我说多少次我跟霍靳北没关系、没可能,你才会相信?”

    庄依波沉默了片刻,缓缓笑了起来,说:“千星,你还记得吗?在你退学前的那个期末,霍靳北他突然开始出现在我们周围——好像是因为一次义工活动吧,老人院那次,他们医学生负责体检,我们负责娱乐。我们俩在一块的时候,霍靳北主动上前来,问我们能不能留一个联系方式。”

    “是吗?”千星转开脸道,“我不记得了。”

    庄依波又笑了一声,继续道:“当时所有人都以为他是冲着我,我也毫无自知之明地这么以为,所以后面,即便他从来没有主动联系过我,偶尔有活动,我还是会发消息过去问他要不要参与。他很给面子,我叫了他几次,他都来了。你一向也不怎么喜欢集体活动,可是那几次,你也都来了。”

    “我那是闲得无聊,给你面子——”千星张口就欲解释。

    庄依波却伸出手来捂住了她的嘴,自己继续道:“那段时间,你的心情也很好,我还问过你是不是谈恋爱了,你说不是。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你的确没有谈恋爱,只不过,那是你跟霍靳北的暧昧期。虽然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发生过什么,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我确定那段时间,他是因为你,而你,也是因为他。”

    千星一时僵住,想要否认,却似乎已经无从辩驳。

    “现在,你还要告诉我,你对霍靳北一点感觉也没有吗?”庄依波问。

    千星又安静许久,才道:“好,我承认,就算几年前,我对他有过那么一丁点不切实际的幻想与好感,隔了这么多年,你觉得那么点感觉还会存在吗?”

    “会啊。”庄依波点了点头,说,“否则,你现在为什么这么在意他的安危?”

    “那是因为——”千星顿了顿,才又道,“他帮过我,他妈妈又对我那么好,我不过感恩图报而已。”

    “既然你要感恩图报,那就不要再纠结了。”庄依波说,“你知道,你可以保住他的,只要你一句话,你就可以保住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