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电击使的海贼之旅 > 正文 第九十四章:雨之希留

正文 第九十四章:雨之希留

    下一名海贼很快就被汉尼拔抓了过来,还是一样的流程,还是熟悉的套路。

    海贼瞪大了眼睛,看了一眼身边扭曲的铁栅栏,在栅栏上面还可以隐隐约约看到一道人印。

    这里发生了什么已经非常一目了然了,但是为了自由,他愿意拼上一回!

    “小心了!”

    这海贼少有地提醒了一句御坂,就拿着海楼石手铐冲了过来,御坂轻飘飘地避开了他想要拷住自己的行为。

    汉尼拔轻轻点了点头,看起来在监狱里面的深造还是有点用处的。

    这名海贼因为这个时候对御坂的仁慈,将会在他今后的牢狱生涯里面让他过得好上不少。

    “唉,等等,让我抓住你,就抓住一下就好了。”

    这海贼笨手笨脚地向着御坂跑来,然后御坂应了这海贼的要求,给他拷住了。

    海贼也和蔼地笑了起来,想要去摘下御坂腰间的钥匙。

    “真是太感谢了。”

    别问,问就是在装。

    这海贼明显就是有脑子的那一批。

    这么和谐的话,就算失败了也不会有任何惩罚,如果赢了的话……

    他也会主动回到牢房。

    他就是因为进入无风带而被海王类打爆了船只,然后一路漂流到海军支部,直接被一套带走。

    海王类的恐怖他再清楚不过了。

    而这里又偏偏不巧是推进城,推进城可是位于无风带的监狱,这谁受得了啊。

    看着那些狱卒们天天吃海王类扒饭,他都有点馋了,那个味道实在是太香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吃。

    他胡思乱想着。

    就在海贼准备伸手拿下御坂腰间的钥匙时,御坂缓缓地举起了被手铐拷住的双手。

    砰!

    御坂猛地一甩手打在了海贼的大腿上,海贼旋转着倒飞而出。

    因为御坂感受到了恶意的味道。

    看来刚刚那个海贼还是想要对御坂做些什么。

    御坂手腕表面的水层迅速展开,如同刚刚所做的那样。

    咚!

    一声闷响过后,海楼石手铐又碎掉了。

    泽法觉得这上面的犯人实在是没意思,一下子全都凉了。

    “这些应该还是推进城的最顶层,连地下第一层犯人都不是的犯人吧,我们拉一个地下第一层的犯人来吧。”

    泽法背着手看着笼子里面倒下的犯人这样说道,汉尼拔又把这名被打晕的犯人给拖回了牢房。

    大家都知道他在装很和蔼,事实上哪有海贼可以这么友善,不过就算是这样,他也应该得到一点优待。

    至少他表现得不错。

    麦哲伦看着牢笼里面盘膝而坐,在里面嚼着巧克力的御坂,他不由得感叹一句。

    “海军真是人才辈出啊,说实话真的有些羡慕海军的生命力啊,推进城这边的人才太少了。”

    麦哲伦隐晦地提示道:“这里其实还有一个看守长,不过因为他太嗜杀,所以就没有了他过来了,不然他会把这些犯人全部杀干净的。”

    泽法笑道:“那不是挺好吗?全部杀干净就好了,海贼不需要存在的理由。”

    麦哲伦惊了,他看向了泽法,泽法的脸上没有任何一点说谎的痕迹。

    说好的不杀大将呢?

    海军把泽法家人被海贼报复的消息给压了下去,因为这对于海军的威望来说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如果当海军,连海贼的报复都抵抗不了,家人们自然危在旦夕,自然也就没有人去当海军了。

    泽法只能默默承受这一份痛苦。

    但是从那之后,少将再也不能住在海军本部了,他们都只能跑去住宅区居住了。

    这也算是一点点补救吧。

    麦哲伦看着泽法闪耀着精芒的眼眸,显然泽法这几年之间经历了不少。

    雨之希留抱着剑,咬着雪茄靠在墙边。

    深吸一口雪茄吐出了一口烟雾。

    然后径直离开了这里,走向了暗处。

    麦哲伦也从地下第一层拖来了一名伤痕累累的囚犯,在的脚掌被刺穿,全身血迹斑斑。

    他哭喊着,悲鸣着。

    “杀了我吧!求你们了!呜呜呜!”

    他已经被折磨到没有任何求生的**了,汉尼拔完全不怜悯这个家伙。

    当他杀死别人,折磨别人的时候。

    他的表情是什么呢?

    笑吗?悲伤吗?

    还是一边狂笑一边耀武扬威般地凌辱死者的身体呢?

    这些问题所有狱卒都不想追寻答案。

    狱卒们只需要让这些海贼把犯下的罪全数偿还就可以了。

    汉尼拔把这个犯人拖到了牢笼里面,然后直接丢了进去。

    同时汉尼拔解开了他手上的海楼石手铐,他涕泪横流,但是突然发现自己手上的手铐解开后。

    他停止了哭泣。

    他昂起头来看着牢房外的麦哲伦一行人,又看了看面前的御坂。

    他愣住了。

    泽法对着犯人喊道。

    “给你一个命令,杀了你面前的犯人,这样你就可以出去了。”

    泽法故意把御坂比为“犯人”。

    这海贼也是明白了现在的情况。

    这就是角斗场吗?

    有时候犯人之间也会互相处理的。

    对手这么弱小?!

    他不敢相信地捂住了自己的脑袋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哈!!”

    他笑得很癫狂,和绝望。

    他畅快地笑完后,带着凶恶的表情死死地盯着御坂。

    犯人……

    御坂这么小小的体型,看起来很无害,御坂昂起头来懵懂地看着他。

    海贼毫不犹豫地伸出了手来对准御坂。

    超人系——被窝果实!

    海贼的手化为了被窝向着御坂卷去,被这种被窝缠住的敌人只有被勒死一个下场。

    海贼对御坂这个孩子“犯人”,毫无怜悯之心,正如所有狱卒对他毫无怜悯之心一样。

    这被窝飞向了御坂,但是在一半的时候,一道刀光闪过。

    他畅快的笑容瞬间凝固,那卷向御坂的被窝也戛然而止。

    这海贼的脑袋缓缓从身体上滑下。

    御坂面无表情地放下了手指看着这一切。

    “雨之希留!”

    麦哲伦立马知道是谁来了,雨之希留叼着雪茄靠在墙边。

    他淡淡地说道。

    “看到人渣就不小心斩了,真是不好意思。”

    泽法慌忙地看向了御坂,他还没有准备在这个时候让御坂看见死亡。

    御坂面无表情。

    “4546号死于断头,御坂御坂淡定地陈述着这个事实。”

    御坂本身的记忆里面,这种死法就不下七次,御坂早已经习以为常了。

    泽**住了,御坂毫无表情。

    御坂看向了泽法。

    “不用担心,御坂御坂如此解释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