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牵手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三世情缘心丹结 > 正文 第四章 清风多情,编谎言而担过

正文 第四章 清风多情,编谎言而担过

    明月回到太白山,远远的,便察觉到一股压抑的气息扑面而来,周围静的只剩下寒蝉“知了……知了……”凄惨而低沉的叫声。

    直感觉一阵毛骨悚然。

    侍女凤萧大老远看见了她,她几乎是立马朝明月奔了过来,脸上是火烧眉毛地焦急,来不及喘上一口气便急道:“明月仙子,你可算回来了,出大事了。”

    “何事?”明月急忙道。

    凤萧回头警惕地瞧了一眼身后才忌惮地低声道:“太白仙官正在炼丹房里大发雷霆,不知是哪个大胆的仙人私炼了心丹。这事已经惊动到玉帝那去了,玉帝大怒,派了天兵过来正把炼丹房围的水泄不通,玉帝还御旨给太白仙官——势必要把那目无仙律的大胆之徒捉拿归案。明月仙子还是赶紧去炼丹房吧!太白仙官正一个个清点人数呢?我也要马上赶去了。”

    明月心一紧,她知道私炼心丹的事情一定是纸包不住火,只是万万没想到,这一天这么快就来临了。

    凤萧已经小跑着飞快地朝炼丹房跑去了。

    明月攥了攥裙角,仰天长望,该来的总会来,何必纠结这时间长短,既然生在这冰冷无情的仙律牢笼中,那就得接受这触摸了钢筋电流后带来的反噬后果。她毅然决然地朝那“神圣无比”的炼丹房走去,像败北的最后一个武士,直面死亡。

    太白金星看到了她,用不同于以往的顽童天真的面孔怒视着她,隐忍地低声质问道:“明月,你去哪里了?”

    “我……”明月第一次听到师傅太白金星用这样严肃的语气质问她,心中不自觉泛出一丝恐惧,“我去……魔……”

    “魔”字还没有发出声,竟被一声响亮的戏谑的声音盖了过去。

    “小月一定又偷跑去人界了吧!昨日还在和我说想吃人界的冰糖葫芦?怎么样,今日吃了几串呀?”

    明月惊愕抬头,只见清风立在师傅太白金星旁边,脸上挂着调侃的笑容,吊儿郎当地看着她,只是他的胸腹却起伏的有点急促。

    明月没有接话,只是把头低了下去。

    “哼……”太白金星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斜睨了一眼清风,“没一个省心的。”

    正在这时,侍女白霜走到太白金星面前,欠身道:“太白仙官,人数都已清点完毕,太白殿内的所有仙人都在这里了。”

    太白金星神色凛然地“嗯”了一声,随即朗声道:“今日把大家全聚集在这炼丹房内,想必都已经知道了原由,本仙官就不多费口舌了,只一句话,是谁私自在炼丹炉里炼了心丹,如果不想多受仙罚,现在就自觉站出来。”

    四周安静的没有一丝声响,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整个炼丹房静止的像一副挂在窗边的庄严的素描画。

    明月偷眼瞄了一眼清风,发现他还在目不转睛地注视着自己,她立马诺诺地收回视线。

    见四周没有动静,太白金星又道:“我仙族向来品行良好,本仙官也相信,在这太白金星宫里是绝对不会有只敢做而不敢认的窝囊仙人,本仙官再给你一刻钟的时间考虑,不过本仙官还是要好心奉劝你一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如果是被本仙官亲自查了出来,就没有那么好过了。”

    说完,太白金星双眼锐利的在黑压压的炼丹房里扫视了一圈。

    对不起了,清风,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能连累了大家。这么想着,明月就预要抬起右脚,只是有人比她的动作更要迅速和敏捷。

    只听“砰”的一声。

    一声掷地有声的双膝跪地的声音。

    明月双目睁圆,不可置信地看着跪在师傅太白金星脚前的清风,只听他挺直着腰身,大声道:“师傅,是徒儿私炼了心丹,请师傅责罚。”

    “你……”太白金星见是清风偷炼心丹,一时还反应不过来,随即就气的脸色铁青,“你从哪里偷学到炼治心丹的方子?”

    苍老皱纹下爬满了怒火,但依旧隐隐有丝侥幸的光亮。

    “当日在凌霄宝殿外,我趁师傅和玉帝谈话时偷听到的。从那之后就一直很好奇心丹的效力,所以就私自炼了一颗。徒儿自知触犯仙律,甘愿接受玉帝和师傅的惩罚。”

    明月震惊地听着,心里怒骂这清风怎这么犯傻?

    炼丹房里开始有了松动,很多仙家见清风自己招供了,纷纷松了一口气,转眼都变成了一副副看好戏的神态。

    “心丹呢?你炼的心丹放在哪里了?”太白金星见清风不怕死的决然样子,心里又气又难过。

    奈何清风却道:“心丹被徒儿自己吃了。”

    “孽障。”太白金星怒吼一声,他气的脸颊撑鼓,拿起手腕上的拂尘就是往清风身上狠狠一打,一道白光紧接着拂尘的轨迹从清风身上一掠而过,很快鲜红色的血液便从清风肩膀上、背上、手臂上显现了出来,像红色的颜料忽然掉入了水中,很快便浸湿了一片。

    但清风依旧挺直着背身,从明月的视线看过去,只觉得悲痛、凄凉又固执。

    炼丹房内的仙家都倒吸了口气。

    太白金星眼中闪过一抹心疼,但也就一转瞬的心疼,明月便见师父太白金星预要请门外等候多时的仙兵进来,想必是要把清风交由他们带走了。她急忙跑上前去,“噗通”一声,与清风并排跪在了太白金星脚前。

    “师傅,不关清风的事情,心丹是小月私自炼的。”

    “胡说。”清风忽然抓着明月的手,朝明月大声吼道,“我清风顶天立地,敢做敢当,不需要你一个小小仙女为我受罪顶罚,你以为你是义气吗?在我看来,我只觉得羞愧。”

    明月正想解释,却忽然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她不可置信地看向面前的清风,原来他在刚才说话的时候悄悄对她施用了禁言术。

    嘴里说不出话来,明月只有干着急,急的她眼泪不自觉的往下掉,像断了线的透明珠子,一颗接着一颗,越掉越急。

    “好了,小月,你就不要再阻拦了,清风私炼心丹,犯了仙界重罪,没有求饶余地。师傅知道你们俩向来感情私好,但法不容情。”太白金星悲痛地道。

    明月使劲地摇着头,想让师傅太白金星明白她才是那个私炼心丹之人,她才是那个要被仙律惩处的人。

    她哭的泪流成河,嘴里不住的发出“呜呜”的低哑声。可是所有人都当她只是因为太过悲痛所致。

    清风站了起来,主动向门外走去。明月猛地紧紧拉着他的衣角不放,眼里是内疚、是不舍、是悲痛、是愤怒。

    他回以她一抹从未有过的温润尔雅的微笑后,毅然决然地再次朝门口走去。

    白色的绸缎长袍从明月指尖一溜滑过,像无骨的鱼,鱼尾一摆便滑出了手掌。真短,这寂寂的一刹那。

    明月撑着地站起来倏地往门外跑去,提着裙子,脸上满是慌忙,跌跌跄跄,手掌上全是泪水,门框上被她抓出了一个又一个黑漆漆的黑手印子。

    她绝对不会让他经受那抽筋剥骨的无情惩戒的。

    她要救他。

    无论如何,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她都要救她。

    按下担忧不谈,明月知道这禁言术二十四个时辰后便会自动解开。她选择先去凌霄宝殿外预先等候。

    好不容易熬过二十四个时辰,在玉帝面前把私炼心丹的罪责全部揽了下来。

    玉帝听后,疑思道:“明月仙子如何证明自己所言属实?”

    明月伸出右手,食指尖赫然展现出一道新割的剑痕,“玉帝请看,明月割伤了自己的食指,那滴炼就心丹的血液就是从这里滴出了来的。”

    明月想的很简单,以为玉帝知道真像后,便会放了清风。

    但是,她想错了。

    玉帝定睛一看,随即竟是冷冷地平静地道:“明月仙子知律犯律,私炼心丹禁术,枉顾禁律。免去仙位,堕入轮回,着刑律灵官压入天牢,明日执行。”

    灵官领命,即出列缉拿。

    明月惊愕之余急忙道:“玉帝,明月自知不可饶恕,可是清风是为了替我顶罪才担下罪责的,他什么都不知道,还请玉帝网开一面,放了清风。”

    玉帝威严道:“清风知情不报,有合谋嫌疑,按照仙律,需散其灵力。”

    明月不死心地依旧恳求道:“清风是无辜的,他只是念及我俩同门之情,还请玉帝从轻发落。”

    玉帝一摆手,有丝不耐烦地道:“此事不容商量。”

    明月见玉帝神情冷漠,完全没有回旋的余地。她忽然觉得清风的牺牲是那样不值,不仅不值,还搭上了她自己的仙位。想到这,她红眼道:“玉帝对清风的惩罚,明月不服。”

    “大胆狂徒。”玉帝见明月藐视自己的天威,大怒道,“朕念你仙龄尚小,暂缓你一日,你非但不领情,还口出狂言,看来仙界是留不得你这顽灵了,着刑律灵官立即把这顽灵打入轮回,受转世之苦。”

    明月在心里冷“哼”了一声,扬头环顾这金碧辉煌的凌霄宝殿,这无情的仙界,远比丑陋幽暗的魔界还要让人窒息。待在这里的仙人,都像石头一样没有七情,都像寒冰一样,没有六欲。她要冲出这令人窒息的茧,人生在世,她要遵心而活。什么仙律,什么心丹,我去你仙律,我去你心丹。

    明月眼见灵官预要来捉拿自己,她猛地站起身,朝高位上的玉帝怒吼道:“玉帝不分青红皂白,对仙律随意解读,明月今日就算被魂飞魄散也不允许你们散了清风的灵力。”

    一说完,明月便脚一蹬,迅速往天牢方向飞去,不给凌霄宝殿上的仙人留任何思考的时间。

    黄风滚滚遮天暗,

    紫雾腾腾罩地昏。

    只为明月欺上帝,

    致令灵官降天牢。

    虽然玉帝派了灵官和仙兵来捉拿明月,胜在人数,可明月是谁?她亲得王母点化,又得太白金星传授灵力,生于瑶池,体内孕含瑶池纯净仙气。尤其是在这熟悉的仙界,更是有利于她运气发挥。

    明月远远看见天牢,便双手灌注灵力,手一挥,便把守门的两个仙兵双双掷倒在地。双脚刚落地,伸手一招,便是一道银光飞过,转眼一把剑型秀气的长剑便握在了手中,剑锋上印着星光闪闪的流星雨图案,剑柄上刻着银色的三个大字——流星剑。

    流星剑乃明月有一日因见流星穿月而过,轨迹如同一道绚丽的银河,心有所感,便夜晚做梦,第二日回忆梦中那一抹星月银河,撷其精华铸成一剑,是为流星剑。

    所以当流星剑扫荡天牢铜铁时,加上明月灵力非凡,这些驻守天牢的守卫就如猴子遇到了老虎,到处哀号,到处乱窜。明月凭着对清风熟悉的气息,接近到那个囚牢时,竟是毫不费力。

    不过,当她一眼看见那个平日里嬉皮笑脸的阳光男子竟满面灰尘,正虚弱地蜷缩在囚牢一角时,她又惊又气。

    “清风?”明月有些不愿相信眼前的情景,轻声呼唤。

    清风闻声,蓦地睁开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明月。

    明月在流星剑上灌注灵力,挥剑一劈,眨眼间那个看似坚硬无比的纯金牢锁,就此劈成了两半。

    清风扶墙站起来,明月连忙伸手扶着他,挑着重点道:“清风,玉帝要散去你的灵力,我来救你出去。”

    说着便半扶半拉着清风往牢门口走去,外面已传来嘈杂的脚步声,清风却忽然顿住不走,道:“你劫狱救了我,那你怎么办,玉帝不会轻易放过你的。”

    明月不耐烦地道:“玉帝那老头本来就要杀我,你还不让我反抗一下,好了,先不说了,我们出去了再说,估计那些仙兵已经把天牢全部给围住了,你紧紧抱着我,我们一起御剑冲出去。”

    “好。”清风一听玉帝要杀了明月,更是怒气不打一处来。

    在御剑之前,明月忽道:“清风,你还有力气施法吗?你用隐身术把我们全部隐藏起来,这样,那些仙兵们没有了目标,我们冲出去的阻力就少去了一大半。”

    清风赞许道:“还是小月最聪明。”

    说完便指尖轻捻,嘴念咒语,咒语一念完,他们便隐没在寂寥的囚牢空气中。明月驾驭着脚下的流星剑,严肃道:“清风,抱紧我了。”

    清风站在明月身后,双手伸开,环顾上明月纤细的腰肢。这是他第一次拥抱上明月,他把头窝在明月的肩膀上。流星剑在囚牢的过道上空飞驰而过,仙兵们由于一开始看不见目标,先被冲散出了一条人道,待他们反应过来时,流星剑已经冲出了天牢,他们只得又驾云焦急追去。

    明月和清风御剑从天牢冲出去后,心情便不像在天牢里那样乐观了,变得复杂了起来。刚开始时,他们以为冲出了重围正窃喜时,想着找条捷径一鼓作气冲出这仙界去。可过了一段时间,却只剩下了恐惧。

    御剑急转了一个弯道,与后面嚷叫着的灵官和仙兵迅速拉远了些距离,侥幸心理又重新拾回,与清风两人眼观八方,配合默契,到处寻找突破的出口,绕过天庭圆柱、跨过天河河水、穿过了天庭御养天马的御马监,引来“咴咴哒哒”嘈乱无章的马叫马蹄声。

    再后来,见这些灵官和仙兵们真是不要命似的不死不休地追杀,满心就只剩下刻骨的仇恨了。

    被这些仙兵们追了三天三夜,他们就像甩不掉的狗尾巴草。即使明月灵力强大,可怎么说也只是个女仙,后面还搭着一个体重沉重的虚弱的大山石头,御剑的太久了,双臂终究是累了,御剑的速度明显的慢了下来,全身心上下就只剩下了一个“累”字。回头一看,那灵官和仙兵手举着刀枪盾牌还在后面紧追不舍。

    “怎么就追不死你们?”明月气急败坏地诅咒。但她不是巫女,没有习得诅咒之术,这个人生规划的失策,直接导致那灵官和仙兵依旧在后面气势昂扬地穷追不舍。

    隐身术的时限快要过去了,他们的身影从模糊变的逐渐清晰了起来。清风暗想不好,可是他在被关去天牢之前被灵官施加了灵力限制法阵。这样的阵法,使得不能再继续施咒。

    不过时来运转,忽然,明月察觉这流星剑似乎变的有了目的地似的,它不受明月的控制。正在明月思索发生了什么事情之时候,流星剑已驾着他们来到了瑶池仙境。刚进瑶池界地,周边便升起了一层层彩色的光圈,把他们全罩在了光圈里面,把灵官和仙兵们阻隔在了光圈外面。

    一圈之隔,倒像银河无边的河水,那灵官和仙兵只得徘徊在圈外毫无办法。

    见此情景,明月和清风都心中一喜,却也又都心中一悲。本来已经疲惫到了极点,也顾不得许多,他们都疲软地瘫在地上。忽然眼前一束彩光和一束红光显现,他们又惊地立马从地上弹了起来,警惕的看着那两束突兀的光亮。

    见是王母娘娘和玉姬,明月心中升起一丝愧疚,清风心中升起一抹惊讶。愧疚与惊讶之余,他们两人心中也都有着同样的念头:这一回算是逃不掉了。

    可是王母娘娘却朝他们微笑地点了一下头。明月疑惑地收起流星剑,来到王母面前,脸上不似平时的亲切,带着警惕唤道:“王母娘娘,玉姬仙子。”