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电击使的海贼之旅 > 正文 第九十五章:希留的离开

正文 第九十五章:希留的离开

    御坂并没有打开牢门,而是盘坐在里面,面无表地盯着化为无头尸体的海贼。

    麦哲伦看着御坂,感到了深深的心寒。

    有两种解释这样的状态。

    一是故意装出来的,因为被吓傻了。

    二则是很轻松自然地接受了。

    麦哲伦更加倾向于第二种,因为御坂完全没有任何表变化。

    眼神都没有变化。

    雨之希留砍完这个犯人后就自己一个人离开了这里。

    泽法也呼唤着御坂从牢房里出来。

    经过了这一个大大的插曲,现在这个审讯室到处都是血液的味道了。

    汉尼拔去负责收尸了,而御坂则是被泽法关心地问道。

    “真不没有事吗?”

    泽法突然有点后悔来这里了,虽然这里实战非常棒,但是如果因为这个给御坂留下心理影。

    那么泽法怎么也过意不去。

    但是御坂摇着脑袋轻轻说道。

    “御坂是被爷爷领养的,御坂御坂不再隐瞒并且说出了真相。”

    泽法上眼睑微微提升,嘴巴微张,他惊讶地看着御坂。

    御坂继续说道。

    “御坂的双亲死于海贼,御坂在遭遇船难后遇到了暴风雨,但是幸运地被爷爷救下然后领养,御坂御坂满怀感激地说道。”

    御坂将自己的手掌放在膛上,对着泽法说着自己的肺腑之言,但是在下一秒御坂却发现了不对的地方。

    御坂停顿了下来。

    看起来是在悲伤。

    实际上御坂正审查着自己脑海里面的记忆,虽然这段记忆已经被御坂删除了,但还是有些残渣会深深驻扎在意识深处。

    也就是所谓的执念。

    御坂头一次感受到了这种执念。

    “并不是海贼袭击……而是另有其人……御坂御坂嘀咕着。”

    御坂看着自己的手掌,极其小声地说道。

    御坂的体还是有一些东西是和以前的体不同的,在御坂的大腿外侧有一块胎记。

    除了御坂一个人以外,没人看见过它。

    而且御坂还总是潜意识地自己一个人洗澡,仿佛就是为了避开别人的目光一样。

    御坂觉得非常奇怪。

    泽法蹲下来拥抱了御坂。

    泽法没有听见御坂后一句话,而是听见了御坂说自己遭遇了海贼并且失去了双亲。

    泽法感觉非常抱歉。

    “真的对不起,御坂,是因为我的一己之私才让你看到了这幅景象。”

    泽法仅仅是蹲着拥抱了一下御坂,随后松开了御坂往后一站。

    他寻找着刚刚砍死犯人的家伙。

    麦哲伦则是告诉泽法。

    “他是我所说的另一位看守长,雨之希留。”

    泽法诧异地挑了挑眉头。

    “监狱里面有两名看守长?刚刚那个长得很险的人不是看守长吗?”

    麦哲伦则是解释道:“他是马上就要升职的看守长,这个监狱的署长马上就要退休了,自然一切的职位都要相应变动。”

    麦哲伦就是未来的署长了,而雨之希留不出意外的话,就是副署长了。

    泽法抱着双臂点了点头。

    “所谓他砍杀海贼的行为我并不讨厌,但是至少也别在孩子面前干这种事吧。”

    说着泽法就握紧了拳头,一副要干架的样子,如果雨之希留再出现在他的面前。

    他绝对会给那个家伙来上一拳。

    麦哲伦则是拿出了电话虫,对着汉尼拔喊话。

    “汉尼拔,不用再回来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

    那边也传来了肯定的声音。

    “是!麦哲伦副署长!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当副署长,啊,暴露了。”

    麦哲伦挂掉了表浮夸的汉尼拔电话,他看向了泽法,对着泽法微微鞠躬说道。

    “对不起,我不能陪您了,我需要去管理监狱了,如果想要挑选犯人的话,除了第五层和第六层的犯人,请您随便挑,失陪。”

    麦哲伦也不可能一直陪着泽法,他也是有要事去做的。

    至于泽法会不会放跑犯人?

    那是不可能的,泽法可是带着孩子来的呢。

    总不能泽法以当船,然后一路高歌猛进,带着弱小的海贼冲出推进城,随后,被世界通缉吧?

    那也太好玩了。

    泽法则是让御坂继续待在牢笼里面,御坂则是继续思索着这种执念是从哪里产生的。

    泽法去给御坂挑合适的对手了,看起来未来这一个月都要在这种不停实战的过程里面度过了。

    御坂微微掀开了一角裤子,她从这边看到了右腿上的胎记,这胎记的形态很奇妙。

    每当御坂的视线聚集在这里时。

    御坂都会想要不自觉地远离,于是御坂强迫着自己盯着这个胎记。

    这个实在是太古怪了。

    很快御坂在大脑里面找到了关于这种胎记的定义——

    奴隶印记

    这是御坂大腿上所印下的东西,御坂找到真相后面无表地看向了前方。

    她一直感觉被海贼袭击这一段记忆有一些虚假,因为御坂觉得这是必要的记忆,所以在一开始穿越时并没有把它消去。

    现在看来疑点重重。

    据说人在崩溃的时候会编造虚假的记忆欺骗自己,御坂认为这一段被海贼袭击的记忆就是这种况。

    前言不搭后语的。

    这个执念异常强烈。

    为了解决这一点。

    御坂决定去寻找这个东西的真相。

    当然御坂不可能傻到把这个奴隶印记给别人看,哪怕是卡普都不行。

    御坂决定变得更强之后再去寻找真相。

    但在这之前。

    还是先睡一觉吧。

    御坂心大的躺在了地面上,并且开始呼呼大睡。

    泽法则是直接跑到了地下第二层挑选一些强劲的犯人,这里的环境同样也很糟糕,但是也没有那么糟糕。

    只是有恐怖的魔兽在到处乱跑,同时找到人就吃而已。

    泽法则是闲庭漫步地走着,寻找着精力最旺盛的那个犯人。

    泽法一边寻找一边挑选谁的能力最强,在这魔兽地狱里面,到处都是吃人的魔兽。

    好巧不巧,一只魔兽盯上了泽法。

    唰!

    它迅猛地靠近泽法。

    在即将抓住泽法时。

    泽法回头用眼睛一瞪!

    它瞬间软了。

    它立刻扭转方向向着别的地方跑去。

    位于监视室的看守们都看呆了。

    他们都打算去救人来着的。

    武装色练到一定程度也是可以起到恐吓作用的。

    泽法继续挑选着犯人。

    他这一次一定要找到一个不是御坂可以轻易应付的犯人。

    电击能力实在是太过变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