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网游动漫 > 嫡女毒妃:国师宠上天云裳慕容枫 > 正文 第544章 老是用针来扎我,疼……

正文 第544章 老是用针来扎我,疼……

    云裳洗漱了一番走了出去,就看见外头是一个比她长得还要高大的男子。

    只不过他一脸痴呆的样子,看起来傻傻的。

    一看到云裳出来,云鹤开心的跑了上来,把手里的糯米糕点分给她:“阿姐,你最喜欢吃这个了。”

    云裳定睛一看,这根本不是什么弟弟,而是她痴傻的哥哥。

    “你怎么了?”云裳还要抬起脚才能摸到她哥哥的头顶。

    云鹤像是一只大狗狗似的,被云裳摸着头顶,看起来分外乖巧。

    “我是来给阿姐送早饭的!”他开心道。

    早饭大概就是云裳手中的糯米糕点。

    “阿姐你快尝尝吧!”他迫不及待的又把糕点往云裳的手中推了推。

    云裳也不好拒绝,咬了一口。

    嘶,她的牙齿!

    这根本就不是糯米团子啊!

    云裳捂着嘴巴,仔细一看,这些分明是大理石棋子!

    她皱眉看了会儿云鹤。

    云鹤还是一副傻兮兮的样子,一会儿看云裳,一会儿又看向连翘。

    看起来还是个孩子的样子。

    云裳眯眼,也不去纠正他叫自己阿姐,笑着拉着云鹤坐下,道:“这东西是谁给你的啊?”

    “没有人给我啊,我是从自己的糕点盘子上抓的!阿姐,阿姐你为什么不吃啊,这个很好吃的,特别好吃!”云鹤说的很是认真。

    “好的,我知道了,我刚刚尝了一口还舍不得吃呢,打算藏起来,吃一辈子呢。”云裳笑眯眯应声。

    “好啊好啊!”云鹤拍手鼓掌道。

    “你最近在干什么啊?有没有乖乖的吃药?”云裳和他闲扯家常。

    说到这儿,云鹤的脸色白了白,他分外委屈。

    “那药也太苦了,我不想喝,而且叶秋老是用针来扎我,疼……”

    话落,云鹤皱着眉头,忽而就哭了,眼泪哗啦啦的落下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云裳手忙脚乱的安慰他,可是怎么也安慰不好。

    上一世虽然云裳怀过孩子,但是也没能安稳出声,前世受挑拨与哥哥也不亲密,眼下实在是不知道怎么安慰人。

    连翘赶紧把一个风车递了过来:“小姐,试试这个。”

    云裳把风车轻轻一拨动,七彩的风车就转了起来。

    云鹤的哭声小了下来,他看着风车,不一会儿就展开笑颜,拍手不停。

    云裳松了一口气。

    “阿姐,阿姐我也要玩。”云鹤伸手去够风车。

    “好好,给你。”云裳递了出去。

    云鹤看起来对小风车特别满意,一会儿呼呼的吹,一会儿又傻兮兮的笑。

    云裳叹了口气,微微的摇头。

    估计他刚刚说的针扎,可能是叶秋在给他治疗。

    只可惜,云鹤不大配合,常常喝的药都是喝一半儿倒一半儿,扎针又怕疼,秦朱宜又宠着他,听着他哭喊就惯着由着他不诊了,偷工减料,若不是云裳时时盯着,怕是都无法诊治。

    云鹤拨了拨小风车,开开心心把它递到了云裳的面前。

    “阿姐,你看,小风车在转,是不是很好看?”

    云裳点了点头。

    “我聪明吧!”云鹤开心道。

    云裳突然有点叹气。

    是啊,本来云鹤也能更加聪明更加开心的,都怪这傻病害了他。

    “你,你想想变得更加聪明一点?”云裳问道。

    “什么?”云鹤听不懂云裳再说什么,他只会傻乎乎的拨小风车,递到云裳面前,讨她开心。

    “大公子,咋们该回去了!叶秋大夫又要来给您治病了!”外头小丫鬟脆生生的喊道。

    云鹤却整个人一下子蜷缩了起来,直蹦到云裳的身后。

    云裳也被他吓了一大跳,站了起来。

    一个婢女走进来行礼道:“二小姐,奴婢叫蝴蝶。是叶秋大夫身边伺候的人,想着带大公子过去用药扎针。”

    “嗯。”云裳应了一声,问道,“叶秋姐姐那针灸很疼吗?”

    看把云鹤吓成了这副模样。

    蝴蝶也没针灸过,只能凭着回忆道:“这既然是治病,哪有不疼不苦的道理呢?主要现在少爷像个小孩子似的,小孩子吃药都会哭的,小姐也不必太过担心。”

    云裳微微的点头,叶秋的医术她是信得过的,而且为人也仗义,只是云鹤眼下就如三岁小儿一般,不能硬来,欲速则不达,还是得哄着些,这样效果才会更好。

    这么想着,云裳轻声道:“你先回去叶秋姐姐那里等着,我哄好了大哥哥,他就会过去了,不然他这个样子过去也是要闹腾的。”

    蝴蝶福了福身子,应声:“是,大小姐。”

    看着蝴蝶走了,云裳转过头来,云鹤却猛的又蹲到了桌子下面,嘀咕着道:“阿姐,我不去大夫那里了。”

    “咱们现在不去,我这儿有海棠酥,要不要吃?”

    云裳哄着他道。

    云鹤退缩的更里面了。

    “我不要……”

    “为什么啊,海棠酥很好吃的,是甜的。”云裳拿了一块出来。

    刚刚出炉的海棠酥还热着,香喷喷的味道直飘到了云鹤的鼻尖。

    但云鹤还是摇头,看着都要快哭出来了:“我不要……”

    “你看蝴蝶都走了,叶秋也没来呢,这里是我的房间。”云裳信誓旦旦。

    这回云鹤总算是伸出了一个头来,可怜兮兮问道:“真的吗?”

    云裳直接把糕点塞到了他嘴里,笑着道:“真的呀,你有看到蝴蝶和叶秋吗?”

    云鹤傻傻的看了一圈,还真的没有,这回总算是安心的把海棠酥吃完了。

    云裳又陪了云鹤一会儿,哄了好一阵子云鹤这才答应了今日不哭不闹的吃药,但若是还要扎针,那是不肯的的。

    连翘轻声叹口气:“小姐,大公子这病怕是不能好了吧……”

    云裳斜睨了她一眼。

    连翘自觉失言。

    虽然是傻子,但是毕竟还是小姐的大哥。

    云裳抿了抿唇:“尽我自己的能力吧,这能不能好,实在也是说不准的事,但他以前小时候也是很聪明的,很多人都是这么说的,可惜……”

    忽而,云裳像是想起什么急急的起身亲自拿了笔墨纸砚出来,唰唰的在纸上写了满满的一页纸。

    “小姐这是什么啊?”连翘凑过去看了看,一脸的懵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